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隋汴說說:孤陋寡聞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隋汴你好,想跟你打聽一種水晶。」

「好。」

「請問你知道戰備料的水晶嗎?」

「欸,那是啥?」

「就是聽說冷戰結束後美蘇兩國把他們原本儲存戰備用的頂級白水晶料放了一些出來,這批料就叫作戰備料,早期的好東西。」

「呃?」隋汴眼睛瞪大大的,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欸,等我一下,不介意我上網查一下吧?」

「好。」

隋汴很快上網查了一下,看了幾樣號稱戰備料的水晶飾品內容介紹,眉頭有點打結。

「那個,聽說冷戰結束好像不是最近的事情喔?」

「因為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所以他們才把這些物資放出來流通到市面上啊,我覺得蠻正常的。」

隋汴抓了抓頭,有點猶豫的繼續問。

「可能我孤陋寡聞,不過老實說我不知道高檔水晶到底要囤來作什麼戰備物資?作石英震盪器還是電子原件?可是這年頭電子產品老早就用養晶取代天然水晶了啊,更何況石英水熱法養晶的技術早在20世紀初就發明了,用鍋爐養晶需要的水晶原料不用那麼高檔,我不懂他們為什麼要因為戰備目的囤一堆頂級水晶料……」

隋汴皺著眉頭。

「因為戰備囤石油我可以理解,囤水晶料?要囤也是弄一堆制式規格的養晶磚比較好存放才對啊……」

又不是星海爭霸的神族要蓋一堆水晶塔…這句話隋汴只能在心裡嘀咕。

客人被隋汴澆了一盆冷水,有點失望,不過又提不出什麼證據反駁。看著客人的表情,隋汴忽然明白了什麼。

「完了,拜託他別拿我的話去吐槽當初賣他戰備料水晶的人啊,要命……早知道就說我孤陋寡聞然後不清楚不就好了?唉,我是笨蛋。」


「隋汴,不知道你在國外有沒有聽說過『High altitude quartz』?」

「啥?『High attitude quartz』?高態度水晶?那是啥東西?」

客人傻了兩秒,然後哈哈大笑。

「是『altitude』不是『attitude』,是海拔、高度那個『altitude』啦!」

嗯,到底是隋汴聽錯還是客人發音發錯咱們就不予置評。

「喔,高海拔水晶?啊海拔是要多高才算?」

「呃?」客人楞了一下。「不知道耶,我是在國外網站看到有人賣這種水晶,大部分是尼泊爾或印度的,但是也有看到其他國家產的,所以想問你知不知道國外的High altitude quartz到底是什麼定義跟產地。」

「欸…老實說我孤陋寡聞,不知道耶。那這種高海拔水晶有什麼特色嗎?例如產狀還是內含物?」

「就聽說很透很乾淨這樣。」

孤陋寡聞,孤陋寡聞,隋汴你是個孤陋寡聞的人!千萬別開口!

「可是水晶的質地應該是跟它原本生長的環境以及結晶的狀況有關,就算是高山上採到的水晶最早也是在地底形成,只是後來因為地殼隆起才被抬升到那個高度,就連喜馬拉雅山最早也是在海底哩。」

隋汴頓了一下。

「如果說因為水晶在高山上吸收天地精華所以能量比較強比較純淨,那個因為我對能量沒感應就不予置評,反正賣家說了算,信者恆信。可是因為是高山上的水晶所以就會特別透就總覺得哪裡怪怪的?要也是因為天氣太冷然後內部冰爆冒出一堆裂紋,怎麼會變得更透?」

「嗯……這樣說好像有道理?反正我也只是在國外的水晶網站看到,很好奇那種水晶到底是什麼而已。」

尼泊爾喜馬拉雅山白水晶


回到家,隋汴把今天在玉市被問的兩種水晶告訴說說。

「老實說我不知道為什麼高度可以跟水晶質地有關,可是後來想了一下,尼泊爾的白水晶是蠻漂亮的,阿爾卑斯山的白水晶也不錯,哥倫比亞的白水晶產地似乎也是兩三千公尺的高度,好像真的有那麼點關聯性?」

