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2日 星期一

隋汴說說:熱處理的江湖傳說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老闆,你知道冰種黑曜嗎?」
「喔,知道啊。」
「那你有賣嗎?」
「沒有耶,不過場子裡有其他人賣就是。」

「那個真的是黑曜嗎?」

「嗯……」擺攤最怕客人問這種問題,尤其還是不熟的客人。

「有些天然的黑曜岩的確有那種透度,但反過來那麼乾淨的黑曜岩是否一定就是天然的就得打個問號,畢竟黑曜岩本來就是一種天然玻璃,不能排除人為用玻璃仿冒的可能。」

「嗯嗯,那你可以幫我看一…」一看到客人打算拿東西出來,隋汴二話不說立刻打斷。

「不好意思我沒在幫人鑑定東西,有需要的話我可以介紹你鑑定所,他們比較專業啦。」

「喔……」客人悻悻然地把東西放回包包裡。「我想說你這邊都是賣一些原礦,應該比較懂石頭。」

「抱歉,如果是原礦或許我還可以加減幫忙,加工好的飾品因為沒什麼外觀特徵我覺得還是靠儀器會比較準確哩,Sorry。」

「喔……那你剛剛說有天然的黑曜岩有像冰種黑曜岩的透度,攤位上有嗎?」

「不好意思賣光了,不過可以給你看照片。」

於是隋汴滑了滑手機,找出一張之前賣掉的亞美尼亞幻影黑曜岩原礦照片。

亞美尼亞幻影黑曜岩原礦

「欸?蠻像冰種黑曜的啊,不過你這種有紋路又跟我買的冰種黑曜岩不太一樣。」

「莫宰羊,我在國外買的時候老外叫這種黑曜岩『Midnight Lace Obsidian』,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台灣人說的冰種黑曜岩,畢竟老外沒在用冰種這個字眼。」

「以前有聽說是冰種黑曜岩其實是美國的阿帕契之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Apache Tear?那種黑曜岩的確照光是透的,但是裡面通常會有一些絲狀或棉絮狀的紋路,不會像冰種黑曜岩那麼乾淨。而且那個加工不容易啊,茶包說他以前曾經送一批阿帕契的眼淚去磨墜面,磨好之後拿去打洞結果才打四片就爆兩片,他嚇得不敢再打,這麼容易裂的黑曜岩如果真能夠打洞串手珠還是做墜子,那我也覺得挺厲害。」

美國亞利桑那州黑曜岩(阿帕契的眼淚)滾石透光照

「所以不是阿帕契之淚嗎?」
「嘖,我個人持保留態度。」
「嗯嗯,謝謝老闆。」


過了大概三四十分鐘,剛剛那位問冰種黑曜岩的客人又回來了。

「老闆您好,我剛剛上網查,好幾個網站都說冰種黑曜岩幾乎都是黑曜岩去熱處理產生的,請問是真的嗎?」

「啥?熱處理?」隋汴眼睛瞪大大的。「誰寫的?哪個天才說的?」

客人拿出手機轉個方向給隋汴瞧,一看網址,果然又是不負責任的內容農場文。很快把文章看完,隋汴真想吹個口哨。

「哇喔!熱處理原來還可以這樣應用喔?真是太神了。你知道寶石熱處理的原理嗎?」

「欸,不知道。」

「簡單來說就是寶石在熱處理的過程中一些內含的離子狀態或者晶體結構會改變,導致礦石顏色跟著變化,同時寶石裡面一些內含物可能會熔化或者消失,所以看起來會比原本透一點,但是也不可能燒一燒就從不透明一下子變成全透的,還是暗紅色的紅寶燒一下就變成鴿血紅,那太扯了。

黑曜岩之所以看起來不太透,是因為在火山玻璃裡面有很多非常細小的礦物結晶擋住了光線,今天真要熱處理到把這些小礦物顆粒都熔掉看起來很乾淨只剩玻璃質,那黑曜岩大概也差不多熔化成液態可以吹玻璃了,與其如此,那還不如乾脆直接拿玻璃灌模就好,那麼麻煩幹嘛?」

「呃……」客人的表情有點茫然。

所以說我最討厭這些內容農場啊!隋汴心想。

什麼根據都不需要,只要東抄一點西抄一些再加上幾句自己的瞎掰就一堆人信,偏偏他們流量還挺大,積非成是就是這樣來的,相較之下至少以前謠傳是阿帕契的眼淚還算有點根據啊,至少它還真是透的。


