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4日 星期日

隋汴說說:這是真的嗎?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老闆,你這個化石是真的嗎?」
「哦,當然是真(蒸)的,不是煮的。」
「啥?」
「沒啦,是真的化石啊。」

好吧,這次自以為是的幽默又失敗了。

美國凱諾普斯三葉蟲

「可是怎麼看起來很像假的?」
「咦?那你看過真的嗎?」
「沒有,所以才問你啊。」
「可是你沒看過真的怎麼知道這是假的?」
「就…就感覺啊。」

啊,又是個感覺流的客人。

「那我感覺它是真的怎麼辦?真跟假是相對的,要定義一個東西是假的,那得要先知道真的是什麼才行吧?」

看到客人被講到愣住的反應,隋汴在心裡替自己默哀,看來這個客戶GG了。

「那你怎麼知道它是真的這種化石?如果你之前也沒看過的話?」結果下一秒立刻被客戶反吐回來。

「怎麼知道……嗯…我們在國外買貨的時候很多時候就是憑經驗,再來就是相信賣家了。」

隋汴推了推眼鏡。

「術業有專攻,在當下我只能選擇相信比我更專業的人,否則什麼都先要去查清楚,貨都不用買了,畢竟在國外的時間很寶貴啊。一般來說我通常只跟買歐美的的賣家買化石,至少信用較好也比較專業,而且有些他們自己就是研究化石的專家,跟他們買我比較放心,好歹品質有把關,而且學名這些的鑑定也比較考究,東西通常不太會出錯。」

「那他們有給你證書還是保證卡嗎?」

「沒有。一般來說就是有學名跟產地的標籤而已。」

「嗄?只有這樣?那你怎麼肯定是真的?」

可以回答因為我有擲筊問神明嗎?隋汴都想哭了。怎麼繞來繞去都是我怎麼能肯定這是真的?你可以感覺我卻得講證據,不公平啊~

「因為我不能排除自己有買到假貨的可能,所以在拿出來賣之前我一定會先花點時間去查相關資料,要是查一查覺得標本有問題還是有疑慮,原則上我是不會拿出來賣的。反過來如果和資料對照沒問題,也看不出人造的痕跡,那我就相信它是真的。」

「哦……」客戶思考了一下。「那你有在給證書還是保證卡嗎?」

「沒有。」

「可是這樣人家怎麼相信你賣的是真品?」

不用人家,我知道你不相信我,隋汴心想。

「這年頭假貨一樣可以開證書發保證卡,所以有那些不代表一定是真的,除非是有公信力的單位開的,可是那也要買的人知道那個單位有沒有公信力才行吧。更何況台灣大概除了一些相關科系,應該是沒有專門在做化石鑑定開證書的單位才對。」

客人皺著眉頭,大概覺得這老闆真麻煩,幹嘛不拍個胸說「保證真品!假一賠十!」就好了呢?就是要你給個保證而已啊!你看人家隔壁攤隨貨都附證書(雖然單位從來沒聽說過),多有誠意!

「那這個多少錢?」
「標價在背面。」

客人看了一下標價,再度露出狐疑的神色。

「我還是覺得你這個不太像真的化石,如果是真的化石怎麼會這麼便宜?」

「欸,如果你覺得太便宜所以不是真的,那我可以幫你在標價後面加一兩個零,免費的!這樣的價格會讓東西看起來比較像真的嗎?」

「呃,不用了。謝謝!」客人表情有點尷尬。


等問化石的客人離開之後,原本坐在旁邊看標本的熟客挪了一下位置開始跟隋汴閒聊。

「你東西被他們這樣說是假的不會生氣嗎?」

「不會啊!」

「為什麼?」

「如果你知道大多數人看到陌生或者不熟悉的東西反應通常是否定,其實就不太會生氣了,啊不過就是他們的正常反應而已。」

「欸?你怎麼知道的?有哪本書還是文章這樣說嗎?」

「呃,個人經驗?」隋汴抓了抓頭。「就像很多電影裡面主角們看到鬼還是怪物,他們的反應往往不是驚嚇或逃跑,而是說『這個特效還是模型做得挺像的』,雖然很蠢,不過的確很多人會有類似反應,用否定來讓自己覺得安心,算是一種防衛機制吧。」