「是因為空氣很稀薄嗎?」說說忽然神來一句,隋汴差點沒把嘴巴裡的飲料噴出來。

「保證跟那無關好咩!」壓下腦海中范曉萱「氧氣」的副歌旋律,隋汴認真地思考。「搞不好形成高山的地質條件跟生產良好水晶有關係,我來研究一下。」

上網查了一會兒似乎有點眉目,阿爾卑斯山型熱水礦脈通常都發生於造山帶的地下,礦脈裡的礦物形成後隨著地層被造山運動抬昇露出地表,因此被發現的地區往往都在高山或者高山附近。

重點是,阿爾卑斯山型熱水礦脈專出漂亮的水晶啊,阿爾卑斯山、喜馬拉雅山的水晶都很知名。

於是隋汴把他的推測向認識的地質專家朋友求證,朋友也證實了他的猜想。

兩人閒聊之餘,朋友提到這樣說起來台灣也有阿爾卑斯山型熱水礦脈,那麼搞個本土的「福爾摩沙高海拔水晶 (Formosa High altitude quartz)」不是超威的嗎?

「自然純淨,讚!還要標榜來自中央山脈,最好是玉山,以後除了東海岸本土玉石之外,又多了一個台灣本土水晶可以玩(炒)了。」

朋友大笑。隋汴興奮的繼續鬼扯。

「欸!搞不好過陣子就會有人開始賣了,而且很可能明明台灣的水晶要找到超過五公分以上的就不太容易,結果每個賣家拿出來的都是十幾公分以上的神物,還都是他認識的朋友去山裡挖到的,哈哈哈哈~~~」

嗯,那座山的礦脈大概通到巴西還是中國吧。


和朋友聊完,隋汴把結論告訴說說。

「所以說,外國商人很聰明的,觀察到水晶跟產地海拔的關聯性,馬上就可以穿鑿附會個名詞出來,明明是倒果為因卻又好像挺有道理的。」

「取名字人人都會啊,話說像鑽石不是都要挖一個很深的坑嗎?為什麼沒人替它取個深淵鑽石呢?聽起來超讚啊!」

「戴了會被詛咒變成『生骸*』嗎?這種感覺好恐怖啊,如果是黎明卿送的就更恐怖了。」

「那是啥?」

「欸,動漫『來自深淵』的梗,妳不懂就算了。」

「喔。」

然後,隋汴忽然有個靈感,說不定哪天就會在市面上看到來自馬里亞納海溝的底部軟泥保養品,號稱「地表最強負海拔正港深淵矽藻泥」……

啊啊啊!抹在臉上會變成香香毛毛的娜娜祈(ナナチ)嗎?

「喔喔喔~~斯巴拉西!」

--

*註:生骸、黎明卿等梗如果沒看漫畫或動畫不明白,請直接參考「來自深淵(メイドインアビス)」wiki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隋汴說說:妳的顏料賣我吧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妳好,我很喜歡妳社團裡的手鍊,不知道可以問個問題?」
「什麼問題?」
「我很喜歡這款的綠松石珠,請問可以賣我十顆珠子嗎?」

啊?

「抱歉,我們不賣散珠喔。」
「因為數量太少嗎?那我一次買一條好了,可以嗎?」
「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們不賣材料。」
「喔,謝謝。」


「請問一下可以跟您買這條藍晶石手鍊的珠子嗎?」

怎麼又來了啊?今天第二個。說說忍不住想翻白眼。

「抱歉我們沒在賣材料喔。」
「這樣喔,那請問你們在哪買的呢?我可以自己去買。」
「欸,不好意思這款藍晶石的珠子是在國外珠寶展買的,台灣我不知道有沒有其他人進。」
「國外喔?香港珠寶展嗎?」

哇,如果我回說是香港你真的會跑去買嗎?

