2019年6月12日 星期三

結婚十五週年感言

去年對我們夫妻來說是很辛苦的一年,無論是婚姻、生活、事業,所以今年15週年一定要寫篇文章紀念。

因為長期在家工作加上我們夫妻倆都不愛交際,久而久之生活圈就變得閉鎖,就連網路上也不像過去那麼活躍,慢慢日常話題就只剩下工作和孩子,沒什麼新鮮事,一切都很好,只是有點無聊,簡單來說就是生活卡住了。

偏偏我創業十幾年來累積的壓力和倦怠忽然爆發,年初還努力撐著,到五月之後幾乎無法好好工作,加上年初接觸了一款手遊,無論是為了逃避現實還是因為有了新的交友圈,很多時候我寧可掛在線上和盟友們互動也不想上工。

遊戲裡我是中途接任的盟主,在內戰輸掉之後帶著一群被老外壓迫的華人玩家努力求生存,因為被宣告成為全服的農場每天挨打導致許多人棄坑,但也有些人選擇留下同甘共苦,為了回報這群不離不棄的朋友只能努力變強,在不斷的爭戰中打出自己的名號得到他人的敬重,花時間拼聯盟之間的外交尋找我們的出路,雖然很辛苦,可我甘之如飴。

但現實當中,我要面對業績不斷下滑,存款越來越少的警訊,要面對老婆對於我沉迷於遊戲當中的不解與不滿,沒有勇氣告訴老婆自己狀況其實已經糟糕到根本是看到相機就反胃,也不敢讓她知道我們家的存款越來越少,因為這一切都指向我把事情搞砸了。

每次因為內疚告訴自己應該振作起來然後工作摸沒幾下又逃回遊戲裡的時候,強烈的自我厭惡總讓人沮喪到不行。

就像在黑夜裡清醒的墜落,無止盡的自由落體。一邊恐懼於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落地,卻又沉溺於那種失重感裡。


而老婆所感受到的就像是老公忽然穿越去了異次元,明明在同一個家卻生活在不同的時間跟空間裡,原本在家裡唯一一個會跟她聊天的人不見了,每天都關在自己的房間不然就是滑著手機,就算偶爾閒聊也都是在聽他說遊戲裡發生的風風雨雨以及沒辦法割捨的盟友們,陪她的時間越來越少。

自己的憂鬱也不知道要向誰傾訴,就算要跟老公抱怨也得要他先放下遊戲才行,生活裡的瑣事讓人煩心,工作好像遇到瓶頸,這一切都只能自己概括承受……

更糟糕的是,有一天老公忽然告訴她「我們快沒錢了,十月底的慕尼黑展大概也去不成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直害怕的時刻終於到來反而有種豁出去的安寧感,我向老婆坦白自己這兩三年來遇到的情緒困境,以及之所以會一直沉迷在遊戲裡的理由,她也告訴我覺得老公不見了很難過、很寂寞,兩人講開之後一起面對現實,就是我再不認真工作真的就會喝西北風。

當下我是很認真的考慮要退坑,因為再怎麼說家庭還是最重要的,然而老婆卻作了一個讓我盟友們(包括我)都很意外的決定。

「如果你不玩遊戲回來工作還是一樣不快樂,那對你也不公平……我只是想要跟你在同一個世界裡,不要好像你一玩遊戲就像跑到異世界,我只能在原地一直等,等到你回來……如果你不覺得我會拖累你,那我跟你一起玩好了,至少我們兩個在同一個世界,過著同樣的時間,有話題可以聊……

我差不多就是喜極而泣,二話不說立刻上線昭告全盟我的一個農場帳號要改名給老婆用,等她上線希望大家可以多照顧幫忙。

當然一開始老婆決定下來玩的時候也擔心過如果我們都沉迷於遊戲怎麼辦,會不會家事都沒人作事業也完蛋,生活一團亂,不過我倒是忽然變得很樂觀──大概是因為覺得被理解的緣故,原本壓抑著的負面情緒忽然揮發掉大半──我告訴她要接受我們已經沒辦法維持像過去那樣的戰鬥狀態跟能量,低潮嘛!但是不要緊,只要想辦法別餓死,遲早會有轉機,沒有辦法積極向前的時候,至少可以想辦法停留在原地啊!

(相信我之術,發動!)