「唔…好像有點道理?」

「所以說,知道他們的出發點其實就不會那麼火大啦。」不過一直被問還是會覺得煩啦。

「說到這個,上次我在你這邊買了一顆海藍寶原礦,結果回去我朋友看到居然說那個是玻璃,讓我超生氣的。」

「喔,至少他沒說那個是塑膠啦!哈哈哈……如果他這輩子只看過玻璃然後你拿塑膠給他看,搞不好他也只會覺得那個是有點假的玻璃啊!而且硬度還那麼低!你說對不對?」

「哈,好像是這樣。」

「因為他沒辦法肯定那是什麼又怕人覺得他不懂,乾脆直接否定比較快,反正隨口說說又不用負責任咩。」

但是賣家就倒楣了,這句話隋汴沒說出口。

「聽你這樣說,我忽然覺得好多了!」

兩人相視而笑。

越南海水藍寶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2018高雄頂級生活展後心得

 從 10/8 展覽結束撤展完畢之後,整個人一直處於一種燃燒殆盡的狀態,除了昏睡之外沒啥工作的能量,只能想辦法把欠客人的訂單寄出去,昨天剛好有朋友來找我,順帶聊了一下展覽的狀況,我想那就順便整理一下心得跟大家分享。

攤位展櫃
 
攤位展櫃

  我想同行們比較關心的大概就是茶包有賺嗎?我可以很直接的回答「小賠」。可能從一開始參展我就對於大賺不報希望,當作花錢打廣告,不要賠太多都可以接受,所以最後看到營業額也沒說非常失望,還可以加減擋些帳單,不錯了。

 但,下次還會參展嗎?我想應該是有超過九成以上的機率不會再考慮了。順帶一提幾年內應該也不會想在高雄弄礦物展,就連開店的想法也都打消了。

 這次展覽的業績幾乎都是靠著外縣市特地跑來的朋友們撐場,真正高雄當地人的業績大概 1/4 左右?安妮笑說我的攤位根本是觀光景點,很典型的在地人不去,可是外地人會特地跑來參觀的地方,想想好像真的是這樣,無論是在玉市擺攤還是VIP Day,甚至是這次的頂級生活展,每次都是高雄以外的客戶比高雄還多,真是悲劇,哈!

如果真要說讓我比較失望的,大概就是路過攤位前面不少人的反應看到展櫃裡的標本反應大概就是「喔」,然後一副沒興趣的樣子直接路過,不然就是有些小朋友感興趣想留在展櫃前面多看幾眼還是進來看標本,往往沒多久就被家長給拖走了,我連想介紹都來不及... T_T

 這點跟在礦物展差異真的很大,我只能說是面對的群眾類型不同吧。

 



 說完比較洩氣的部分,這次展覽還是有不少成就感的。

 首先是展櫃,難得給我足夠的時間慢慢佈置(雖然佈展日還是摸到被保全請出去),而且展場離家又近,直接先載個幾盤石頭過來現場擺放調整感覺,加上協助顧展的朋友(Anima 阿尼瑪手作珠寶)提供裸石、作品與個人標本收藏,我想應該是所擺過最滿意的展櫃了,心目中一間礦物精品店的門口該給客人在視覺上的形象大概也就是如此,至少一些來逛展的網站朋友都覺得印象很深刻。

 然後安妮的飾品擺在燈光效果好氣氛佳的展櫃裡感覺就是不一樣,雖然她都笑說是雜貨舖風格,不過就我看來比起上次台北快閃店,這次質感又有升級,更有飾品專櫃的味道。



 無論成敗,至少我們三個人都有一種「原來我們也能在這種地方擺展而且不會遜色」的體會,也得到了不少經驗值,看著左鄰右舍明明比我們還晚開始佈展,可是三兩下就把展場佈置搞定,華麗大氣吸睛,不得不承認人家真的是專業擺展人士,茶包只是專業擺攤人士,在展覽這條路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不過作展實在很累,一點也不想去考慮下次... T_T

 最後要感謝有進來攤位逛逛的高雄在地朋友,無論你們在這之前是否認識茶包和石探紀,希望我的攤位能讓你們覺得新鮮?好玩?美麗?很酷?大家以後網站和臉書見啦! :)
 

2018年9月3日 星期一

2018 高雄頂級生活展參展公告


頂級生活展是一個綜合性的展覽,從遊艇、名車到休閒、藝術、美食、好酒都有,所以看完茶包的礦石之後還有很多別的內容可以體驗或者參觀,花個 NT.100 的門票進場我想還是很值得的。

如果您是石探紀網站VIP會員,想來看展的話請於 10/2 之前寫信或者在粉專留言給茶包索取門票,一人最多兩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為避免浪費,希望確定會來展覽的朋友才跟茶包要喔!感謝!(請務必告知網站帳號以及寄件資料,門票一律郵寄)


石探紀快閃店 2.0 版

本次石探紀在高雄展覽館南館裡的 B416 攤位,就在酒區附近,應該不算太難找,而且整個展場裡面看得到展櫃擺滿各種礦石應該也就我們這一家?當然飾品也會帶過去啦!

