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隋汴說說:取名大學問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老闆,這次出國有帶啥好玩的東西回來?」知道隋汴剛從國外進貨回來,一到玉市熟客馬上就上門了。
「唔,有些標本在這邊。啊,對了,拿個好玩的給你瞧瞧。」
「哦?」

只見隋汴拿出一顆普通的鵝卵石放在桌上。


「這啥?」客人楞了一下。
「去年網路上有新聞啊,號稱像太陽的石頭。」
「這哪裡像太陽了?跟太陽石差遠了啊。」
「它的確不是太陽石(Sunstone),來,我打個紫外燈給你看。」

隋汴先拿個盒子擺在上面遮住附近大部分光線,再拿出紫外燈手電筒一照,原本平淡無奇的鵝卵石忽然顯現了橘色的螢光。



「欸?你用的是短波燈嗎?」
「沒有,就一般的驗鈔燈而已。」
「喔喔,這個好玩,你說有上新聞,是什麼新聞?」

隋汴拿起手機查了一下,點了個連結給客戶觀看。

「哦…美國密西根州的…Yooperlite?中文名稱叫什麼?」

「不知道,目前似乎還沒有正式譯名的樣子,反正就是富含螢光方鈉石的正長岩。」

「這不行啦,名字這麼長怎麼記,而且正長岩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很響亮好賣的名字。反正如果沒其他人賣,名字你說了算啊!」

「欸,那要取什麼名字?優伯石?直接用英文的發音轉過來好像就行了。」

「優伯?幽浮(UFO)還差不多,而且跟 Uber (優步)很像,不夠屌。」

「欸……螢光正長岩?」

「哇靠,老闆你也太沒創意了吧~」

「那你幫我想?」兄弟,不要只是嘴炮啊!

「好啊!」客人拿起桌上的鵝卵石,端詳了一下。「你覺得『密西根神石』怎麼樣?」

「哇哩,我又不講功能的,不要掛神石的名字啦!」

「『螢光魔石』?」

「一定要有神還是魔嗎?」

「不然『金光發財石』?你看,我廣告詞都幫你想好了,看起來平凡無奇的鵝卵石,在紫外燈下卻能發出金黃的螢光,可見能量十分強勁,有招正財、加強運勢的效果,讓你從此飛黃騰達、不再平凡!」

「……」大哥,這名字有夠聳的好嗎?但是廣告文案倒是挺厲害啊!

「最好你還去找一些人來拍影片來個使用者見證,說買了這種石頭擺在家裡之後開店的馬上貨出去,錢進來,天天發大財,本來是單身狗的忽然就有對象了,失業的一下子好幾間公司錄取,保證熱賣啊!」

等等,為什麼覺得這個橋段很面熟……

「呃,可是我就不想賣功能風水那些啊……有沒有聽起來科普一點的名字?」

「科普?科普能賣錢嗎?」

「欸……」隋汴忽然感到淡淡的哀傷。

「抱歉老闆,可以把剛剛那個啥正長岩的名字再說一次?」

「富含螢光方鈉石的正長岩?」

「你看,老闆,你想科普,問題是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正長岩是什麼吧?就連我也不知道,啊所以正長岩是什麼?」

「一種主要是長石組成的火成岩吧?」

「哦…所以是有螢光的火成岩?那就叫『螢光火成岩』?」

「那還不如『螢光正長岩』,畢竟火成岩包含太多種類了。」

「螢光正長石呢?岩聽起來沒有石好聽。」

「正長石是一種礦物不是岩石……」

客戶的眉頭皺了起來。

「我看乾脆叫做『金光石』就好,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所以賣這種石頭的人應該叫做『金光黨』嗎?」隋汴笑了起來。

哎,取名大不易啊。

「算了,想不到什麼好名字就還是先叫做優伯石吧。」

「優伯…那你覺得優婆石怎樣,聽起來有點印度還是佛教的感覺哦?」

「拜託不要,我都不講功能風水了,更不想跟宗教扯上邊啊~」

客人手抱著胸沉思了會兒。

「那,就『憂不來』吧?有沒有讚?」


備註:網站最後還是用「優伯石」當暫時的譯名,不是「憂不來」哦。

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台灣文創與珠寶設計展參展心得


其實在去年十月頂級生活展結束後,對於在台灣參展的興致降到一個低點,不過一月底的時候朋友傳了這個展覽的招商說明給我,看了看覺得好像可以試試(玩玩),主要是展覽的地點和內容規劃讓我感興趣,加上主辦人是在茶包之前一任的PTT水晶板板主,算是有點因緣,因此跟安妮討論之後在去土桑之前就把報名敲定。