而既然夫妻倆都有共識接下來會耍廢一陣子,那至少不能擺爛到喝西北風,何況我們還有小孩要照顧!既然過去都能創業存活至今十幾年,找出一個能夠安心耍廢的經營模式也不是做不到,之前只是我自己一個人在煩惱,如今夫妻同心(擺爛)好像也就不是那麼困難,反正一起面對問題找出解決方法向來是我們的成功之道,於是我開始抽離一些時間在現實裡工作掙錢,老婆則是較常掛在線上留意有無狀況讓我可以安心。

觀念一改變,事情就不同,從原本看到相機會抗拒到反胃,隨著我們的城等越來越高,漸漸覺得握著相機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崇敬感,感謝它讓我們能賺錢,有足夠收入才能安心耍廢,雖然沒辦法像以前全盛時期那麼投入,但也慢慢摸索出和工作相處的新模式。

老婆從一開始什麼都不懂到後來可以和我一起出去打仗,和盟友們混熟後也多了一些人可以打屁聊天,生活因為遊戲又有了共同的話題,彷彿以前年輕混BBS的時代又回來了,每天互相提醒解任務,累積招募券讓孩子們幫忙抽英雄,甚至老婆還讓孩子們看我們跨服戰的實況,告訴他們你爸的城正在飛來飛去跟一堆老外打仗,看我打爆敵人小鬼們就興奮的鬼叫……

然而任何遊戲玩著玩著總是會有倦怠的時刻,不斷的賽季活動早已讓人身心俱疲,加上伺服器內部摩擦越演越烈,演變到後來終於成為全面的大內戰,在終於把長久以來壓迫我們的兩個老外大盟都打跑後,我卻有一種革命成功後的感慨與茫然。

一開始努力追逐力量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盟友,如今我已經練到最高的城等,趕走那些鳥人也達成了當初被滅盟換服時許下的心願:「我要保護大家」,然後呢?可預見的是,未來大概也就是繼續應付賽季、抽英雄、打仗,不斷循環而已吧。

於是今年一月初我對老婆說是時候退坑了(她也爽快同意),雖然離開遊戲意味著會告別這群朋友,但我們已經決定要繼續往前走了,長假總有結束的一天,分別是必然的。

至少當我們要離開的時候,有泰國朋友們把ID都掛上我的名字當作紀念,有過去的敵人特地寫信來送上祝福,這樣也就夠了。或許不用兩個月我們的名字就會被忘記,但是在遊戲裡所經歷過的高低起伏、爾虞我詐、熱血戰役,將會成為我們夫妻未來閒暇之餘八卦打屁的談資,永遠留在心裡。

結婚15週年,最好的禮物大概就是我們去了一趟異世界,努力練等打死魔王然後回來了,目前在現實人生過得還不錯。

最後,也祝陪著我們走過那段路的盟友們生活順利,一切安好!真的很感謝你們!


備註》
也許有人會覺得不過就是個遊戲,值得投入那麼多嗎?

就因為是個隨時可以離開的遊戲,共患難才更不容易,更何況我們這群朋友來自世界各地,大部分都是出社會的人,平日忙於工作或家庭,玩遊戲沒事搞得自己那麼鬱卒幹嘛?縱使霸凌我們的老外說只要解散、改名還是加入他們就沒事了,我們這些人依舊不退縮,為了那一口氣在遊戲裡像傻子一樣堅持,這也是我那時無法拋下他們的理由。

越是到了這個年紀越會感受到現實的無力,如果連在遊戲裡都不能貫徹自己的信念,不是太悲劇了嗎?

「同生共死,不畏強權」。

真心以有過這麼一群朋友為傲,我們是26服的UFO。

2019年5月1日 星期三

你們準備好要放棄這一切了嗎?

去年回系上跟學弟妹們上礦物研習的時候,趁著講完礦物之後還有點時間就跟在場學弟妹聊一下,我當時劈頭第一句話就是「你們準備好要放棄這一切了嗎?準備好在畢業後放掉這系上四年所學的東西了沒?」

我想當時應該一堆人的表情是黑人問號,幸好系主任不在我背後,不然他應該會很火…..
「現實是你們畢業之後會有許多人無法從事本科系相關的工作,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就要去思考,你打算在未來放棄這四年所學的東西了沒有?如果沒有,那請你認真用功唸書,這樣你要跟別人競爭也多一點籌碼。如果決定放棄,那現在開始你也要趕快培養自己其他的專長,尋找自己的興趣。」

茶包的網站是自己寫的,可是應該沒啥人知道我一直到大一才開始正式用電腦(在那之前唯一接觸電腦的機會是去高中同學家玩三國志跟上BBS,哈哈哈),大學二年級才有第一台電腦,大三開始接觸html跟網頁設計,大四擔任系上網管,在畢業前我確定自己不會走教育這條路而是會創業。

關於電腦、網路、網站設計我從來沒去上過課,就是憑著熱情和需求去學習而已,當初石探紀網站需要結合資料庫,因為沒錢可以請人寫就只好自己抱著書花一個月時間生出來。反而畢業快20年,當初大學時代念的東西很多早都還給教授了,只剩下跟礦物有關的一些還勉強記得,現在看同學們在討論考題還是教學內容根本是有看沒有懂。

「OK,聽到這裡你們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那如果未來要放棄,我當初選這科系幹嘛?不,我要告訴你的是你應該要覺得很幸運,因為在這個系裡所經歷的有些事情在你離開校園之後或許就再也不會有了,就像我到現在還是對於大學上山冷得要死的天文觀測記憶深刻,覺得去本山敲石頭還是到四溝挖化石很有趣,不過那些現在都離我很遠了。這些都是只有在地科系才有的回憶,超酷的不是嗎?」

