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隋汴說說:白馬非馬?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下雨的週末,坐在攤位上覺得自己都快發霉了,好不容易有個陌生的客人停在攤位前面,隋汴立刻起身熱情招呼。

「老闆,請問你有藍寶石的原礦嗎?」
「喔,有啊!你要哪個產地的?」
「可以都看看嗎?」

隋汴低著頭在攤位上搜尋了一下,挑了幾個標本出來。

「這裡有馬達加斯加的,緬甸的,還有斯里蘭卡的,參考看看。」

客人拿起標本端詳了一下,感覺有點猶豫。

緬甸藍寶石晶體

「欸……老闆,你這些只是剛玉,不是藍寶石啊。」
「蛤?」隋汴傻住了。
「你這些剛玉的顏色太淺了,不夠藍啊~」

 顏色太淺了,不夠藍啊~
  顏色太淺了,不夠藍啊~
   顏色太淺了,不夠藍啊~

 (因為很刺激所以要說三次)

糟糕,到底是嘲諷還是認真的?隋汴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通常客人這樣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家裡高檔藏品很多,一般檔次的東西他看不上眼,所以嫌這些不夠藍就情有可原,另外一種就是搞不清楚狀況,以為藍寶石一定都很藍,像市面上的裸石那樣。

「你要多藍的?像切面裸石那樣藍的嗎?」隋汴決定試探性的問一下。
「是啊,藍寶石不就應該是那麼藍才叫藍寶石嗎?」客人一副理所當然。「上次有老闆跟我說剛玉裡面只有鮮豔紅色的叫做紅寶石,不夠濃的粉紅色只能叫做粉紅剛玉,藍寶石也一樣,不夠藍的也只能叫做剛玉,不能叫做藍寶石。」

等等!是哪個老闆跟你這樣說的!(真是個人才啊!)

隋汴都快暈了。

「前面紅寶石那段沒錯,可是後面藍寶石那段就有問題。」為了取信客戶,隋汴拿出手機上網找了個介紹寶石的網頁,裡面寫著:『藍寶石是剛玉中除了紅色的紅寶石外,其他顏色寶石級剛玉的通稱。』

「所以說,藍寶石不一定是藍色,剛玉只要是寶石級又不是紅色的一般都叫做藍寶石。」

「可是這樣很奇怪啊,難道黃色的剛玉也叫做藍寶石?」

「其實是這樣沒錯,就叫做黃色藍寶石。」隋汴點點頭。「我在國外礦物展看到黃色的藍寶石飾品英文都是寫Yellow Sapphire,印象中幾乎沒看過賣家寫黃色剛玉Yellow Corundum。一搬來說在寶石級剛玉當中名稱會特別強調是剛玉Corundum的,只有蓮花剛玉Padparadscha Corundum,帕帕拉恰,其他不是Ruby就是Sapphire。」

「可是我也常聽到人家講粉剛、彩剛,不就是指剛玉嗎?」客人依舊一臉疑惑。

「欸……其實我也會這樣叫,不過這是有原因的。」隋汴抓抓頭。

「我想是因為大家每次跟客人介紹其他色系的藍寶石都要花力氣解釋半天為什麼不是藍色卻也叫做藍寶石,到後來乾脆就把不是藍色的藍寶石都叫做彩色剛玉比較省事,反正理論上也不能說這樣講是錯的。可是照那個老闆的說法,不是鮮豔藍色的剛玉就不叫藍寶石就有問題了,因為藍寶石其實是有明確定義的。」