回到家,隋汴忽然很想做個實驗,正好說說最近在學金工,家裡有現成的坩堝跟噴槍,於是就拿了一片墨西哥黑曜岩的薄片放坩堝裡用火加熱看會不會變透……

燒紅的墨西哥黑曜岩

結果燒了十分鐘後,黑曜岩底部整個熔化黏在坩堝上,好不容易拔下來卻碎成兩塊,坩堝底部還黏了一堆黑曜岩熔化而成的玻璃渣。

坩堝底部的玻璃渣與破掉的黑曜岩

瞎忙了十幾分鐘,有些部分燒過之後乍看感覺透光性有變好,但那也純粹只是原本那部分的黑曜岩在拔的過程中剝落使得厚度減少的緣故,至少就隋汴觀察的結果,燒過之後的透度跟原本其實沒啥差別。

雖說證明了自己的猜想,黑曜岩燒過之後沒變成冰種黑曜岩,隋汴內心卻有點小失落,果然,江湖傳說依舊只能是江湖傳說……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隋汴說說:孤陋寡聞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隋汴你好,想跟你打聽一種水晶。」

「好。」

「請問你知道戰備料的水晶嗎?」

「欸,那是啥?」

「就是聽說冷戰結束後美蘇兩國把他們原本儲存戰備用的頂級白水晶料放了一些出來,這批料就叫作戰備料,早期的好東西。」

「呃?」隋汴眼睛瞪大大的,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欸,等我一下,不介意我上網查一下吧?」

「好。」

隋汴很快上網查了一下,看了幾樣號稱戰備料的水晶飾品內容介紹,眉頭有點打結。

「那個,聽說冷戰結束好像不是最近的事情喔?」

「因為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所以他們才把這些物資放出來流通到市面上啊,我覺得蠻正常的。」

隋汴抓了抓頭,有點猶豫的繼續問。

「可能我孤陋寡聞,不過老實說我不知道高檔水晶到底要囤來作什麼戰備物資?作石英震盪器還是電子原件?可是這年頭電子產品老早就用養晶取代天然水晶了啊,更何況石英水熱法養晶的技術早在20世紀初就發明了,用鍋爐養晶需要的水晶原料不用那麼高檔,我不懂他們為什麼要因為戰備目的囤一堆頂級水晶料……」

隋汴皺著眉頭。

「因為戰備囤石油我可以理解,囤水晶料?要囤也是弄一堆制式規格的養晶磚比較好存放才對啊……」

又不是星海爭霸的神族要蓋一堆水晶塔…這句話隋汴只能在心裡嘀咕。

客人被隋汴澆了一盆冷水,有點失望,不過又提不出什麼證據反駁。看著客人的表情,隋汴忽然明白了什麼。

「完了,拜託他別拿我的話去吐槽當初賣他戰備料水晶的人啊,要命……早知道就說我孤陋寡聞然後不清楚不就好了?唉,我是笨蛋。」


「隋汴,不知道你在國外有沒有聽說過『High altitude quartz』?」

「啥?『High attitude quartz』?高態度水晶?那是啥東西?」

客人傻了兩秒,然後哈哈大笑。

「是『altitude』不是『attitude』,是海拔、高度那個『altitude』啦!」

嗯,到底是隋汴聽錯還是客人發音發錯咱們就不予置評。

「喔,高海拔水晶?啊海拔是要多高才算?」

「呃?」客人楞了一下。「不知道耶,我是在國外網站看到有人賣這種水晶,大部分是尼泊爾或印度的,但是也有看到其他國家產的,所以想問你知不知道國外的High altitude quartz到底是什麼定義跟產地。」

「欸…老實說我孤陋寡聞,不知道耶。那這種高海拔水晶有什麼特色嗎?例如產狀還是內含物?」

「就聽說很透很乾淨這樣。」

孤陋寡聞,孤陋寡聞,隋汴你是個孤陋寡聞的人!千萬別開口!