我知道有些自然科學營隊會帶這些,but,有沒有發現那些大部分都是給中小學生的居多……

「至少學長我一點都不後悔念地科系,你在學校上什麼課程跟你有沒有浪費人生是兩件事情,雖然當初我書真的念得不怎樣還被當過微積分跟英文,有些系上必修也都是超低空飛過,但至少我還是畢業了。大學四年我沒有參加過任何社團,系學會的事情也沒參與很多,可是在學校以外我經營網站到跟出版社談過合作,後來還差點和朋友合開公司,算是轟轟烈烈玩過一場吧?所以後來出去找工作的時候,這些經驗都變成我很寶貴的資產,雖然我沒進入教育界也沒走地科相關的學術路線,可是我對系上還是很有感情,因為如果當初不是進了這個系,也許我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事實上茶包的礦石事業追溯起來得要感謝地科系的兩位學長,一位是大一時同寢的85級大四學長,他閒暇之餘會和我分享自己收藏的礦物標本,算是我礦石收藏的引路人,再來是另外一位77級學長,因為他會提供礦物標本讓我們能夠在地科展的時候展售,茶包大學四年都是礦物展不動的組員(你們就知道我那時候多喜歡礦石了,後來會每年都支援系上礦物展也是有這因素在),而且在後來茶包創業初期,這位學長也幫了我許多忙(包括帶我去土桑)。

人與人的緣分很難說,如果我不是唸地科系,或許台灣從此就少了個賣礦的茶包?哈。

「再舉兩個地科系畢業之後『不務正業』的例子好了,剛好都是我這屆的同學所以很好出賣,我大學的死黨,沒有去補習,畢業之後政大資工所正取,畢業後出國留學回來到清華資工當教授,現在在美國加州的大學教書,猛吧!另外一個也很猛,大學畢業念完研究所後跑去台積電上班,你們覺得這樣很了不起嗎?不,他老兄股票分紅不要又跑回來當老師了,在學校努力推行環保綠生活。所以說,不要給自己設限,重點是你想做什麼?」

(備註:剛剛同學提醒我,我們班還出了一個合唱團指揮,經常帶團參加國內外比賽跟公演的奇葩,真是超讚的)

「講了這麼多,學長我認為有一件事情你們在大學四年一定要好好練習,那就是寫報告。不是那種隨便去找幾個段落複製貼上然後教授google一下就可以抓包的東西,而是從怎樣找資料,怎樣整理歸納,到用自己的口吻,有條理的去寫出內容跟分析來。或許你們覺得阿不就是一份報告,一份作業而已,又不是自己很喜歡的事情幹嘛那麼認真?可是我問你們,等你們出社會工作難道就不用寫報告了嗎?也許是報告,也許是企劃案,可能上頭丟給你的題目你根本聽都沒聽過,也談不上喜歡與否,可是你敢跟上司還是老闆烙一句『我對這沒興趣』『這我不懂』然後就不寫嗎?那就差不多要準備回家吃自己了。」

「如果這件事情大學四年都沒好好練習過,那你怎麼會覺得一畢業你馬上就能把這個技能等級點很高呢?而且出社會之後當主管的人可沒那些耐性等你花四年學會,搞不好只有四天、四個星期、四個月,你作不好隨時有其他人可以取代,別忘了你只是個剛畢業的菜鳥啊。」

「再來就是系上的展覽,我不知道你們有多少人覺得這只是系上學長姐傳承下來的例行公事,反正時間到了敷衍一下有東西出來就好,有沒有人來看也沒關係。但我問你們,一個剛畢業的菜鳥履歷上有什麼經歷可以寫?幾乎就是一片空白嘛,有沒有發現除了社團,剩下能拿出來講的好像也就只有系上展覽作過什麼,對吧?」

「好歹學長我在之前公司當過主管,看過一堆求職信也面試過人,算有點經驗吧?如果你寫你當過地科展的公關股長,剛好你應徵的可能是公關或者行銷方面的工作,也許我就會對你的履歷多看一眼,要是你在自傳裡提到在地科展從事公關方面的事務讓你很有興趣或者成就感,我說不定會覺得這個人有動機不錯啊!如果你能給我看到你當公關股長的成果,例如因為你的某個提案還是努力讓來逛展的人數比過往平均多了一倍,還是某個突破性的創意大受好評,我搞不好會覺得你是個有潛力的人才,可以找來面試看看。光是能夠走到面試這一步,你就已經贏過很多人了。」

話說以前系上地科展沒有導覽手冊,有次我去成大地科展發現他們有這東西很不錯,剛好那年有參與系上科展股所以就在某次會議上提案,於是該屆地科展就有了小小一本的導覽手冊,結果發放的數量出乎大家預料,後來連續很多屆地科展都有導覽手冊,而且越作越漂亮,我印象中有幾屆的導覽手冊是要花錢買的,可是因為印得夠精緻內容也有料,還是有不少人願意掏錢,而且導覽手冊對於拉贊助也有幫助(因為可以光明正大的塞廣告進去啊)。雖然不是原創的idea,但至少一個小小的建議能有些許影響也是有意義的。