附帶一提,那個現在可能已經沒太多人關心的「寶石之國」標本組我會帶去展出,重點是會訂價,哈哈哈哈,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來挑戰一下台灣動漫界最貴收藏品的價格?



價格與優惠

展覽現場標價跟網站上沒有差異,折扣方式比照網站 VIP 折扣優惠,所以就算之前沒在網站上買過東西,到現場一樣可以享有滿額優惠!付款方式除了現金,也可以利用 ECPay 網站刷卡,只要有帶智慧型手機就沒問題!

雖然是「頂級」生活展,不過站在推廣礦石收藏的立場,現場還是會有很多入門礦物化石標本,不用擔心價位會高到只能望而興嘆,平時有在逛茶包網站的朋友應該就有概念!


交通方式

請參考高雄展覽館官方網頁的交通資訊,捷運、輕軌、公車、開車都可以抵達喔!


--

頂級生活展官網:http://www.slls.com.tw
高雄展覽館官網:http://www.kecc.com.tw/tw/
石探紀網站:https://www.stonexp.cc

2018年1月22日 星期一

隋汴說說:熱處理的江湖傳說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老闆,你知道冰種黑曜嗎?」
「喔,知道啊。」
「那你有賣嗎?」
「沒有耶,不過場子裡有其他人賣就是。」

「那個真的是黑曜嗎?」

「嗯……」擺攤最怕客人問這種問題,尤其還是不熟的客人。

「有些天然的黑曜岩的確有那種透度,但反過來那麼乾淨的黑曜岩是否一定就是天然的就得打個問號,畢竟黑曜岩本來就是一種天然玻璃,不能排除人為用玻璃仿冒的可能。」

「嗯嗯,那你可以幫我看一…」一看到客人打算拿東西出來,隋汴二話不說立刻打斷。

「不好意思我沒在幫人鑑定東西,有需要的話我可以介紹你鑑定所,他們比較專業啦。」

「喔……」客人悻悻然地把東西放回包包裡。「我想說你這邊都是賣一些原礦,應該比較懂石頭。」

「抱歉,如果是原礦或許我還可以加減幫忙,加工好的飾品因為沒什麼外觀特徵我覺得還是靠儀器會比較準確哩,Sorry。」

「喔……那你剛剛說有天然的黑曜岩有像冰種黑曜岩的透度,攤位上有嗎?」

「不好意思賣光了,不過可以給你看照片。」

於是隋汴滑了滑手機,找出一張之前賣掉的亞美尼亞幻影黑曜岩原礦照片。

亞美尼亞幻影黑曜岩原礦

「欸?蠻像冰種黑曜的啊,不過你這種有紋路又跟我買的冰種黑曜岩不太一樣。」

「莫宰羊,我在國外買的時候老外叫這種黑曜岩『Midnight Lace Obsidian』,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台灣人說的冰種黑曜岩,畢竟老外沒在用冰種這個字眼。」

「以前有聽說是冰種黑曜岩其實是美國的阿帕契之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Apache Tear?那種黑曜岩的確照光是透的,但是裡面通常會有一些絲狀或棉絮狀的紋路,不會像冰種黑曜岩那麼乾淨。而且那個加工不容易啊,茶包說他以前曾經送一批阿帕契的眼淚去磨墜面,磨好之後拿去打洞結果才打四片就爆兩片,他嚇得不敢再打,這麼容易裂的黑曜岩如果真能夠打洞串手珠還是做墜子,那我也覺得挺厲害。」

美國亞利桑那州黑曜岩(阿帕契的眼淚)滾石透光照

「所以不是阿帕契之淚嗎?」
「嘖,我個人持保留態度。」
「嗯嗯,謝謝老闆。」


過了大概三四十分鐘,剛剛那位問冰種黑曜岩的客人又回來了。

「老闆您好,我剛剛上網查,好幾個網站都說冰種黑曜岩幾乎都是黑曜岩去熱處理產生的,請問是真的嗎?」

「啥?熱處理?」隋汴眼睛瞪大大的。「誰寫的?哪個天才說的?」

客人拿出手機轉個方向給隋汴瞧,一看網址,果然又是不負責任的內容農場文。很快把文章看完,隋汴真想吹個口哨。

「哇喔!熱處理原來還可以這樣應用喔?真是太神了。你知道寶石熱處理的原理嗎?」

「欸,不知道。」

「簡單來說就是寶石在熱處理的過程中一些內含的離子狀態或者晶體結構會改變,導致礦石顏色跟著變化,同時寶石裡面一些內含物可能會熔化或者消失,所以看起來會比原本透一點,但是也不可能燒一燒就從不透明一下子變成全透的,還是暗紅色的紅寶燒一下就變成鴿血紅,那太扯了。