「可是水晶的質地應該是跟它原本生長的環境以及結晶的狀況有關,就算是高山上採到的水晶最早也是在地底形成,只是後來因為地殼隆起才被抬升到那個高度,就連喜馬拉雅山最早也是在海底哩。」

隋汴頓了一下。

「如果說因為水晶在高山上吸收天地精華所以能量比較強比較純淨,那個因為我對能量沒感應就不予置評,反正賣家說了算,信者恆信。可是因為是高山上的水晶所以就會特別透就總覺得哪裡怪怪的?要也是因為天氣太冷然後內部冰爆冒出一堆裂紋,怎麼會變得更透?」

「嗯……這樣說好像有道理?反正我也只是在國外的水晶網站看到,很好奇那種水晶到底是什麼而已。」

尼泊爾喜馬拉雅山白水晶


回到家,隋汴把今天在玉市被問的兩種水晶告訴說說。

「老實說我不知道為什麼高度可以跟水晶質地有關,可是後來想了一下,尼泊爾的白水晶是蠻漂亮的,阿爾卑斯山的白水晶也不錯,哥倫比亞的白水晶產地似乎也是兩三千公尺的高度,好像真的有那麼點關聯性?」

「是因為空氣很稀薄嗎?」說說忽然神來一句,隋汴差點沒把嘴巴裡的飲料噴出來。

「保證跟那無關好咩!」壓下腦海中范曉萱「氧氣」的副歌旋律,隋汴認真地思考。「搞不好形成高山的地質條件跟生產良好水晶有關係,我來研究一下。」

上網查了一會兒似乎有點眉目,阿爾卑斯山型熱水礦脈通常都發生於造山帶的地下,礦脈裡的礦物形成後隨著地層被造山運動抬昇露出地表,因此被發現的地區往往都在高山或者高山附近。

重點是,阿爾卑斯山型熱水礦脈專出漂亮的水晶啊,阿爾卑斯山、喜馬拉雅山的水晶都很知名。

於是隋汴把他的推測向認識的地質專家朋友求證,朋友也證實了他的猜想。

兩人閒聊之餘,朋友提到這樣說起來台灣也有阿爾卑斯山型熱水礦脈,那麼搞個本土的「福爾摩沙高海拔水晶 (Formosa High altitude quartz)」不是超威的嗎?

「自然純淨,讚!還要標榜來自中央山脈,最好是玉山,以後除了東海岸本土玉石之外,又多了一個台灣本土水晶可以玩(炒)了。」

朋友大笑。隋汴興奮的繼續鬼扯。

「欸!搞不好過陣子就會有人開始賣了,而且很可能明明台灣的水晶要找到超過五公分以上的就不太容易,結果每個賣家拿出來的都是十幾公分以上的神物,還都是他認識的朋友去山裡挖到的,哈哈哈哈~~~」

嗯,那座山的礦脈大概通到巴西還是中國吧。


和朋友聊完,隋汴把結論告訴說說。

「所以說,外國商人很聰明的,觀察到水晶跟產地海拔的關聯性,馬上就可以穿鑿附會個名詞出來,明明是倒果為因卻又好像挺有道理的。」

「取名字人人都會啊,話說像鑽石不是都要挖一個很深的坑嗎?為什麼沒人替它取個深淵鑽石呢?聽起來超讚啊!」

「戴了會被詛咒變成『生骸*』嗎?這種感覺好恐怖啊,如果是黎明卿送的就更恐怖了。」

「那是啥?」

「欸,動漫『來自深淵』的梗,妳不懂就算了。」

「喔。」

然後,隋汴忽然有個靈感,說不定哪天就會在市面上看到來自馬里亞納海溝的底部軟泥保養品,號稱「地表最強負海拔正港深淵矽藻泥」……

啊啊啊!抹在臉上會變成香香毛毛的娜娜祈(ナナチ)嗎?

「喔喔喔~~斯巴拉西!」

--

*註:生骸、黎明卿等梗如果沒看漫畫或動畫不明白,請直接參考「來自深淵(メイドインアビス)」wiki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隋汴說說:妳的顏料賣我吧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妳好,我很喜歡妳社團裡的手鍊,不知道可以問個問題?」
「什麼問題?」
「我很喜歡這款的綠松石珠,請問可以賣我十顆珠子嗎?」

啊?