「要把這個展覽當作你們未來要寫在履歷上的成就去做好,而且也是一個機會去讓你應用、學習其他專長,例如你喜歡玩電腦動畫,那是不是有辦法結合自己的興趣跟自己小組的主題去做出什麼東西給訪客看,而且讓他們覺得很酷很厲害?不要想著應付了事,而是想著要怎樣作才能更好,給自己訂下高標然後努力去完成,不要想著『哦,因為我是地科系所以這個做不到那個沒辦法是正常的』,如果我當初也是一樣的想法,那石探紀的網站根本不會生出來,我也沒辦法靠它吃穿。」

「然後現在許多公司面試都會問你有沒有team work的經驗,有沒有哪件事情是你帶領團隊或者參與然後作得很有成就感可以拿出來說的?看,無論是跟同學合作寫報告還是作系上展覽,只要有用心就有材料可以發揮啊!你有沒有好好去做過一件事情,我們這些當主管的跟你問幾句其實就知道了,不要想著要去呼攏人,真有努力過自然就有東西可以回答不用怕。」

我一直覺得大學唸書雖然重要,但是應該也要花時間去體驗和了解這個社會的運作,從作展覽拉贊助去接觸廠商,辦活動去租借場地、宣傳、規劃,甚至是銷售行為等等,這些都是為了日後出社會的前置作業,不趁大學階段有個初步的概念,一離開校園連基本新手裝備都沒穿好就馬上要進入叢林去跟老鳥廝殺,除非你是天賦異秉的練武奇材不然就是自帶外掛(例如我爸xx),不然被虐菜還是在新手村蹲好蹲滿甚至找不到頭路都是很正常的。

所以,你們準備好要/不要放棄了嗎?重點是無論選了哪一邊,都要付出足夠的努力。在兩者中間搖擺不定又不願意付出努力,縱使考了研究所繼續延長求學的時間,也只是讓社會的現實晚幾年找上你而已。

2019年4月29日 星期一

關於「不知道」這件事情

昨天回系上幫學弟妹們上本部周前的礦物研習,最後發問時間有學弟問到「如果被問到當下不知道的問題該怎麼辦?」

我的答案就是告訴客人很簡單的三個字:「不知道」,但是說出這三個字之後不是就沒事了,而是要趕快去把問題的答案找出來,或者誠實的告訴客人為什麼不知道。

例如客人隨意拿起一顆標本問他的硬度多少偏偏自己沒印象,那回答完不知道後請客人稍等一下,然後趕快手機上網查,這樣在回答客人的同時自己也會學到東西。

但是如果客人拿起一顆標本問這能量強不強,如果是麻瓜當然還是要回不知道,因為如果客人有感應,你說的東西準不準是他說了算,萬一他說其實能量很弱所以你騙人不就糗了,那如果客人沒感應,你也沒感應卻打包票說能量很強,實際上能量很弱,那你還是在騙人。
再怎麼說我們是地球科學系,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不是作科學研究的基本道理嗎?

剛開始作這行的時候曾經被客人問,我怎麼能夠知道這麼多礦物以及相關產地的知識,當時我回答「因為我不希望在客人問我的時候回答『不知道』」。

但是隨著時間經過想法已逐漸改變,我覺得人不是神,就算專家也不見得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真的不知道或者不確定就說「不知道」,而不是為了硬要生一個答案出來瞎掰,有時候假的答案多說了幾次自己也以為是真的,到後來每次被問都會回答相同的答案,就跟迷路的人經常覺得有些地方很熟悉,以為目的地就在這附近,但其實是因為在錯誤的地點附近打轉很多次所以印象深刻,跟目的地位置根本差了十萬八千里遠。

茶包自己也犯過類似的錯誤,有些事情憑著印象回答,有天才發現「啥?我以前說錯了嗎?」感謝智慧手機的發明,現在被客人問到一些礦物性質,不清楚的都可以光明正大的說「抱歉不知道(忘了),我上網站查一下,不好意思~」

畢竟網站上礦物化石資料加起來超過九百種,茶包不是記憶力超群的天才真的沒辦法通通都背起來,而且現在年紀越大記性越差... 囧rz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說起來很容易,實際很困難,在台灣一旦冠上個「專家」就好像應該什麼相關問題都能回答不然就過譽了,所以感覺流也好,自我流也好,重點不是事實而是怎麼講一套自己的體系能夠讓客人相信,可這樣是對的嗎?

所以我告訴學弟妹們說不知道並不可恥,而且你們只是學生,很多東西不知道也是應該的,但是說完不知道後能不能因此學到東西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人類不就是因為對很多「不知道」的事情感到好奇才能不斷的往前進嗎?