黑曜岩之所以看起來不太透,是因為在火山玻璃裡面有很多非常細小的礦物結晶擋住了光線,今天真要熱處理到把這些小礦物顆粒都熔掉看起來很乾淨只剩玻璃質,那黑曜岩大概也差不多熔化成液態可以吹玻璃了,與其如此,那還不如乾脆直接拿玻璃灌模就好,那麼麻煩幹嘛?」

「呃……」客人的表情有點茫然。

所以說我最討厭這些內容農場啊!隋汴心想。

什麼根據都不需要,只要東抄一點西抄一些再加上幾句自己的瞎掰就一堆人信,偏偏他們流量還挺大,積非成是就是這樣來的,相較之下至少以前謠傳是阿帕契的眼淚還算有點根據啊,至少它還真是透的。


回到家,隋汴忽然很想做個實驗,正好說說最近在學金工,家裡有現成的坩堝跟噴槍,於是就拿了一片墨西哥黑曜岩的薄片放坩堝裡用火加熱看會不會變透……

燒紅的墨西哥黑曜岩

結果燒了十分鐘後,黑曜岩底部整個熔化黏在坩堝上,好不容易拔下來卻碎成兩塊,坩堝底部還黏了一堆黑曜岩熔化而成的玻璃渣。

坩堝底部的玻璃渣與破掉的黑曜岩

瞎忙了十幾分鐘,有些部分燒過之後乍看感覺透光性有變好,但那也純粹只是原本那部分的黑曜岩在拔的過程中剝落使得厚度減少的緣故,至少就隋汴觀察的結果,燒過之後的透度跟原本其實沒啥差別。

雖說證明了自己的猜想,黑曜岩燒過之後沒變成冰種黑曜岩,隋汴內心卻有點小失落,果然,江湖傳說依舊只能是江湖傳說……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隋汴說說:孤陋寡聞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隋汴你好,想跟你打聽一種水晶。」

「好。」

「請問你知道戰備料的水晶嗎?」

「欸,那是啥?」

「就是聽說冷戰結束後美蘇兩國把他們原本儲存戰備用的頂級白水晶料放了一些出來,這批料就叫作戰備料,早期的好東西。」

「呃?」隋汴眼睛瞪大大的,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欸,等我一下,不介意我上網查一下吧?」

「好。」

隋汴很快上網查了一下,看了幾樣號稱戰備料的水晶飾品內容介紹,眉頭有點打結。

「那個,聽說冷戰結束好像不是最近的事情喔?」

「因為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所以他們才把這些物資放出來流通到市面上啊,我覺得蠻正常的。」

隋汴抓了抓頭,有點猶豫的繼續問。

「可能我孤陋寡聞,不過老實說我不知道高檔水晶到底要囤來作什麼戰備物資?作石英震盪器還是電子原件?可是這年頭電子產品老早就用養晶取代天然水晶了啊,更何況石英水熱法養晶的技術早在20世紀初就發明了,用鍋爐養晶需要的水晶原料不用那麼高檔,我不懂他們為什麼要因為戰備目的囤一堆頂級水晶料……」

隋汴皺著眉頭。

「因為戰備囤石油我可以理解,囤水晶料?要囤也是弄一堆制式規格的養晶磚比較好存放才對啊……」

又不是星海爭霸的神族要蓋一堆水晶塔…這句話隋汴只能在心裡嘀咕。

客人被隋汴澆了一盆冷水,有點失望,不過又提不出什麼證據反駁。看著客人的表情,隋汴忽然明白了什麼。

「完了,拜託他別拿我的話去吐槽當初賣他戰備料水晶的人啊,要命……早知道就說我孤陋寡聞然後不清楚不就好了?唉,我是笨蛋。」


「隋汴,不知道你在國外有沒有聽說過『High altitude quartz』?」

「啥?『High attitude quartz』?高態度水晶?那是啥東西?」

客人傻了兩秒,然後哈哈大笑。

「是『altitude』不是『attitude』,是海拔、高度那個『altitude』啦!」

嗯,到底是隋汴聽錯還是客人發音發錯咱們就不予置評。

「喔,高海拔水晶?啊海拔是要多高才算?」

「呃?」客人楞了一下。「不知道耶,我是在國外網站看到有人賣這種水晶,大部分是尼泊爾或印度的,但是也有看到其他國家產的,所以想問你知不知道國外的High altitude quartz到底是什麼定義跟產地。」

「欸…老實說我孤陋寡聞,不知道耶。那這種高海拔水晶有什麼特色嗎?例如產狀還是內含物?」

「就聽說很透很乾淨這樣。」

孤陋寡聞,孤陋寡聞,隋汴你是個孤陋寡聞的人!千萬別開口!