「抱歉,我們不賣散珠喔。」
「因為數量太少嗎?那我一次買一條好了,可以嗎?」
「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們不賣材料。」
「喔,謝謝。」


「請問一下可以跟您買這條藍晶石手鍊的珠子嗎?」

怎麼又來了啊?今天第二個。說說忍不住想翻白眼。

「抱歉我們沒在賣材料喔。」
「這樣喔,那請問你們在哪買的呢?我可以自己去買。」
「欸,不好意思這款藍晶石的珠子是在國外珠寶展買的,台灣我不知道有沒有其他人進。」
「國外喔?香港珠寶展嗎?」

哇,如果我回說是香港你真的會跑去買嗎?

「不是香港,是慕尼黑礦物展,但是攤位我記不得了。」
「慕尼黑喔,那真的蠻遠的,謝謝妳~」

結束了對話,說說腹黑地想著。

「嘿嘿,她就算跑去慕尼黑也不見得買得到啊,因為那批聽說都在我們家,哇哈哈哈……」


「安,妳們社團的手珠都好漂亮喔!」

「謝謝~」

「可以問一下為什麼妳們不賣單一種石頭的手珠嗎?因為我很想買只有紫水晶的手珠,但是社團裡都沒看到,好像也沒有其他水晶有純色的手珠。」

「欸,因為我們就不想賣單一種石頭的手珠啊。」

「為什麼?可是那種不是很多人賣嗎?」

「所以我們才不想賣啊……」說說嘆了口氣,滿街都是的東西不差我一個吧。「而且我覺得那種手珠就是把一堆相同的石頭用線串起來而已,根本不需要什麼設計,做起來沒意思。」

「啊,好可惜喔!我覺得妳們挑石頭的眼光這麼好,如果賣純色的手珠應該品質也很棒。」

可是這樣就會被拿去跟其他人比價錢啦!為什麼要沒事找事作啊~

「嗯……目前還沒那種打算就是了,不好意思喔!」
「沒關係,希望以後有機會跟妳們交易~」
「希望囉!」


紫龍晶/磷紅鐵礦/藍線石/方鈉石/藍蛋白石/多色純銀手珠

「說說您好,貴社團許多手鍊我都很喜歡,不過沒有一直辦法決定要買哪一條,不知道能否跟您買這張圖片裡的A珠5顆,然後這張圖片裡的B珠5顆,這張圖片裡的C珠3顆… blablabla…」(總之就是想要買ABCDE五種珠子)

「不好意思,我們不賣散珠也不賣材料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第三個!第三個啊啊啊啊!!!!

說說要崩潰了。

「那請問可以把ABCDE按我剛剛說的數量用彈性線串一條手珠嗎?不用排列沒關係,串在一起就行了。」

拜託,以為換了湯就看不出來是同樣的藥嗎?

「不好意思ACE孔徑都很小只能穿鋼絲線,而且老實說我覺得這五種石頭放在一起搭不起來。」

「那沒關係,用鋼絲線穿好了。」客人也轉得很快。「為什麼搭不起來呢?石頭都蠻漂亮的啊?」

「這個其實跟石頭本身美醜無關……」說說覺得頭有點疼。「像A是車輪珠C是扁圓珠,偏偏A還比C大顆,兩個放在一起感覺就不太協調。然後B跟E放在一起,E的顏色會被B打死,一整個悲劇……blablabla……」

經過說說認真的分析,來問的客人思考了會兒,得出了結論。

「看起來好像只有ABD三個可以互搭喔?」

「差不多是這樣。」

「那可以幫我串幾種ABD珠不同排列跟數量組合的款式嗎?我想比較看看感覺有什麼差異,然後也麻煩順便都報一下價,謝謝~」

當妳祖媽很閒嗎~~~~ (請搭配火山爆發的音效)

說說忍著滿肚子火,斟酌了一會兒才回話。

「不好意思,如果想要看效果,我可以挑幾種組合串在一起合照讓你作比較,但是報價就沒辦法了,因為在沒串好成品之前我無法知道自己到底用了多少材料,更何況我都還不知道你的手圍,要怎麼估價呢?如果您有預算的考量,可以直接告訴我預算的範圍,我可以先看看哪種組合會超過……」