2019年4月5日 星期五

一則新聞的反思

TVBS新聞「血汗紅寶石! 緬甸礦工賣命僅月賺6千台幣」
https://news.tvbs.com.tw/world/1110170

雖然不太想轉這類新聞,不過忍不住要吐槽一下,圖片裡的是尖晶石不是紅寶石,記者翻攝GIA的影片是講Mogok地區的沒錯,只不過不是紅色的石頭就一定是紅寶石,事實上Mogok也出產很多紅色的尖晶石... :P

圖片的原始影片出處:
https://youtu.be/AvSLUptKO04?t=4m45s

然後每次看到這類文章底下的留言總有人把各種礦石開採比照血鑽石那樣貼標籤,可是我覺得很多人忽略了一點,「血鑽石」真正的問題不是在於貧窮的人去撿鑽石切磨成寶石賣高價給有錢人,而是那些賣鑽石得來的錢並沒有因此改善這些國家這些人的經濟,反倒變成當地軍閥的武器用來屠殺不同種族、控制人民的財源,所以才冠上「血」這個標籤。

但是今天這些「所得很低」的民眾你說叫他們都不要去採礦因為賺得太少,告訴他們你們賺的錢都被那些老外賺走了不公平,好,那你要幫他們想條出路啊,雖然要冒生命風險,採礦好歹有錢只是比較少,不去採礦錢會從天上掉下來嗎?不會嘛,難道這時候又要告訴他們「那就是你們缺乏競爭力啦~」「都是你們政府不作事沒認真拼經濟~」

原文裡面提到「礦工冒著高風險賣命,每個月收入卻只有台幣3千到6千元」,以台灣人的基本工資22K來看感覺好像很低,不過如果去Google一下緬甸的基本工資,以去年的新聞來看,一個月大概也就3000台幣多一點,也就是說如果他們有台幣六千的收入,大概就像在台灣能有40K的薪水了,這樣你會覺得很低嗎?

如果今天在台灣有人去野外挖礦每個月可以賺個四五萬台幣,信不信新聞標題馬上變成「超好賺!只要去野外敲石頭就可以輕鬆發大財?」

至於為什麼那些高檔原礦到最後都會被國外公司收購去做成切面寶石賣高價爽爽賺?難道你以為礦石留給那些人民,然後他們就自己有本事把它變成一顆很漂亮的裸石拿出來賣嗎?寶石的加工需要各種工具跟機器以及知識,這些都要錢,問題是啟動的資金從哪裡來?去哪裡學寶石切磨的知識?偏偏這些機器、知識很多就是掌握在國外那些公司手上,你覺得那些公司都是慈善事業會免費贈送機器那些去救苦救難?而且說穿了,那些公司就是拿得出錢來買,對於這些採礦人來說,辛辛苦苦彩的礦石誰能出高價當然賣誰啊~

同樣的如果有足夠的資本,當然可以把礦坑弄得相對安全一些,問題是在這些資本的背後意味著更多的法律、稅務以及政府管制,很多私人採礦不就是為了逃稅逃避勞資規定所以偷挖偷賣嗎?

很多非洲國家的人民就是靠著採集這些未來會變成奢侈品的原礦可以溫飽,如果今天這些奢侈品忽然沒有市場,意味著原料端的需求也大量下降,這些採礦人的收入自然會跟著大幅萎縮甚至失業,問題是,以那些國家的狀況,這些人去哪裡謀生?不要跟他們說只要認真唸書考大學去當公務員讓政府還是公司養就好,那真是一個「何不食肉糜」的概念...

有時候看到這類文章都會有點意見,因為以前不只一次被問過我們去買那些(大多數人認為比較貧窮的)國家的礦石是不是在變相的助長剝削,好像我們在買賣的這些礦石上面都是血汗...

有人曾經看過來自衝突地區的稀土礦物相關新聞嗎?那些礦石被挖出來之後也許不是變成一顆幾百萬的奢侈寶石,卻可能應用在我們每天使用的手機以及其他3C產品,或者是像巴西兩次潰堤礦災的礦區開採的礦石其實是跟鋼鐵有關...

我不贊成什麼事情都要靠血汗不斷壓低成本與剝削才能獲利,但是反過在來批評某些我們以為是血汗的東西之前,是否能站在另外一個角度去思考?如果只是因為寶石這個市場的頂端看起來數字很驚人很耀眼,適合當作目標,於是就試圖用終端售價與原料端的薪資成本連結來營造一種「因為那些買得起奢侈品的人造成這些窮人被壓榨」的氣氛,對於仇富的讀者來說當然是很有吸引力的,但對這整個產業是否公平?

在這些貧窮地區開採的礦石養活了當地的人口,而這些礦石的販賣又養活了另外一批人(或許中間還包含了茶包),之後的切磨加工、珠寶設計、珠寶的金工製作,乃至於最後的成品銷售,這些礦石的成本不斷累加,價格也不斷上升,當我們讚嘆它的價格,是否曾想過在這價格的背後,在它的生產過程中一路走來有多少人因此受惠得以維持生活?