「原來如此。那,請問老闆,除了攤位上這些藍寶石的原礦,你還有更藍更漂亮的原礦晶體沒拿出來嗎?」

「欸,抱歉沒有,以前有進過,都賣光了。」

斯里蘭卡藍寶石晶體

「哎呀!真可惜。有這麼大的嗎?」客人伸出拇指和食指比了個長度,隋汴嚇了一跳。

大哥!五公分長還有鮮豔藍色的藍寶石原礦晶體就算不透也不便宜啊!透的那就更甭提了。當然這些內心OS隋汴不會說出口。

「沒有勒,我進的都是一公分上下的小標本,那種尺寸的藍寶石晶體我看得上眼的基本上都買不起。」

「很貴嗎?」這不是廢話嗎~~~

「貴,就算我真的拼了一顆回來台灣,大概也很難賣掉吧。」

「唉,本來還想說能不能拜託你有機會幫我找一顆的,因為我女朋友九月生日,想買顆她的生日石當禮物送她,漂亮的藍寶石戒指買不起,想說原礦可能比較便宜一點。」

老大,就算你敢拜託我找,兄弟我也不敢接啊。

「欸,如果你想要那種大小的藍寶石晶體而且還要透要藍,我還是建議你去買個鑲小顆藍寶石的純銀戒指就好,真的,可以戴在手上又漂亮,我想她應該會很開心。」

「可是那種戒指的藍寶石怎麼確定是天然的?而且我要無燒沒處理過的,至少原礦應該比較容易看出來是天然的吧?」

隋汴不禁感嘆咱們台灣市場的標準實在有夠高,買個便宜的藍寶石戒指還要指定天然無燒無處理顏色漂亮,這樣的眼光,這樣的水平,真是放眼國際也是一等一呢!

「原礦也不見得就完全沒處理,我以前在國外看過一批顏色很藍很漂亮的藍寶石晶體,重點是價格還不貴,可是最後我一顆都沒拿。」

「為什麼?是假的嗎?」

「不是假的,是天然的藍寶石晶體,問題是那批的表面有點熔融的感覺,而且光澤也很奇怪,不確定是不是玻璃熔融填充之類的處理,反正我怕死就不敢拿。」

「嗯……感覺很麻煩,想不到漂亮的藍寶石原礦這麼難找。」

「本來就不好找,你想想,顏色漂亮又大顆的藍寶原礦是當標本賣還是切了當裸石賣賺比較多?」

「裸……石吧?」客人不是很確定。

「當然是當裸石賣啊,銷售管道比較多,價格也比較好,除非今天有什麼因素不適合做加工,例如內部裂紋太多或者晶體外型不容易取料,那當標本賣說不定價格比較高,這種情形下我們才比較有機會看到大的晶體流出來。當然,我也不排除有那種收藏家就是要買大顆漂亮乾淨顏色鮮豔的藍寶石晶體,人家錢砸下去就什麼都生得出來,不過我們只是一般人,就不用去想那種事情。」

「這樣說還蠻有道理的。」客人看來似乎想放棄了。「好吧,那我再想想看。」

「沒問題~~~」


馬有白馬,白馬非馬?

藍寶有彩剛,彩剛非藍寶?

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隋汴說說:通靈大嬸?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在前頭,故事裡的大嬸其實不知道是不是能夠通靈,只不過講話一下子帶天命一下子修行的,茶包忍不住想惡搞一下最近很夯的通靈少女一下而已。




某天擺攤,隋汴正和同行在閒聊,一位路過的太太停在攤位前面端詳了幾秒,又拿了幾顆石頭起來看看,然後作出讓隋汴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的結論。

「少年耶,你有在修行喔?」

「啥?」隋汴和同行當場黑人問號。

「哦,我感覺你桌上這些石頭的氣場很像修行人才會有的,跟一般人不一樣。」

「可是我沒在修行啊?」隋汴一頭霧水。

「那可能就是你天生有修行的資質,不然就是有帶天命。總之相信我,我看人很準的。」

欸,大嬸,你最近是通靈少女看多了嗎……

「哇賽!隋汴!我都不知道原來你有帶天命耶!」同行居然還在一旁幫腔猛虧,隋汴臉上三條黑線。

「掯,我的天命大概是兼差賣石頭啦!」低聲把同行吐槽回去,隋汴轉身和那位太太繼續對話。

「不好意思我是真的沒在刻意修行還是練什麼法門,所以應該不是你說的那種修行人。」

「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像你這種有天份的人如果能夠有人指點,修行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而且……」太太一直碎碎念說隋汴如果去修行應該不用多久氣脈就能打通、很快就能有感應之類的,而且臉上始終掛著一副很遺憾的表情。