因為茶包剛從超過半年的個人低潮慢慢復甦,所以並沒有像過去那樣在台灣作展都是擺兩桌,想說擺一桌的壓力比較小也比較輕鬆,事實證明,只擺一桌的接觸面積不夠,對於擠不進來的朋友茶包只能說聲抱歉~



這次展覽內容規劃讓我覺得有意思的部分主要是寶石研磨以及金工工藝展示這兩項,很可惜金工工藝展示是整點才有,茶包沒能拍到照片,但我覺得能夠讓參觀者在一個展覽裡面從寶石的原礦,相關加工到成品都能有機會觀賞跟體驗,對於教育消費者是很有意義的。茶包很喜歡慕尼黑展,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慕尼黑展對於實作的教育非常注重,有些事情只有自己親自操作過,才知道工藝的價值何在。


這次台大寶石礦物研習社在會場的攤位也有個對小朋友來說很好玩的實作活動,就是敲石頭(石膏)清出埋在裡面的寶石,茶包的孩子有去玩喔!而且小的還一直說想再敲一次,哈!

至於主題展櫃也是有的,如果未來還有打算舉辦,或許可以考慮聯繫臺灣礦物蒐藏推廣協會?他們過去擺的主題展櫃水平一直很好,能夠在松菸這樣人多的地點我想應該可以接觸到更多過往未曾認識礦石的推廣對象~



展覽的過程大致上蠻順利的,美中不足大概就是現場的照明燈光偏黃,對於茶包來說真是災難,自己帶的白燈不夠力當場被比下去,結果藍紫色系的礦物視覺效果都GG惹,哈哈哈~或許下次展覽主辦單位可以考慮乾脆把場地規劃成黃光區跟白光區,雖然有點麻煩,但是說不定可以皆大歡喜?不然就是以白光為主,需要黃光的可以自備,因為白光不會蓋掉黃光,但是黃光會蓋掉白光... T_T

當然,最後還是要感謝來展場探望茶包的朋友們,你們的熱情是茶包作展的動力,在十幾度的天氣裡,你們讓茶包依舊感到溫暖~ ^_^


2019年2月4日 星期一

隋汴說說:玉髓瑪瑙誰高貴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喵,有客人問一個問題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幫我看一下咩?」

「啥?」隋汴一手拿著咖啡捲心酥,一手拿著奶茶走進房間。

「她問說瑪瑙是不是比玉髓貴?」

「欸?這很難比吧?」大概就跟忽然抓一個人來問紅寶石跟藍寶石誰比較貴一樣的概念。

「是很難比啊……」

兩人一起皺起了眉頭。

「呃……我看妳就跟她說這沒有一定的比較基準,有些玉髓價格比一般的瑪瑙還高,像綠玉髓或者高檔的藍玉髓都是,還是要看種類吧。」終究隋汴先想出了回答。

「好。」說說邊滑手機,邊從隋汴手上接過一顆捲心酥放進嘴裡。「她之前問我瑪瑙跟玉髓是不是相同的東西,我回她瑪瑙通常是有條帶或者紋路的,玉髓沒有,但是兩者成分一樣都是石英家族的一種,這樣回答沒問題吧?」

「沒啥問題吧。一般來說是這樣分沒錯,兩者都是隱晶質的石英,雖然有些玉髓原礦也是會有一些條帶,但是沒條帶的部分比較多的話我們還是會叫做玉髓。奶茶我放桌上喔。」

「好。」

過了會兒。

「客人又問了,來幫我看一下。」說說端起奶茶喝了一口。「她問說紅玉髓是不是其實跟紅瑪瑙是一樣的東西?那為什麼紅瑪瑙比較高貴?要怎麼分辨?」

「啥?有嗎?紅瑪瑙有比較高貴嗎?而且紅玉髓跟紅瑪瑙應該是不一樣的吧?」

「我也不知道哩……等等,客人傳圖給我看……哦,是淘寶的……她說這兩張圖裡的東西長得很像,為什麼一個寫紅玉髓,另一個寫紅瑪瑙,然後瑪瑙的價錢比較貴?是因為紅瑪瑙的功效比較好,還是因為它比較高級?」