「可是水晶的質地應該是跟它原本生長的環境以及結晶的狀況有關,就算是高山上採到的水晶最早也是在地底形成,只是後來因為地殼隆起才被抬升到那個高度,就連喜馬拉雅山最早也是在海底哩。」

隋汴頓了一下。

「如果說因為水晶在高山上吸收天地精華所以能量比較強比較純淨,那個因為我對能量沒感應就不予置評,反正賣家說了算,信者恆信。可是因為是高山上的水晶所以就會特別透就總覺得哪裡怪怪的?要也是因為天氣太冷然後內部冰爆冒出一堆裂紋,怎麼會變得更透?」

「嗯……這樣說好像有道理?反正我也只是在國外的水晶網站看到,很好奇那種水晶到底是什麼而已。」

尼泊爾喜馬拉雅山白水晶


回到家,隋汴把今天在玉市被問的兩種水晶告訴說說。

「老實說我不知道為什麼高度可以跟水晶質地有關,可是後來想了一下,尼泊爾的白水晶是蠻漂亮的,阿爾卑斯山的白水晶也不錯,哥倫比亞的白水晶產地似乎也是兩三千公尺的高度,好像真的有那麼點關聯性?」

「是因為空氣很稀薄嗎?」說說忽然神來一句,隋汴差點沒把嘴巴裡的飲料噴出來。

「保證跟那無關好咩!」壓下腦海中范曉萱「氧氣」的副歌旋律,隋汴認真地思考。「搞不好形成高山的地質條件跟生產良好水晶有關係,我來研究一下。」

上網查了一會兒似乎有點眉目,阿爾卑斯山型熱水礦脈通常都發生於造山帶的地下,礦脈裡的礦物形成後隨著地層被造山運動抬昇露出地表,因此被發現的地區往往都在高山或者高山附近。

重點是,阿爾卑斯山型熱水礦脈專出漂亮的水晶啊,阿爾卑斯山、喜馬拉雅山的水晶都很知名。

於是隋汴把他的推測向認識的地質專家朋友求證,朋友也證實了他的猜想。

兩人閒聊之餘,朋友提到這樣說起來台灣也有阿爾卑斯山型熱水礦脈,那麼搞個本土的「福爾摩沙高海拔水晶 (Formosa High altitude quartz)」不是超威的嗎?

「自然純淨,讚!還要標榜來自中央山脈,最好是玉山,以後除了東海岸本土玉石之外,又多了一個台灣本土水晶可以玩(炒)了。」

朋友大笑。隋汴興奮的繼續鬼扯。

「欸!搞不好過陣子就會有人開始賣了,而且很可能明明台灣的水晶要找到超過五公分以上的就不太容易,結果每個賣家拿出來的都是十幾公分以上的神物,還都是他認識的朋友去山裡挖到的,哈哈哈哈~~~」

嗯,那座山的礦脈大概通到巴西還是中國吧。


和朋友聊完,隋汴把結論告訴說說。

「所以說,外國商人很聰明的,觀察到水晶跟產地海拔的關聯性,馬上就可以穿鑿附會個名詞出來,明明是倒果為因卻又好像挺有道理的。」

「取名字人人都會啊,話說像鑽石不是都要挖一個很深的坑嗎?為什麼沒人替它取個深淵鑽石呢?聽起來超讚啊!」

「戴了會被詛咒變成『生骸*』嗎?這種感覺好恐怖啊,如果是黎明卿送的就更恐怖了。」

「那是啥?」

「欸,動漫『來自深淵』的梗,妳不懂就算了。」

「喔。」

然後,隋汴忽然有個靈感,說不定哪天就會在市面上看到來自馬里亞納海溝的底部軟泥保養品,號稱「地表最強負海拔正港深淵矽藻泥」……

啊啊啊!抹在臉上會變成香香毛毛的娜娜祈(ナナチ)嗎?

「喔喔喔~~斯巴拉西!」

--

*註:生骸、黎明卿等梗如果沒看漫畫或動畫不明白,請直接參考「來自深淵(メイドインアビス)」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