可能感受到說說文字裡潛藏的殺氣,對方回了句「好,我再想想」之後就沒下文了。


等隋汴回到家,說說立刻撲上去開始狂吐苦水。

「天哪!我明明社團標題都強調是『設計』!『設計』了!就是告訴大家我們在賣設計過的飾品啊!為什麼今天一堆人跑來找我買材料啊!!!」

「他們大概覺得這樣比較便宜吧,一種去牛排館點餐嫌太貴,乾脆問能不能買人家的牛肉自己煎的概念。」隋汴抱著說說輕拍她的背哄著。

「那你說,有人會看了畫家的畫說『哇!我覺得你畫得很好很漂亮,所以可以跟你買顏料嗎?』看不起人嘛!要買就跟我買畫啊!然後不要跟我規定什麼顏色只能畫幾筆,還要我按照用的顏料比例跟他報每幅畫的價格,這樣搞怎麼創作啦!奇檬子都沒了怎麼做得出來!」

隋汴想了想,忽然冒了一句。

「那下次妳要跟他們強調妳是美術系畢業,不是設計系出身的。」

「咦?」說說睜大眼楞了一下,過了會兒恍然大悟。「哎呀!對喔!我懂了!」

於是她決定把社團標題裡的「設計」改成「創作」了。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和孩子的對話:摺紙事件

兒子的摺紙機器人作品

家裡兩個小朋友都喜歡摺紙,有時候去百貨公司吃飯兩個衝書局都是為了看有沒有最新的摺紙書,基本上他們現在看的摺紙書複雜程度已經不是我有辦法輕鬆搞懂的了,同學們也都覺得他們超厲害。

不過伴隨而來的問題就是老大班上的同學經常會要老大幫他們摺東西,說「幫我摺」其實就是「摺給我」,有時候老大說不要或者沒空還會一直纏著不放,搞得老大很困擾  (當然也發生了一點事情,這裡就不提)

按照這個社會一般的想法,大概就會告訴老大說「啊你就不要在學校摺紙啊!不然同學都會來找你麻煩,反正在學校乖乖唸書就好,摺紙什麼的回家再玩就好。」

而且茶包也真的聽到這樣的意見(不是老師講的啦),可是兄弟我就很火啊,怎麼又是那種出事先檢討被害者的狗屁邏輯,所以我就告訴老大一個解決辦法要他去試試看,然後這週開始實行雖然才兩天,已經沒有同學再來煩他了。

很簡單,我只要他一律對來凹摺紙的同學說:

我爸爸說以後我幫人摺一次紙要收五塊錢。

星期一的時候剛開始還有人跟他殺價說「一塊錢!」但是老大謹記我說絕對不給殺價,後來有同學說「那我跟你買一個,可是我今天沒帶錢。」老大說「那你就明天再拿錢跟我買。」

結果昨天說要買的人也沒來買,於是老大就落得清靜,可以安心摺自己的紙了。

呃,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有人打算指著茶包的鼻子大罵小孩子就教他們那麼功利的想法,果然是奸商  blablabla…… 
啊我是生意人,不從小教小孩怎麼做生意,難道他們長大就忽然自己會了嗎?而且我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教育,於是週一晚餐的時候我有跟兩個小朋友認真的討論這件事情。

我問孩子們為什麼一開始大家都纏著哥哥要摺紙,但是一聽到要收錢人就跑光了?說穿了就是免錢的東西人人都想要,跟自己喜歡不喜歡無關,而是看別人有自己也就想有,可是一旦要他們花錢很多人就受不了,因為他們的心裡五塊錢可以買比這還有價值的東西。

哥哥很會摺紙,所以大家都來凹他摺紙,但是這對哥哥很不公平啊,原本只是打發時間的興趣,被搞到吃午餐也不能好好吃,下課還要幫人摺紙,而且那些人拿到哥哥摺的作品也不會感謝他啊,好像哥哥應該幫他們摺一樣,這樣對嗎?所以我們要讓他們知道,要哥哥花時間幫他們摺就要付出相對的代價,不然哥哥的同學都會認為哥哥幫他們摺紙是理所當然,可這是不對的。

然後老大就問我,他今天有同學真的想買只是沒帶錢來,我跟他說可以給你一些新的色紙帶去學校,如果你同學隔天真的要花錢買就用色紙摺給他,而且要用心摺,摺好還要跟他說謝謝,希望他可以珍惜你的作品。

至少花他們自己錢買的東西,應該比較不會像免錢的那樣兩三下就丟垃圾桶還是地上吧?你想看到你辛苦摺的東西被人當垃圾嗎?