說了很多純粹有感而發,但,最後還是要提一下重點,這張影片縮圖裡面八面體晶型的礦物是尖晶石!不是紅寶石!要下標題也應該是血汗尖晶石啊!!! XDDDD

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隋汴說說:取名大學問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老闆,這次出國有帶啥好玩的東西回來?」知道隋汴剛從國外進貨回來,一到玉市熟客馬上就上門了。
「唔,有些標本在這邊。啊,對了,拿個好玩的給你瞧瞧。」
「哦?」

只見隋汴拿出一顆普通的鵝卵石放在桌上。


「這啥?」客人楞了一下。
「去年網路上有新聞啊,號稱像太陽的石頭。」
「這哪裡像太陽了?跟太陽石差遠了啊。」
「它的確不是太陽石(Sunstone),來,我打個紫外燈給你看。」

隋汴先拿個盒子擺在上面遮住附近大部分光線,再拿出紫外燈手電筒一照,原本平淡無奇的鵝卵石忽然顯現了橘色的螢光。



「欸?你用的是短波燈嗎?」
「沒有,就一般的驗鈔燈而已。」
「喔喔,這個好玩,你說有上新聞,是什麼新聞?」

隋汴拿起手機查了一下,點了個連結給客戶觀看。

「哦…美國密西根州的…Yooperlite?中文名稱叫什麼?」

「不知道,目前似乎還沒有正式譯名的樣子,反正就是富含螢光方鈉石的正長岩。」

「這不行啦,名字這麼長怎麼記,而且正長岩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很響亮好賣的名字。反正如果沒其他人賣,名字你說了算啊!」

「欸,那要取什麼名字?優伯石?直接用英文的發音轉過來好像就行了。」

「優伯?幽浮(UFO)還差不多,而且跟 Uber (優步)很像,不夠屌。」

「欸……螢光正長岩?」

「哇靠,老闆你也太沒創意了吧~」

「那你幫我想?」兄弟,不要只是嘴炮啊!

「好啊!」客人拿起桌上的鵝卵石,端詳了一下。「你覺得『密西根神石』怎麼樣?」

「哇哩,我又不講功能的,不要掛神石的名字啦!」

「『螢光魔石』?」

「一定要有神還是魔嗎?」

「不然『金光發財石』?你看,我廣告詞都幫你想好了,看起來平凡無奇的鵝卵石,在紫外燈下卻能發出金黃的螢光,可見能量十分強勁,有招正財、加強運勢的效果,讓你從此飛黃騰達、不再平凡!」

「……」大哥,這名字有夠聳的好嗎?但是廣告文案倒是挺厲害啊!

「最好你還去找一些人來拍影片來個使用者見證,說買了這種石頭擺在家裡之後開店的馬上貨出去,錢進來,天天發大財,本來是單身狗的忽然就有對象了,失業的一下子好幾間公司錄取,保證熱賣啊!」

等等,為什麼覺得這個橋段很面熟……

「呃,可是我就不想賣功能風水那些啊……有沒有聽起來科普一點的名字?」

「科普?科普能賣錢嗎?」

「欸……」隋汴忽然感到淡淡的哀傷。

「抱歉老闆,可以把剛剛那個啥正長岩的名字再說一次?」

「富含螢光方鈉石的正長岩?」

「你看,老闆,你想科普,問題是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正長岩是什麼吧?就連我也不知道,啊所以正長岩是什麼?」

「一種主要是長石組成的火成岩吧?」

「哦…所以是有螢光的火成岩?那就叫『螢光火成岩』?」

「那還不如『螢光正長岩』,畢竟火成岩包含太多種類了。」

「螢光正長石呢?岩聽起來沒有石好聽。」

「正長石是一種礦物不是岩石……」

客戶的眉頭皺了起來。

「我看乾脆叫做『金光石』就好,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所以賣這種石頭的人應該叫做『金光黨』嗎?」隋汴笑了起來。

哎,取名大不易啊。

「算了,想不到什麼好名字就還是先叫做優伯石吧。」

「優伯…那你覺得優婆石怎樣,聽起來有點印度還是佛教的感覺哦?」

「拜託不要,我都不講功能風水了,更不想跟宗教扯上邊啊~」

客人手抱著胸沉思了會兒。

「那,就『憂不來』吧?有沒有讚?」


備註:網站最後還是用「優伯石」當暫時的譯名,不是「憂不來」哦。

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台灣文創與珠寶設計展參展心得


其實在去年十月頂級生活展結束後,對於在台灣參展的興致降到一個低點,不過一月底的時候朋友傳了這個展覽的招商說明給我,看了看覺得好像可以試試(玩玩),主要是展覽的地點和內容規劃讓我感興趣,加上主辦人是在茶包之前一任的PTT水晶板板主,算是有點因緣,因此跟安妮討論之後在去土桑之前就把報名敲定。

因為茶包剛從超過半年的個人低潮慢慢復甦,所以並沒有像過去那樣在台灣作展都是擺兩桌,想說擺一桌的壓力比較小也比較輕鬆,事實證明,只擺一桌的接觸面積不夠,對於擠不進來的朋友茶包只能說聲抱歉~