隋汴眉頭一跳,喂,等等該不會接著說「這位小兄弟,看你根骨奇佳是個練武的人才,我這邊有幾本武功秘笈……」

這時太太還真的打開了皮包,不過拿出來的不是有著潦草圖案封面的武功秘笈,而是一張精美的名片。

「有時間的話歡迎來我們道場聽聽講、打打坐,反正相逢就是有緣,咱們都是修行人,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太太的笑容很真誠。「我是真心為你著想,你看你還沒修練就讓我以為你修行很久了,有這樣的資質白白浪費很可惜啊。而且修行對身心都有好處,生活也會比較平靜快樂……」

雖然不是很有興趣,隋汴還是禮貌性的接過名片。

「太太,感謝您的好意,不過我是覺得人活在這個世上本身就是一種修行,所以每個人都是修行人。我想每個人適合的法門不見得都相同,那我想我還是比較喜歡自己摸索……」

好不容易把太太打發走,之前被隋汴吐槽後就被晾在一旁的同行好奇的把名片拿過去端詳了一下,不過他也不知道名片上的道場是什麼來歷。

「對喔,隋汴,認識你這麼久,我還沒問過你信什麼教勒。」

「我?我什麼教都沒信啊,真要說的話大概就是睡教還是金錢教吧?」

「靠,那兩個教我也信啊!」同行推了一下隋汴。「不過那個太太說的修行你覺得是真的假的?」

「不知道,我又沒去他們那邊『修行』過。」隋汴還刻意把「修行」兩個字加重語氣。

「反正對我來說人生就是一場修行,面對奧客盡量不發脾氣是一種修行,業績不好還能保持正面積極也是一種修行,修行不是為了身心健康還是獲得什麼神通,也不是非得到某個場地作某些儀式還是練習才叫做修行。」

隋汴聳聳肩。

「有些人滿腦子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帶天命,好像來這世上有個聽起來很屌的任務然後有在修行就高人一等了不起似的,拜託!人生來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天命就是當好自己這個人,如果連個人都當不好了,其他的東西修行得再多又有什麼用呢?」

「人呀,光是活得像個人,活得像自己,那就是很困難的修行啊!這件事兄弟我可是每天修行,努力不懈啊!」

語畢,隋汴喝了口茶,然後笑著坐下和同行繼續打屁。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隋汴說說:一起直播吧?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隋汴的攤位前坐了兩個人,一個是來打屁聊天的同行,一個是默默看標本的客人。

「欸,最近臉書不是很流行直播賣水晶嗎?你要不要也試試看?」同行開了話題。「我覺得你這些礦石標本很特殊啊,應該會有不少人看才對。」

「唔…直播喔,可是平時我就沒自拍的習慣,要我對著鏡頭自言自語感覺實在很奇怪啊…」

隋汴摸著下巴,有點猶豫。

「你看像這樣在攤位上至少還知道自己面對什麼人,有對象講話好歹比較自然,可是直播要我對著螢幕還手機介紹東西,感覺就像在跟空氣說話……嗯…反正就很怪啦……」

「不然你可以找你女朋友跟你一起合作主持啊,不然就讓她當主持人你拍她也不錯。」

「我才不讓我女人拋頭露臉在網路上叫賣東西!」隋汴眼神閃過一絲殺氣。

「當我沒說。」同行很識相。

「不露臉,那出聲音也可以啊。」原本在一旁看石頭的客人忽然橫插一槓。

「別鬧了,連聲音都不行。」同行跟客人同時感覺到一股寒氣,心想這男人怎麼說到自己女人就翻臉了呢。

(隋汴內心OS:「萬一有奇怪的傢伙看了直播後偷偷跑來搭訕說說還得了!」)

「不過現在開直播的人太多了反而有點煩,有一次我臉書一開同時好幾個人在直播,而且還一堆不認識的,搞到後來我乾脆除了幾個特定賣家的直播其他的通通都封鎖掉。」客人把話題從敏感的方向帶開。

「為什麼不認識的直播還看得到啊?」同行問。

「應該是有他認識的人去對那個直播按讚還是留言之類的吧,你知道臉書很雞婆的。」隋汴說。

「對啊。而且有些直播超無聊,就一顆石頭擺在那邊動也不動,然後就底下大家在那邊留言,拜託,要這樣搞拍張照片還是錄段影片貼上來就好,不然弄個蝦皮下標還比較方便勒。」客人抱怨了一下。