「我看看……」隋汴差點沒把嘴巴裡的捲心酥噴出來。「等等,這是紅玉髓嗎?那顏色跟我說是鴿血紅的紅寶石我都信啊!太紅了吧?這種有鬼的東西要怎麼分瑪瑙跟玉髓?要我也分不出來啊!」

「欸!?鴿血紅色的玉髓?我想到一個點子,喔呵呵……」說說露出邪惡的微笑。「紅寶石當中最名貴的顏色就是鴿血紅,紅玉髓當中最名貴的就是跟鴿血紅顏色一樣的紅寶玉髓,你看有沒有讚!說不定下次購物台就真的有人賣了喔!」

隋汴直接賞說說一個瞇眼表示不屑。

「好啦!說正經的,那我要跟她說圖片裡的東西可能有問題,所以其實分不出來是玉髓還是瑪瑙嗎?」

「唔,還是不要好了,這年頭多說多錯,別惹麻煩,說不定賣家只是顏色修過頭而已呢。而且萬一她其實已經買了,一講事情更糟。這樣好了,跟她說如果已經買了不放心就去找專業的鑑定中心比較保險。」

「OK。」

又過了嗑掉一顆捲心酥的時間。

「哦,客人說她還沒買,只是在好奇為什麼看起來相同的東西瑪瑙會比較貴而已。」

隋汴露出了個「囧」的表情。

「噫……說不定這陣子市場在炒瑪瑙,所以名字冠個瑪瑙可以賣貴一點吧?重點是不同的賣家想開什麼價錢是他們的自由,萬一下次她看到有人紅玉髓開得比紅瑪瑙貴,是不是又要來問我們是不是紅玉髓比較高貴?」

「也是啦。」

「不過啊,瑪瑙炒到熱潮退了就開始改炒玉髓,等玉髓退燒了就回來炒瑪瑙,很像的東西換個名字就可以再出發,市場不是一直都是這樣搞嗎?說不定過個一年就換紅玉髓翻身了!」


週末晚上隋汴窩在房裡打電動,說說在看古裝劇,忽然大叫一聲「跟你說我知道了!」差點沒把隋汴嚇著。

「啥?妳知道什麼了?」

「我好像知道為什麼客人會問我紅瑪瑙是不是比紅玉髓高級了!」

「蛤?」

「我剛剛看如意傳*,裡面有一段女主角被誣陷說她跟人私通,後來是靠著紅瑪瑙比紅玉髓名貴才找到證據脫身,搞不好她就是看到這段才以為會想說瑪瑙是不是比較名貴哩!」

「欸?欸!欸!?真的嗎!?是這樣嗎!?真的是這樣嗎!?」

隋汴覺得自己被打敗了。

--

* 備註:劇名是故意寫錯的。

2019年1月17日 星期四

從一張標籤開始...

當礦物賣家最常遇到的問題之一就是一個標本買了一段時間之後不是標籤弄丟,不然就是有標籤但是忘記當初上面好幾種共生礦物誰是誰了,在手頭沒有專業儀器設備可以幫忙而且盡可能避免破壞性測試的狀況下,只能用最笨的方法解決。

前幾天要上架標本就遇到這樣的問題,從2009年開始茶包都養成習慣,出國採買礦物當天回到旅社後一定都會拍照紀錄,那時候還要帶數位相機出門,現在超方便,只要手機就行了,這樣就算標籤在打包運送過程中搞丟也不至於身份不明。


左邊就是賣家手寫給我的原始標籤,當時印象中有稍微問一下誰是誰,但是都過了快一年,等我把石頭拿起來的時候早忘光了... XD

幸好前兩個不難,Charoit = Charoite,紫矽鹼鈣石(紫龍晶),Aegirin = Aegirine,鈍鈉輝石(霓石),為什麼礦物名稱沒有尾巴的「e」?因為那是俄羅斯人寫的,他們的名稱就是沒有後面那個「e」,習慣就好了。

後面兩個就有點麻煩,到底是「steactit」「Tiuaksit / Tinaksit」還是啥?感謝網路時代提供的便利,這時候就先連上紫矽鹼鈣石的 mindat 頁面 (http://www.mindat.org/min-972.html) 看底下 Common Associates (常見共生礦物),馬上看到「Steacyite」以及「Tinaksite」,應該就是這兩種沒錯了。


下一個問題是,在這塊原礦裡面「Steacyite」以及「Tinaksite」在哪裡?當然,繼續在 mindat 裡面搜尋這兩種礦物的頁面。


就產狀顏色來說,上面這個應該是 Tinaksite (矽鈦鈣鉀石) ,可以對照他的 mindat 頁面 (https://www.mindat.org/min-3966.html) 裡同產地和紫矽鹼鈣石共生的照片。

