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8日 星期一

我的第一份好工作 [3] 面對恐懼,隨時準備面對令人害怕的沒有準備

 還記得我上一篇最後對老闆說的話嗎?我想他有聽進去。

 進公司的第一週,第一天的上午就是員工訓練,反正就是一些讓我了解公司內的事務以及寫一些表單的方式(例如幫業務接電話要寫留言簿等等),中午吃過飯後就正式展開助理的工作,一開始要作什麼呢?

 接電話,當總機,而且最好要搶在所有人之前把電話接起來。(因為我最菜啊,而且業務助理不接電話,難道要其他人接嘎?)

 理論上事情很簡單,就是接了電話,問是什麼人?有什麼事?人在就轉過去,人不在就寫留言簿,對吧?問題是我根本不知道誰在誰不在,因為全公司的人那時候我只認識老闆跟老闆娘,而且除了早上有很簡短的跟大家介紹一下我是新來的業務助理,之後我就是在員工訓練,根本沒機會認識其他人... XD

 還有個更大的麻煩,就是...

 『茶包其實很自閉,而且不習慣(害怕)跟完全陌生的人講電話。』

 (我知道應該有很多人不信,每次看到茶包都是講到口沫橫飛,面對什麼人都能侃侃而談,那是經過一段時間訓練的成果,我當初選擇業務助理這條路,就是希望能改變這樣的自己。

 之前的我是很悲觀的,對許多事情也缺乏信心,人際方面也習慣選擇疏離,所以對於那種作什麼事都不會想太多的人很羨慕,因為單純、直接反而無所畏懼。)

 所以當我聽到回到座位上的第一通電話時,雖然手伸了出去,卻沒把話筒拿起來,因為我當下心想「糟糕,是誰打來的?他找的人要是我不知道是誰怎麼辦?」一堆「怎麼辦?」瞬間把我淹沒,然後接著就聽到老闆娘把電話接起來爽朗明快的「xx書局您好!」

 (啊!糟糕,老闆娘才交代過我接電話要快,結果這次就出包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會不會下班的時候他們就跟我說明天不用來了?)

 正在慌張的時候,電話又響了,這次無論如何不能再被別人接走,雖然腦袋裡面還在「怎麼辦怎麼辦」,可是手已經瞬間伸出去把話筒拿起來,既然電話都接了,縱使心跳得超快腦袋還是一片空白,也要逼自己冷靜下來深吸一口氣,然後學老闆娘的語氣對電話的另一端說「xx書局您好!」

 忘記那通電話到底是找誰的,反正當時我都不認識,趕快用手遮住話筒問旁邊的同事某某業務坐哪?在不在?

 「不好意思他現在人在外面,請有什麼事嗎?」

 說真的,對方講的東西我根本有聽沒有懂,什麼課程要用的什麼書?管他的,腦袋放空,人家說什麼我就記什麼,照著當初員工訓練教的格式寫在留言簿上,至於到底是什麼事情那是業務要去煩惱。

 掛了電話後我喘了口大氣,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後面也就比較沒有心理負擔,接電話也就幾乎都能搶在大家前面,反正我就把自己當作是菜兵,周圍的都是大很多梯的學長,作事巴結一點就對了。

 然而事情總不會一直平順,電話接沒幾通,我就遇到有一通電話接起來問某某業務在嗎?因為剛好是我之前寫過留言簿的,所以我知道他不在,剛回說業務不在出門去了,哇呀!教授就開始發飆了:「你們書局的業務是怎麼回事!?打了好多次電話都不在,手機也沒接!當初他說要拿什麼書給我,現在都幾月了...blablablabla...」

 總之能做的就是一邊聽他發脾氣一邊安撫,然後請他等一下我問問看有誰可以幫忙處理,因為我只認識老闆娘,只好硬著頭皮去問這樣的狀況該怎麼辦?老闆娘聽了也很明快的告訴我電話轉給她。

 電話轉過去就沒事了嗎?不!要趕快把耳朵張大聽老闆娘怎麼解決這件事情(因為大家的座位都很近,所以不用擔心聽不見),這樣萬一又接到相同類型的狀況我才知道要怎麼應付,老闆娘真不愧是老闆娘,很快的就把狀況搞定,這時我就拿著留言簿過去請教老闆娘要怎麼寫後續(因為電話是我接的),她很有耐心的告訴我剛剛是什麼狀況,處理的結果如何,我該寫什麼在留言簿上...

 (我覺得公司最棒的一點就是,只要肯開口問,大家都很願意教你,因為我們的文化就是要互相幫助,幫其他人也就是幫自己,重視團體勝過個人。)

 第二天開始正式接觸公司裡的一些查詢系統,幸好我本身電腦程式運用還算有點基礎,上手不用花太多時間,所以有些查詢書籍的電話我自己就可以應付了。

 第三、第四天也都有新的工作加進來,大致上也還順利。然後第四天下班前,老闆把我叫去。

 「嗯,你這幾天表現都很不錯,為了獎勵你,下週一開始你去跑台科大吧,明天我會叫原本負責的人教你該作些什麼。」

 啥咪?這是獎勵啊?我連全公司的人都還不見得有認識一半(因為很多業務都在外面,偶爾回來公司一趟又出去了),連自家賣的產品長啥樣子都搞不清楚,就要接學校業務了?