(隔桌同行背後忽然一涼,想說上次直播好像自己也幹了類似的事情)

「但是像我就不太會弄網拍那些,照片也不像人家那麼會拍,感覺用手機錄影比較簡單,反正就對著東西照,介紹一下,就當作在網路上擺攤就好了。」同行倒是提供了另外一種角度的想法。

「但是直播也得要能吸引人看才有意義,不然弄了個直播搞半天沒人看東西也沒賣掉,不是搞心酸的?」隋汴對於搞直播還是興趣缺缺。「而且現在有些直播搞一元起標,自high半天然後結標價很低,這種事情一點也不划算吧。」

「哎唷,老闆,啊你真的相信那些人會笨到賠本賣喔?一定有人幫忙抬價啦,萬一價格太低就自己人標走下次再拿出來賣就好了啊。」客人忍不住吐槽一下。

隋汴嘆了口氣。

「其實就跟以前網拍一樣啊,我承認很多一元起標背後有人在抬價,但還是一堆人在衝一元起標啊。無論任何時候,低價噱頭就是有它的固有吸引力在。」

(隋汴此刻的內心OS:「大哥,這種事情我不能自己講啊,不然萬一被有心人拿去吐槽其他賣家,事情就大條了啊。」)

「我是覺得啦,把直播當成電視購物那樣弄比較好,反正就一次一批東西放上來嘛,大家直接看,有什麼問題當場問,要看什麼角度還是細節就直接看不是方便嗎?」同行倒是對於弄直播很感興趣。

「不過前提是你要有電視購物主持人那種促銷功力吧,然後畫面上還要有一支永遠忙線中打不進去的電話號碼。」隋汴忍不住要吐槽一下,三人同時大笑。

喂喂,這張照片千萬不要當真啊!


「也對啦,在臉書上誰喊加一都看得到,萬一等了10分鐘只有一個人喊,一點緊張感也沒有吧。」客戶附和說。

「萬一完全沒人喊,那才叫空虛寂寞冷啊。」隋汴說。

「可以找些朋友來幫忙炒熱氣氛一下啊……」同行和隋汴繼續聊著話題,客戶則是拿出手機邊看石頭邊滑,過了會兒客戶忽然開口。

「我剛剛想起來前幾天看到不知道哪間水晶的直播,不知道那個是老闆娘還是店員,拿著水晶墜子就在她擠出來的乳溝前面一直晃,害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要看石頭還是看她的溝。」

「挖勒,會不會太犧牲啊!」同行說是這樣說,兩眼放光的表情卻挺誠實。

「啊你看了多久?」隋汴立刻問到重點。

「呃……一開始當然覺得新鮮加減看一下啊,但是過了一陣子也就是那樣啊,反正石頭沒特別讓我感興趣就沒看了。」

客戶一副「你們把我當什麼人」的鄙視表情,但下一句話形象立馬破功。

「哎,跟你們說,有些正妹實況主更辣更正更清涼,還會跟觀眾互動,看那種還比較好啦!」

「掯!」隋汴和同行同聲表示不屑。

(然後同行立馬私下跟客戶詢問正妹實況主的網址)

(隋汴人格保證他絕對沒跟客戶問)

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隋汴說說:有圖沒真相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一天,說說收到社團成員的訊息。

「說說妳好,請問妳那邊還有海藍寶的珠子嗎?」
「有,妳要訂作手鍊還手珠嗎?」
「我想訂作手鍊,有比較好的珠子嗎?」
「手頭目前有的海藍寶珠子種類在社團相簿裡應該都看得到,可以參考看看。」

說說內心OS:「所以社團裡的珠子都不夠好嗎?哭哭……」

「相簿的我都看過了,有像照片裡這樣漂亮的海藍寶珠子嗎?」

說說一看照片裡的海藍寶手珠,頭一個反應就是「有妖氣!」但礙於不想當場潑冷水,她決定這樣回覆。

「不好意思我目前沒有也沒看過那種顏色的珠子,但是我可以用手頭的珠子拍出那種顏色的照片給妳喔!(笑臉)」

客戶回了個「了解」就沒再回話,天知道她看懂沒有。

平凡的海藍寶月光石手鍊
修圖之後妖艷動人


兩個禮拜後,上次的客戶又傳訊息來了。

「說說,我終於懂妳說可以拍出那種顏色的照片是什麼意思了。」

欸?妳真的懂了嗎?