但是 Steacyite 就讓我很有疑慮,按照 mindat 頁面裡 (https://www.mindat.org/min-3754.html) 同產地的照片推斷,應該是標本裡面淺黃色的區塊,可是光這樣我還是不太放心,直到我在它的相簿裡看到這張螢光照 (https://www.mindat.org/photo-503087.html),靈機一動拿出紫外燈對著標本一照,OK,看到那個黃色螢光我就放心了。


當然,這個分辨的前提是已經有標籤上的名稱,如果賣家沒寫「Steacyite」,那很可能就算我察覺到有淺黃色的區塊我也不見得知道那是另外一種礦物。

茶包對於被人叫做「專家」其實蠻感冒的,很多時候受到本身知識以及設備的侷限往往只能依賴賣家給予的資訊,一旦來源端的資訊出錯,其實我也很煩惱自己是不是有足夠能力去鑑別,過去也發生過幾次類似無法確定的情形,要嘛乾脆就收起來不賣,不然就是找在地質科系裡面做研究的朋友協助。

寫這篇文章主要是提供一個方法給大家參考,畢竟台灣現在能買到的礦物圖鑑真的悲劇,就算英文不好還是得想辦法去利用這些國外礦物資訊平台才行~

2018年12月27日 星期四

隋汴說說:天生麗質錯了嗎?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在玉市擺攤有時候沒客人就是沒客人,整天只能滑手機殺時間。難得有生面孔在攤位前面看東西,為了不要把客人嚇跑,隋汴抬頭打了個招呼就繼續和手遊奮戰。

「老闆你好,有個問題想請教一下。」
「哦,好。」把手機放下,隋汴露出職業(?)笑容回應。「什麼問題呢?」

客人指著桌上一顆海水藍寶問著。



「老闆,你這顆礦石是天然的嗎?」

「是天然產出的沒錯。」

「喔,抱歉,我知道是天然的……」客人頓了一會兒「我的意思是說它的外型是天然的嗎?有經過打磨嗎?」

「當然沒有,天然就是長這樣喔。」

「欸…是喔?可是……」客人猶豫了一下。

「我上次在別的地方遇到一個也是賣礦石的老闆,他說天然原礦通常都蠻粗糙的,要經過打磨才會像我們一般看到的飾品或者寶石那樣漂亮,你這顆標本外型好漂亮,感覺就像磨過的一樣,假假的……」

客人說完還立刻道歉。

「不好意思我說話比較直,希望老闆不要生氣……」

看起來假假的?哇哦,如果我真的生氣了怎麼辦?隋汴腹誹了一下但也沒發作,畢竟這類問題早就被問太多次了。

「很多礦石因為開採的時候敲擊導致破碎,所以表面會看起來很粗糙這點是沒錯的,可是不代表所有的礦石都得打磨過才會有平整的晶面跟外型。就像人可以通過整型變成俊男美女,但不代表所有俊男美女都有整型,對吧?」

「可是那個老闆說他家在對岸有工廠專門在加工水晶而且還有自己的礦區,所以才能賣我那麼便宜,既然有礦區的話應該他看到的都是第一手剛開採出來的原礦,總不會騙我吧?」

唉,「自己有礦區」都已經是陳年老梗了,這年頭還有人信啊?

「呃…我是不知道他的礦區怎樣開採啦……」靈光一閃。「這樣好了,等我一下,我上網找個國外採礦的影片OK?」

拿起手機很快的在youtube搜尋,過一會兒就找到國外許多礦物賣家採礦的影片,隋汴選了部有印象的點開拿給客人看。

「你看他剛挖出來用水沖一下晶體表面就這麼平整透亮,根本不用加工對吧?」

「好像是耶。」

「所以說天生麗質難自棄,不用打磨就有漂亮外型的礦物晶體比較有身價也是應該的。而且礦物只要經過打磨,表面的晶紋特徵就會消失,對於許多礦物收藏者來說魅力和價值反而會下降,畢竟天然的最好啊!」

「你這樣說我好像可以理解了,老闆謝謝喔!」

目送客人離去,隋汴忽然想到那個說自己有礦區的老闆下次應該學賣蔬菜水果的攤商擺張「產地直送保證新鮮」的牌子,說不定生意會更好?

科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