老大當然搖頭說不想。

(結果小的在旁邊放砲說「安親班就有人把他買的什麼玩具丟垃圾桶啊」  XD)

我跟他們說,爸爸希望你們的同學能夠明白這些技藝是有價的,你看一路讓你們買書買色紙也花了一兩千塊有,他們只要花五塊錢就可以得到你練習了這麼久才能作到的東西,如果今天是在外面有人一樣摺紙來賣,你覺得會只賣五塊錢嗎?

兄弟倆都覺得應該不只五塊錢,於是老大興沖沖的開始幻想他以後可以靠摺紙一天賺多少錢,But現實是殘酷的,隔天就再也沒人跟他提到摺紙的事情,連先前說要買的人都沒下文了,立刻澆了他一頭冷水。

不過那天晚餐我們後來一路聊到如果要靠摺紙賺錢,應該要怎麼定價啦,一天要賣多少才能吃飽飯,去哪裡擺才比較有機會賺錢,我一邊丟問題他們倆個就一邊想,順便出題目給他們算數學(例如一天餐費300元,摺紙一次30元,那要摺幾次才賺得到之類的),果然跟錢有關的事情兩個小鬼腦筋就很認真的動,該說茶包教育成功嗎?哈哈。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動搖的茶包:Zachery Process 的綠松石(1)

因為底下的文章落落長,直接先懶人包歸納重點:

  1. Zachery Process 優化綠松石原礦茶包頭一次看到的時候完全分辨不出來
  2. Zachery Process 非灌膠非染色而且儀器也不見得可以鑑定,一般用於質地好的綠松石
  3. 一想到說實話的後果可能就是每次賣顏色漂亮的綠松石都要被問是不是經過 Zachery Process,茶包煩惱到都不想賣綠松石飾品了
  4. 「號稱」天然無優化無處理的偽綠松石 vs.「保證」有優化的天然綠松石,Dochi?


其實寫這篇蠻掙扎的,因為就怕到時候被人斷章取義搞個聳動標題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然後還說是我講的),不過我覺得自己既然要賣相關的東西就有責任說清楚,客戶們要怎麼去想怎麼去解讀就不是我的事了。

茶包因為過往在台灣買綠松石飾品材料中標太多次,後來只敢在國外礦展進美國的綠松石,像睡美人(Sleeping Beauty)、金曼(Kingman)等,不過一直以來會被問的通常不是真假,而是有沒有優化?有沒有灌膠?我們自己是習慣綠松石的材料要做飾品上架前會先抽樣泡幾天丙酮測試,有些會找樣本敲開來看內部,有時候真的不放心就送鑑定(當然不可能全部都送,那個費用太傷了)。

在這過程中也是真的被我們發現過有魚目混珠的,這些有問題的東西安妮有時心血來潮還會拍照跟大家分享,我們不怕人知道自己進到有問題的東西,只要我們沒讓那些到客戶手上就好,如果真的有那我們也會想辦法退款回收。至於鑑定的結果無法明確證明有灌膠的天然綠松石,客人問有沒有優化還是處理的時候我都會說是天然沒有灌膠沒有染色,這也是我所能承諾的部分。

但是今年在土桑和一間專賣綠松石的美國廠商聊過也逛過他們攤位之後,當下受到蠻大的震撼,讓我動搖到差點不想再賣綠松石有關的飾品,後來跟安妮談了一陣子才決定繼續賣,為什麼呢?

這間綠松石的店家雖然每年都路過,但是從來沒有認真停下來看,這次心血來潮和安妮多逛了會兒,我看到有一張桌上擺了許多美國和墨西哥不同產地的綠松石原礦而且品質都不錯,興奮之餘就挑了一些,就在這時候安妮拿著一張廠商給的說明卡過來問我上面寫的東西是啥意思,當下一整個驚嚇,跟安妮解釋完之後趕快拿著手頭的原礦去問旁邊的現場人員「這些也是經過 Zachery Process 的嗎?還是只有另外一桌上的才是?」

然後聽到回答心都涼了:「喔!這裡所有你看到的通通都有經過 Zachery Process!」

之前在找綠松石優化的文章時看到過「Zachery Process」的說明,這次遇到的美國店家正好是目前擁有這項技術專利的廠商,因此他們毫不避諱、大剌剌地告訴你「嗨!我們家的綠松石通通有優化處理喔!而且那個優化技術還是我們家的專利耶!」然後同時還提供了從處理過的原礦到成品給你去參考,得感謝他們的誠實,讓我有機會長見識。