「我後來訂了照片裡那批海藍寶手珠,結果實體的顏色跟照片差超多的,根本不是同一批啊!妳覺得這是同一批東西嗎?」

收到客戶傳來的兩張照片,說說也只能撓撓頭。

「如果是同一批,那就是賣家修圖過頭了,如果不是同一批,嗯,啊,欸……」

人家當初頁面都強調是隨機出貨了,不知道隨機的意思就是隨機出不是照片裡面的東西給妳嗎?照片裡那條永遠看得到吃不到,這樣才能釣魚啊!

「我有問賣家,他很堅持是同一批珠子……」

客戶又貼了她跟賣家的對話,總之就是她收到東西立刻拍照質問賣家說顏色也差太多了,根本不是同批珠子要退貨,對方就一直牽拖說保證是同一批,大概是客戶的螢幕顏色太鮮豔有色差所以才會blabla……

因為自己也是賣家,對於客戶和其他賣家之間的糾紛說說不太願意有牽扯,於是就嗯嗯喔喔的應付過去,總之等客戶牢騷發完也就沒事了。


等到隋汴下班回家,說說把之前和客戶的對話內容拿給隋汴看,順便哀怨平時拍照怕有色差得努力校色,還要每樣東西都有獨立照片,累得要死結果東西還不見得好跑,人家只要隨便PS一下修成神圖然後弄個隨機出貨就可以賣得嚇嚇叫,相較之下自己那麼認真到底是為什麼……

「哎唷,這種事情就跟網路上一堆正妹照一樣,明明知道那些照片很多都是P出來的,搞不好還圖不對人,一堆男生還不是前仆後繼甘願被釣?」

隋汴自以為這樣講有安慰到說說,沒想到說說立刻吊起白眼。

「齁……所以說,你常常在看正妹照嗎?」
「欸?」隋汴額頭開始冒冷汗,這個話題會不會轉得太快?
「不然你怎麼知道她們很多是P出來的?」
「喂喂,大人冤枉啊!那個是常識,是鄉民的常識!」
「哼哼哼哼,想要正妹照,我也可以P一張給你啊!」
「不用啦,妳保證物有對圖,不是隨機出貨~」
「哼哼哼哼……」

隋汴連忙裝死。

「啊,對了,晚餐吃了沒?走走走,我們出去吃晚飯……」

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隋汴說說:稀有動物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隋汴這次出國採購進了些特殊的黑曜岩原礦,回台灣後就拿著礦料去認識的師傅那裡加工。

兩人拿著礦料研究該怎麼取料才能充分表現彩光,一邊討論一邊閒聊,師傅提起這陣子遇到的事。

「這陣子有一些客人拿他們的東西來給我拋光,不知道為什麼狀況很多,害我最近都不太想再接這種case了。」

「哦?」

「前幾天有客人送一顆舒俱徠的墜子來,說表面不小心刮到,結果我胖落伊(註1)啊,就奇怪,有的地方就是拋得亮,有的地方就是怎麼拋都拋不亮,而且一磨就碎,不是裂開喔,是整個呼去(註2)那樣。」

「大概是磨到灌膠的地方吧?」隋汴忍不住猜了一下。
「我嘛嗯災,但是以前磨的舒俱徠不會這樣勒。」

隋汴聳聳肩。

「後來有客人送草莓晶手鐲來,那個更詭異了,磨一磨顏色居然會退,客人問怎麼會這樣,我只能回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反正東西還是同一件,我也沒掉包嘛,客人就算了。」

「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後來其實也知道了,問題是有些話就不好跟客人說,萬一跑去跟人吵架結果把我拖下水,多衰啊。」

「是啊,這種事情真的很麻煩。」兩人心照不宣的交換了個眼神。

兩人一邊閒聊,師傅拿其中一塊料去切了幾刀,兩人就著切面討論應該抓什麼角度,然後隋汴告訴師傅大概要磨怎樣的造型、怎樣的大小,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反正你先磨一部份,好了就先打電話給我,如果料有什麼問題也先跟我說。」