「不是香港,是慕尼黑礦物展,但是攤位我記不得了。」
「慕尼黑喔,那真的蠻遠的,謝謝妳~」

結束了對話,說說腹黑地想著。

「嘿嘿,她就算跑去慕尼黑也不見得買得到啊,因為那批聽說都在我們家,哇哈哈哈……」


「安,妳們社團的手珠都好漂亮喔!」

「謝謝~」

「可以問一下為什麼妳們不賣單一種石頭的手珠嗎?因為我很想買只有紫水晶的手珠,但是社團裡都沒看到,好像也沒有其他水晶有純色的手珠。」

「欸,因為我們就不想賣單一種石頭的手珠啊。」

「為什麼?可是那種不是很多人賣嗎?」

「所以我們才不想賣啊……」說說嘆了口氣,滿街都是的東西不差我一個吧。「而且我覺得那種手珠就是把一堆相同的石頭用線串起來而已,根本不需要什麼設計,做起來沒意思。」

「啊,好可惜喔!我覺得妳們挑石頭的眼光這麼好,如果賣純色的手珠應該品質也很棒。」

可是這樣就會被拿去跟其他人比價錢啦!為什麼要沒事找事作啊~

「嗯……目前還沒那種打算就是了,不好意思喔!」
「沒關係,希望以後有機會跟妳們交易~」
「希望囉!」


紫龍晶/磷紅鐵礦/藍線石/方鈉石/藍蛋白石/多色純銀手珠

「說說您好,貴社團許多手鍊我都很喜歡,不過沒有一直辦法決定要買哪一條,不知道能否跟您買這張圖片裡的A珠5顆,然後這張圖片裡的B珠5顆,這張圖片裡的C珠3顆… blablabla…」(總之就是想要買ABCDE五種珠子)

「不好意思,我們不賣散珠也不賣材料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第三個!第三個啊啊啊啊!!!!

說說要崩潰了。

「那請問可以把ABCDE按我剛剛說的數量用彈性線串一條手珠嗎?不用排列沒關係,串在一起就行了。」

拜託,以為換了湯就看不出來是同樣的藥嗎?

「不好意思ACE孔徑都很小只能穿鋼絲線,而且老實說我覺得這五種石頭放在一起搭不起來。」

「那沒關係,用鋼絲線穿好了。」客人也轉得很快。「為什麼搭不起來呢?石頭都蠻漂亮的啊?」

「這個其實跟石頭本身美醜無關……」說說覺得頭有點疼。「像A是車輪珠C是扁圓珠,偏偏A還比C大顆,兩個放在一起感覺就不太協調。然後B跟E放在一起,E的顏色會被B打死,一整個悲劇……blablabla……」

經過說說認真的分析,來問的客人思考了會兒,得出了結論。

「看起來好像只有ABD三個可以互搭喔?」

「差不多是這樣。」

「那可以幫我串幾種ABD珠不同排列跟數量組合的款式嗎?我想比較看看感覺有什麼差異,然後也麻煩順便都報一下價,謝謝~」

當妳祖媽很閒嗎~~~~ (請搭配火山爆發的音效)

說說忍著滿肚子火,斟酌了一會兒才回話。

「不好意思,如果想要看效果,我可以挑幾種組合串在一起合照讓你作比較,但是報價就沒辦法了,因為在沒串好成品之前我無法知道自己到底用了多少材料,更何況我都還不知道你的手圍,要怎麼估價呢?如果您有預算的考量,可以直接告訴我預算的範圍,我可以先看看哪種組合會超過……」

可能感受到說說文字裡潛藏的殺氣,對方回了句「好,我再想想」之後就沒下文了。


等隋汴回到家,說說立刻撲上去開始狂吐苦水。

「天哪!我明明社團標題都強調是『設計』!『設計』了!就是告訴大家我們在賣設計過的飾品啊!為什麼今天一堆人跑來找我買材料啊!!!」

「他們大概覺得這樣比較便宜吧,一種去牛排館點餐嫌太貴,乾脆問能不能買人家的牛肉自己煎的概念。」隋汴抱著說說輕拍她的背哄著。

「那你說,有人會看了畫家的畫說『哇!我覺得你畫得很好很漂亮,所以可以跟你買顏料嗎?』看不起人嘛!要買就跟我買畫啊!然後不要跟我規定什麼顏色只能畫幾筆,還要我按照用的顏料比例跟他報每幅畫的價格,這樣搞怎麼創作啦!奇檬子都沒了怎麼做得出來!」

隋汴想了想,忽然冒了一句。

「那下次妳要跟他們強調妳是美術系畢業,不是設計系出身的。」

「咦?」說說睜大眼楞了一下,過了會兒恍然大悟。「哎呀!對喔!我懂了!」

於是她決定把社團標題裡的「設計」改成「創作」了。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和孩子的對話:摺紙事件

兒子的摺紙機器人作品

家裡兩個小朋友都喜歡摺紙,有時候去百貨公司吃飯兩個衝書局都是為了看有沒有最新的摺紙書,基本上他們現在看的摺紙書複雜程度已經不是我有辦法輕鬆搞懂的了,同學們也都覺得他們超厲害。