這次展覽內容規劃讓我覺得有意思的部分主要是寶石研磨以及金工工藝展示這兩項,很可惜金工工藝展示是整點才有,茶包沒能拍到照片,但我覺得能夠讓參觀者在一個展覽裡面從寶石的原礦,相關加工到成品都能有機會觀賞跟體驗,對於教育消費者是很有意義的。茶包很喜歡慕尼黑展,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慕尼黑展對於實作的教育非常注重,有些事情只有自己親自操作過,才知道工藝的價值何在。


這次台大寶石礦物研習社在會場的攤位也有個對小朋友來說很好玩的實作活動,就是敲石頭(石膏)清出埋在裡面的寶石,茶包的孩子有去玩喔!而且小的還一直說想再敲一次,哈!

至於主題展櫃也是有的,如果未來還有打算舉辦,或許可以考慮聯繫臺灣礦物蒐藏推廣協會?他們過去擺的主題展櫃水平一直很好,能夠在松菸這樣人多的地點我想應該可以接觸到更多過往未曾認識礦石的推廣對象~



展覽的過程大致上蠻順利的,美中不足大概就是現場的照明燈光偏黃,對於茶包來說真是災難,自己帶的白燈不夠力當場被比下去,結果藍紫色系的礦物視覺效果都GG惹,哈哈哈~或許下次展覽主辦單位可以考慮乾脆把場地規劃成黃光區跟白光區,雖然有點麻煩,但是說不定可以皆大歡喜?不然就是以白光為主,需要黃光的可以自備,因為白光不會蓋掉黃光,但是黃光會蓋掉白光... T_T

當然,最後還是要感謝來展場探望茶包的朋友們,你們的熱情是茶包作展的動力,在十幾度的天氣裡,你們讓茶包依舊感到溫暖~ ^_^


2019年2月4日 星期一

隋汴說說:玉髓瑪瑙誰高貴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喵,有客人問一個問題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幫我看一下咩?」

「啥?」隋汴一手拿著咖啡捲心酥,一手拿著奶茶走進房間。

「她問說瑪瑙是不是比玉髓貴?」

「欸?這很難比吧?」大概就跟忽然抓一個人來問紅寶石跟藍寶石誰比較貴一樣的概念。

「是很難比啊……」

兩人一起皺起了眉頭。

「呃……我看妳就跟她說這沒有一定的比較基準,有些玉髓價格比一般的瑪瑙還高,像綠玉髓或者高檔的藍玉髓都是,還是要看種類吧。」終究隋汴先想出了回答。

「好。」說說邊滑手機,邊從隋汴手上接過一顆捲心酥放進嘴裡。「她之前問我瑪瑙跟玉髓是不是相同的東西,我回她瑪瑙通常是有條帶或者紋路的,玉髓沒有,但是兩者成分一樣都是石英家族的一種,這樣回答沒問題吧?」

「沒啥問題吧。一般來說是這樣分沒錯,兩者都是隱晶質的石英,雖然有些玉髓原礦也是會有一些條帶,但是沒條帶的部分比較多的話我們還是會叫做玉髓。奶茶我放桌上喔。」

「好。」

過了會兒。

「客人又問了,來幫我看一下。」說說端起奶茶喝了一口。「她問說紅玉髓是不是其實跟紅瑪瑙是一樣的東西?那為什麼紅瑪瑙比較高貴?要怎麼分辨?」

「啥?有嗎?紅瑪瑙有比較高貴嗎?而且紅玉髓跟紅瑪瑙應該是不一樣的吧?」

「我也不知道哩……等等,客人傳圖給我看……哦,是淘寶的……她說這兩張圖裡的東西長得很像,為什麼一個寫紅玉髓,另一個寫紅瑪瑙,然後瑪瑙的價錢比較貴?是因為紅瑪瑙的功效比較好,還是因為它比較高級?」

「我看看……」隋汴差點沒把嘴巴裡的捲心酥噴出來。「等等,這是紅玉髓嗎?那顏色跟我說是鴿血紅的紅寶石我都信啊!太紅了吧?這種有鬼的東西要怎麼分瑪瑙跟玉髓?要我也分不出來啊!」

「欸!?鴿血紅色的玉髓?我想到一個點子,喔呵呵……」說說露出邪惡的微笑。「紅寶石當中最名貴的顏色就是鴿血紅,紅玉髓當中最名貴的就是跟鴿血紅顏色一樣的紅寶玉髓,你看有沒有讚!說不定下次購物台就真的有人賣了喔!」

隋汴直接賞說說一個瞇眼表示不屑。

「好啦!說正經的,那我要跟她說圖片裡的東西可能有問題,所以其實分不出來是玉髓還是瑪瑙嗎?」

「唔,還是不要好了,這年頭多說多錯,別惹麻煩,說不定賣家只是顏色修過頭而已呢。而且萬一她其實已經買了,一講事情更糟。這樣好了,跟她說如果已經買了不放心就去找專業的鑑定中心比較保險。」