「沒問題。」師傅抽了口煙。「是說像你這個黑曜啊,把我磨的工錢成本算進去好賣嗎?人家市面上的黑曜不是都賣得很便宜,你安捏甘伍坦(註3)?」

「喔,上次請你磨的那批黑曜都賣光啦。」隋汴拿出手機打開說說的社團,給師傅看了一下那批美國黑曜墜面的照片,全部都標示已預訂或者已售出。

美國加州電光藍黑曜岩

「真正特殊的東西還是有它的市場在,而且一個東西磨的好不好,外行人也許看不出來,但是黑曜的彩光有沒有抓到角度,拋得夠不夠亮,那種一眼就看得出來騙不了人的。」

「對啊,你的黑曜我都得用手工拋,不能像水晶那樣丟震桶就算了。」

「是啊,就是因為這樣我的黑曜才都送你這裡啊,胖欸金(註4)是很重要的,哈哈哈哈……」

隋汴收起手機,把玩起桌上的黑曜原礦。

「所以說怎麼說服客戶掏錢是我們要去煩惱的事情,反正我們會讓客人知道東西為什麼值得花那些錢,至少目前看起來還是有人願意買單啦。」

「安捏就好,現在水晶市場大家都在壓價,一堆人送件過來都要我把工錢再壓低一點,問題是我賺少了他們也沒賺得比較多,那大家在壓價是壓心酸的喔。」師傅悶悶的又抽了口煙。

「沒辦法,這兩年對岸一直倒貨過來,搞到一堆成品都快比料還便宜,說實話就算你工錢壓得再低也沒用,因為市場就崩了嘛。」

隋汴放下手上的原礦,表情認真的說。

「所以我從來沒壓過你工錢,都馬你說了我就OK對不對?畢竟像你們這些能把石頭磨好還是能把洞打好的師傅都是稀有動物,要認真保護啊,我不想往後磨個石頭還是打個洞都要送到對岸去,以前的經驗實在太悲劇了,往事不想再提啊。」

「稀有動物?哈哈哈哈……」師傅大笑起來。

「再怎麼說開車跑你這邊來回頂多一兩個小時,還能面對面溝通討論,量小照收又不偷料,只要出來的成品夠好,就算工比對岸貴都還是划算啦,很多人都不懂得珍惜,老以為只要找到最便宜的工就行了,問題是做出來的東西不好跑,成本再便宜都沒用啊。」

「不過現在的客人也不見得分得出工好不好啊。」

「所以我們這些賣東西的人要教啊,好東西看久了自然就會比較,等客人分得出好壞東西的差異,就自然懂得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

「你算有心捏,有些人才不管,反正東西賣出去換錢回來就好了。」

「我只是覺得這行錢已經很難賺了,沒必要把市場搞得更爛更糟糕。」

「如果多一點人像你這樣想就好啦!」

「我也希望啊。」隋汴雙手一攤。


回到家,說說立刻拋了個難題過來。

「有客人問我們能不能幫他送摔到缺角的墜子去重新拋光,怎麼辦?」

「跟他說我們沒在幫人代送的,為了送一顆墜子我要開來回一個多小時的車,不划算啊!師傅又不是住在我們家隔壁。而且萬一幫他們代送東西壞了怎麼辦,是我們要賠還是師傅賠?太麻煩了。」

「喔。」

過了會兒。

「客人問說那能不能請我們告訴他哪裡有在幫人拋光,還是說請我們給他師傅的聯絡方式?」

想起先前和師傅閒聊八卦的內容,隋汴有點掙扎,就怕介紹客人過去反而是給師傅找麻煩。

「你跟他說,拋光的工錢可能比他買一顆新墜子還貴,而且墜子一定會變小……然後重新拋光也有風險,不是送去就一定OK,除非是很重要還是很貴的墜子一定要救回來,不然送去重拋不一定划算。」

「喔。」說說消化了一下,想辦法把隋汴的意思轉達給客人。

又過了會兒。

「他說那個是過世家人送的,很有意義捨不得丟,工錢沒關係。」

隋汴拍了下額頭。

「唉,好吧,讓我來回。」

--

註1:拋(光)下去的台語
註2:變成粉末的台語
註3:你這樣有賺嗎的台語
註4:拋得亮的台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