不過伴隨而來的問題就是老大班上的同學經常會要老大幫他們摺東西,說「幫我摺」其實就是「摺給我」,有時候老大說不要或者沒空還會一直纏著不放,搞得老大很困擾  (當然也發生了一點事情,這裡就不提)

按照這個社會一般的想法,大概就會告訴老大說「啊你就不要在學校摺紙啊!不然同學都會來找你麻煩,反正在學校乖乖唸書就好,摺紙什麼的回家再玩就好。」

而且茶包也真的聽到這樣的意見(不是老師講的啦),可是兄弟我就很火啊,怎麼又是那種出事先檢討被害者的狗屁邏輯,所以我就告訴老大一個解決辦法要他去試試看,然後這週開始實行雖然才兩天,已經沒有同學再來煩他了。

很簡單,我只要他一律對來凹摺紙的同學說:

我爸爸說以後我幫人摺一次紙要收五塊錢。

星期一的時候剛開始還有人跟他殺價說「一塊錢!」但是老大謹記我說絕對不給殺價,後來有同學說「那我跟你買一個,可是我今天沒帶錢。」老大說「那你就明天再拿錢跟我買。」

結果昨天說要買的人也沒來買,於是老大就落得清靜,可以安心摺自己的紙了。

呃,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有人打算指著茶包的鼻子大罵小孩子就教他們那麼功利的想法,果然是奸商  blablabla…… 
啊我是生意人,不從小教小孩怎麼做生意,難道他們長大就忽然自己會了嗎?而且我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教育,於是週一晚餐的時候我有跟兩個小朋友認真的討論這件事情。

我問孩子們為什麼一開始大家都纏著哥哥要摺紙,但是一聽到要收錢人就跑光了?說穿了就是免錢的東西人人都想要,跟自己喜歡不喜歡無關,而是看別人有自己也就想有,可是一旦要他們花錢很多人就受不了,因為他們的心裡五塊錢可以買比這還有價值的東西。

哥哥很會摺紙,所以大家都來凹他摺紙,但是這對哥哥很不公平啊,原本只是打發時間的興趣,被搞到吃午餐也不能好好吃,下課還要幫人摺紙,而且那些人拿到哥哥摺的作品也不會感謝他啊,好像哥哥應該幫他們摺一樣,這樣對嗎?所以我們要讓他們知道,要哥哥花時間幫他們摺就要付出相對的代價,不然哥哥的同學都會認為哥哥幫他們摺紙是理所當然,可這是不對的。

然後老大就問我,他今天有同學真的想買只是沒帶錢來,我跟他說可以給你一些新的色紙帶去學校,如果你同學隔天真的要花錢買就用色紙摺給他,而且要用心摺,摺好還要跟他說謝謝,希望他可以珍惜你的作品。

至少花他們自己錢買的東西,應該比較不會像免錢的那樣兩三下就丟垃圾桶還是地上吧?你想看到你辛苦摺的東西被人當垃圾嗎?

老大當然搖頭說不想。

(結果小的在旁邊放砲說「安親班就有人把他買的什麼玩具丟垃圾桶啊」  XD)

我跟他們說,爸爸希望你們的同學能夠明白這些技藝是有價的,你看一路讓你們買書買色紙也花了一兩千塊有,他們只要花五塊錢就可以得到你練習了這麼久才能作到的東西,如果今天是在外面有人一樣摺紙來賣,你覺得會只賣五塊錢嗎?

兄弟倆都覺得應該不只五塊錢,於是老大興沖沖的開始幻想他以後可以靠摺紙一天賺多少錢,But現實是殘酷的,隔天就再也沒人跟他提到摺紙的事情,連先前說要買的人都沒下文了,立刻澆了他一頭冷水。

不過那天晚餐我們後來一路聊到如果要靠摺紙賺錢,應該要怎麼定價啦,一天要賣多少才能吃飽飯,去哪裡擺才比較有機會賺錢,我一邊丟問題他們倆個就一邊想,順便出題目給他們算數學(例如一天餐費300元,摺紙一次30元,那要摺幾次才賺得到之類的),果然跟錢有關的事情兩個小鬼腦筋就很認真的動,該說茶包教育成功嗎?哈哈。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動搖的茶包:Zachery Process 的綠松石(1)

因為底下的文章落落長,直接先懶人包歸納重點:

  1. Zachery Process 優化綠松石原礦茶包頭一次看到的時候完全分辨不出來
  2. Zachery Process 非灌膠非染色而且儀器也不見得可以鑑定,一般用於質地好的綠松石
  3. 一想到說實話的後果可能就是每次賣顏色漂亮的綠松石都要被問是不是經過 Zachery Process,茶包煩惱到都不想賣綠松石飾品了
  4. 「號稱」天然無優化無處理的偽綠松石 vs.「保證」有優化的天然綠松石,Dochi?