「OK。」

又過了嗑掉一顆捲心酥的時間。

「哦,客人說她還沒買,只是在好奇為什麼看起來相同的東西瑪瑙會比較貴而已。」

隋汴露出了個「囧」的表情。

「噫……說不定這陣子市場在炒瑪瑙,所以名字冠個瑪瑙可以賣貴一點吧?重點是不同的賣家想開什麼價錢是他們的自由,萬一下次她看到有人紅玉髓開得比紅瑪瑙貴,是不是又要來問我們是不是紅玉髓比較高貴?」

「也是啦。」

「不過啊,瑪瑙炒到熱潮退了就開始改炒玉髓,等玉髓退燒了就回來炒瑪瑙,很像的東西換個名字就可以再出發,市場不是一直都是這樣搞嗎?說不定過個一年就換紅玉髓翻身了!」


週末晚上隋汴窩在房裡打電動,說說在看古裝劇,忽然大叫一聲「跟你說我知道了!」差點沒把隋汴嚇著。

「啥?妳知道什麼了?」

「我好像知道為什麼客人會問我紅瑪瑙是不是比紅玉髓高級了!」

「蛤?」

「我剛剛看如意傳*,裡面有一段女主角被誣陷說她跟人私通,後來是靠著紅瑪瑙比紅玉髓名貴才找到證據脫身,搞不好她就是看到這段才以為會想說瑪瑙是不是比較名貴哩!」

「欸?欸!欸!?真的嗎!?是這樣嗎!?真的是這樣嗎!?」

隋汴覺得自己被打敗了。

--

* 備註:劇名是故意寫錯的。

2019年1月17日 星期四

從一張標籤開始...

當礦物賣家最常遇到的問題之一就是一個標本買了一段時間之後不是標籤弄丟,不然就是有標籤但是忘記當初上面好幾種共生礦物誰是誰了,在手頭沒有專業儀器設備可以幫忙而且盡可能避免破壞性測試的狀況下,只能用最笨的方法解決。

前幾天要上架標本就遇到這樣的問題,從2009年開始茶包都養成習慣,出國採買礦物當天回到旅社後一定都會拍照紀錄,那時候還要帶數位相機出門,現在超方便,只要手機就行了,這樣就算標籤在打包運送過程中搞丟也不至於身份不明。


左邊就是賣家手寫給我的原始標籤,當時印象中有稍微問一下誰是誰,但是都過了快一年,等我把石頭拿起來的時候早忘光了... XD

幸好前兩個不難,Charoit = Charoite,紫矽鹼鈣石(紫龍晶),Aegirin = Aegirine,鈍鈉輝石(霓石),為什麼礦物名稱沒有尾巴的「e」?因為那是俄羅斯人寫的,他們的名稱就是沒有後面那個「e」,習慣就好了。

後面兩個就有點麻煩,到底是「steactit」「Tiuaksit / Tinaksit」還是啥?感謝網路時代提供的便利,這時候就先連上紫矽鹼鈣石的 mindat 頁面 (http://www.mindat.org/min-972.html) 看底下 Common Associates (常見共生礦物),馬上看到「Steacyite」以及「Tinaksite」,應該就是這兩種沒錯了。


下一個問題是,在這塊原礦裡面「Steacyite」以及「Tinaksite」在哪裡?當然,繼續在 mindat 裡面搜尋這兩種礦物的頁面。


就產狀顏色來說,上面這個應該是 Tinaksite (矽鈦鈣鉀石) ,可以對照他的 mindat 頁面 (https://www.mindat.org/min-3966.html) 裡同產地和紫矽鹼鈣石共生的照片。

但是 Steacyite 就讓我很有疑慮,按照 mindat 頁面裡 (https://www.mindat.org/min-3754.html) 同產地的照片推斷,應該是標本裡面淺黃色的區塊,可是光這樣我還是不太放心,直到我在它的相簿裡看到這張螢光照 (https://www.mindat.org/photo-503087.html),靈機一動拿出紫外燈對著標本一照,OK,看到那個黃色螢光我就放心了。


當然,這個分辨的前提是已經有標籤上的名稱,如果賣家沒寫「Steacyite」,那很可能就算我察覺到有淺黃色的區塊我也不見得知道那是另外一種礦物。

茶包對於被人叫做「專家」其實蠻感冒的,很多時候受到本身知識以及設備的侷限往往只能依賴賣家給予的資訊,一旦來源端的資訊出錯,其實我也很煩惱自己是不是有足夠能力去鑑別,過去也發生過幾次類似無法確定的情形,要嘛乾脆就收起來不賣,不然就是找在地質科系裡面做研究的朋友協助。

寫這篇文章主要是提供一個方法給大家參考,畢竟台灣現在能買到的礦物圖鑑真的悲劇,就算英文不好還是得想辦法去利用這些國外礦物資訊平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