茶包必須承認一件事:「在那當下我真的看不出來它其實被處理(優化)過。」

經過 Zachery Process 處理的天然綠松石原礦依舊保留原始母岩及共生礦(如黃鐵礦),表面也沒有膠痕或者染料殘留,我敢說大多數人都會認定是天然無處理,連我也是在廠商提醒之後開始仔細觀察這些原礦和我過去買過的綠松石原礦有何不同才逐漸比對出差異,但是對於連天然無處理原礦都很少看到的一般買家來說,那點細微的差別有跟沒有其實沒兩樣。

關於Zachery Process的細節因為是專利所以不公開,但目前知道的是不像灌膠之類有添加其他物質進去,綠松石本身的物理性質不受影響,卻能夠增艷、增加緻密度和光澤,顏色也較穩定不容易改變。

重點是,這種處理方式一般用在質地好的綠松石上,不是拿顆綠松石渣來做個 Zachery Process 就會變成頂級綠松石啊。

就在茶包還在猶豫是否要拿這批優化綠松石原礦時,安妮挑了一把墨西哥 White Water 的綠松石條珠過來問我要不要買,當下天人交戰。

Zachery Process 優化的墨西哥 white water 綠松石

「老婆,你知道以我的個性回台灣之後要賣這批一定會告訴客戶它有處理,可是妳覺得會不會造成反效果,變成只要以後我們賣顏色漂亮的綠松石都會被質疑是不是有經過這種優化?」

「那這種優化鑑定得出來嗎?」安妮問。

「GIA 之前的報告是說處理過的成品跟天然綠松石只有某個元素比例有差異,其餘物理性質、成分什麼的都相同,而且不夠專業的儀器還不一定分析得出來,因為它就是天然的綠松石而且沒有灌膠染色,只是透過處理讓它原本的結構更緻密然後顏色也會更漂亮、更穩定這樣。」

「是喔?所以送鑑定所也不見得知道有沒有經過處理……」安妮想了想。「哎!反正它是天然不是人造的就好啦!我們就公開說這批有處理不就得了?反正有熱處理的紅藍寶跟丹泉石大家還不是照買?」

「問題是台灣的客戶寧可買連綠松石都不是的仿品也不願意接受有灌膠的天然綠松石,那你覺得他們有辦法接受這種處理過的天然綠松石嗎?」

「那所以我們不要賣囉?可是這樣不公平吧?為什麼我們誠實告訴大家有處理卻要擔心沒人買被懲罰,然後那些賣假貨的照樣賺飽飽?」安妮有點不爽。

老實說我也很無奈,可是這個社會做生意比的不是誰比較誠實,而是誰的胸脯拍下去聲音比較大,誰的「保證沒問題」比較大聲,誰開出來的價錢比較便宜,不然哪來那麼多黑心店家?

「而且老婆,妳知道我現在已經動搖到開始懷疑以前賣的綠松石飾品哪些有經過這種處理,雖然問那些老外他們每個都馬跟我說『It’s nature! No stabilized! No dyed!』,問題是就算他們真的作了這種優化也不會告訴你,因為我剛剛問廠商,他們說那是他們的專利,只有他們可以宣稱自己的是 Zachery Process,其他人就算山寨了也不敢公開免得被告。」

「那怎辦,以後我們不要賣綠松石手鍊了?」

「也不是說不要賣啦……唉,不知道,我真的很沮喪。」

「也只有你會為這種事情沮喪啦,換個廠商保證掃一堆回去掛保證天然無處理優質綠松石大家搶光光!反正說清楚講明白,我們也沒騙誰不是嗎?以前賣掉的我們至少確認過沒有灌膠染色送鑑定是天然的,啊我們又不是專門做寶石鑑定的,連這種鑑定所都不見得有把握的事情也要攬在自己身上,會不會太龜毛啊?」

「…………」

於是我們還是進了這批保證有 Zachery Process 優化處理的綠松石,就不知道市面上一堆「號稱」天然無優化無處理的偽綠松石 vs「保證」有優化的天然綠松石,消費者會選哪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