 可是能說不嗎?硬著頭皮也得上,於是週五早上和原本負責台科大的人交接順便學習,然後就開始打電話聯絡教授約時間或者告知窗口異動,整個週末也不出門了,就是卯起來研究手頭的資料,然後週一帶著一本跟教授約好要看的原文書就出門了(天知道我是當天早上頭一次看到,根本連內容寫什麼都不知道)。

 過了這麼多年還是記得那時走到正式拜訪的第一個教授門前,看到研究室的門沒開但裡面燈亮著,我心想「該敲門嗎?萬一教授在忙,還是在跟學生meeting,要是我進去說錯話惹教授生氣了怎麼辦?萬一教授覺得我連自家的產品都搞不懂,一點也不專業怎麼辦?」

 瞬間整個腦袋又被一海票的「怎麼辦」淹沒了,於是我站在門前整整十分鐘,嘗試舉了幾次手卻沒敲下去,整個人冷汗直流。

 (幸好那時候教授沒開門出來,不然場面應該會挺尷尬的)

 我承認自己其實挺膽小也容易退縮,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有所恐懼,而且那樣的恐懼還會被自己無限放大,有時候常想也許換成別人就會毫不在意的敲下去了。但是比起敲門的恐懼,我更害怕這扇門萬一不敲搞不好就會失去這份工作,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跟老闆解釋明明我已經走到門口了卻沒完成任務(拜訪教授),雖然可以撒謊,但我做不到,因為逃避就是逃避,就算找了一百個理由來掩飾依舊是逃避,該面對的不去面對就永遠都是失敗的結局。

 於是我又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搞不好只是燈忘記關,敲下去其實沒人在」然後敲了門,結果教授在裡面...

 一開始教授還把我當成來問問題的學生(因為我穿圓領T恤,老闆覺得我冒充大學生教授比較沒戒心,哈哈),等我表明自己是業務,要拿約好的書過來,教授便說那我書放著可以走了。

 (可是老闆有交代一定要請教授翻過這本書,告訴我他的意見...)

 反正都走到這一步了,乾脆硬著頭皮跟教授說「教授,能不能請你幫我個忙,我是剛進公司的菜鳥,老闆說如果沒問到您的意見搞不好我就沒頭路了,能不能請您花一點時間跟我講解一下您對這本書的意見呢?」

 教授聽了笑一笑,也就真的把書翻開邊翻邊跟我講他的意見(教授感謝您!),我則是趕快作筆記,管他在講什麼(其實教授說的我都聽不懂)記下來就對了,不會拼的英文專業名詞死皮賴臉請教授一個字一個字的拼給我,然後結束了這次訪談。

 同樣的,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之後,後面拜訪其他教授就容易多了,回到公司又被老闆叫去(事實上我後來這十個月下班前被老闆叫去聊天幾乎是家常便飯),看了我的報告跟筆記本,老闆說作得不錯,然後針對我的筆記內容作檢討,順便看我有什麼疑惑一起提點。

 於是我知道工作暫時是保住了。

 ※

 每次跟人聊到這段往事,就會想起後來有個我帶的新進業務曾經抱怨公司為什麼不好好把人教懂就要他們直接去跑業務,那不是跟要士兵沒做好訓練就上戰場送死沒兩樣嗎?

 (呃,可是我就是那個沒作啥訓練就上戰場活著回來的...

 她有撐過半個月嗎?印象中好像沒有...)

 她的疑問有個之前離職的業務曾經給過我答案:「人生永遠沒有完全準備好的時候,如果什麼事情都要等到覺得自己完全準備好了才去面對,往往就失去了很多機會,而且萬一真的遇到什麼狀況,你能用『我沒有準備好』這個理由直接投降宣告失敗嗎?」

 面對未知我們總是會充滿恐懼,總希望有人教我們怎樣做好準備,就像在學校上課然後參加考試那樣。可現實是殘酷的,通常事情都在我們沒有完全準備好(甚至沒有準備)的狀態下就來到眼前,我們唯一能做好的準備,就是隨時要準備面對沒有準備。

 再勇敢的人也會有膽小懦弱的時候,可他們不會因此停止勇往直前,這是我一直期望自己達到的強悍。

 這是我在公司學到的第一件事。

1 則留言:

  1. Correlation evaluation reveals that there is be} a|that there's a} sturdy optimistic correlation between consecutive bets, together with the small mean values and variances of log-ratio between consecutive bets. The best-fitted distribution and estimated parameters of wagers. Before 코인카지노 sharing sensitive data, ensure you’re on a federal authorities website. Players who prefer a quicker pace can just click ‘REBET’ begin out|to begin} the next spherical immediately with the same guess. You can’t see the practice/free model till you create an account.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