其實寫這篇蠻掙扎的,因為就怕到時候被人斷章取義搞個聳動標題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然後還說是我講的),不過我覺得自己既然要賣相關的東西就有責任說清楚,客戶們要怎麼去想怎麼去解讀就不是我的事了。

茶包因為過往在台灣買綠松石飾品材料中標太多次,後來只敢在國外礦展進美國的綠松石,像睡美人(Sleeping Beauty)、金曼(Kingman)等,不過一直以來會被問的通常不是真假,而是有沒有優化?有沒有灌膠?我們自己是習慣綠松石的材料要做飾品上架前會先抽樣泡幾天丙酮測試,有些會找樣本敲開來看內部,有時候真的不放心就送鑑定(當然不可能全部都送,那個費用太傷了)。

在這過程中也是真的被我們發現過有魚目混珠的,這些有問題的東西安妮有時心血來潮還會拍照跟大家分享,我們不怕人知道自己進到有問題的東西,只要我們沒讓那些到客戶手上就好,如果真的有那我們也會想辦法退款回收。至於鑑定的結果無法明確證明有灌膠的天然綠松石,客人問有沒有優化還是處理的時候我都會說是天然沒有灌膠沒有染色,這也是我所能承諾的部分。

但是今年在土桑和一間專賣綠松石的美國廠商聊過也逛過他們攤位之後,當下受到蠻大的震撼,讓我動搖到差點不想再賣綠松石有關的飾品,後來跟安妮談了一陣子才決定繼續賣,為什麼呢?

這間綠松石的店家雖然每年都路過,但是從來沒有認真停下來看,這次心血來潮和安妮多逛了會兒,我看到有一張桌上擺了許多美國和墨西哥不同產地的綠松石原礦而且品質都不錯,興奮之餘就挑了一些,就在這時候安妮拿著一張廠商給的說明卡過來問我上面寫的東西是啥意思,當下一整個驚嚇,跟安妮解釋完之後趕快拿著手頭的原礦去問旁邊的現場人員「這些也是經過 Zachery Process 的嗎?還是只有另外一桌上的才是?」

然後聽到回答心都涼了:「喔!這裡所有你看到的通通都有經過 Zachery Process!」

之前在找綠松石優化的文章時看到過「Zachery Process」的說明,這次遇到的美國店家正好是目前擁有這項技術專利的廠商,因此他們毫不避諱、大剌剌地告訴你「嗨!我們家的綠松石通通有優化處理喔!而且那個優化技術還是我們家的專利耶!」然後同時還提供了從處理過的原礦到成品給你去參考,得感謝他們的誠實,讓我有機會長見識。

茶包必須承認一件事:「在那當下我真的看不出來它其實被處理(優化)過。」

經過 Zachery Process 處理的天然綠松石原礦依舊保留原始母岩及共生礦(如黃鐵礦),表面也沒有膠痕或者染料殘留,我敢說大多數人都會認定是天然無處理,連我也是在廠商提醒之後開始仔細觀察這些原礦和我過去買過的綠松石原礦有何不同才逐漸比對出差異,但是對於連天然無處理原礦都很少看到的一般買家來說,那點細微的差別有跟沒有其實沒兩樣。

關於Zachery Process的細節因為是專利所以不公開,但目前知道的是不像灌膠之類有添加其他物質進去,綠松石本身的物理性質不受影響,卻能夠增艷、增加緻密度和光澤,顏色也較穩定不容易改變。

重點是,這種處理方式一般用在質地好的綠松石上,不是拿顆綠松石渣來做個 Zachery Process 就會變成頂級綠松石啊。

就在茶包還在猶豫是否要拿這批優化綠松石原礦時,安妮挑了一把墨西哥 White Water 的綠松石條珠過來問我要不要買,當下天人交戰。

Zachery Process 優化的墨西哥 white water 綠松石

「老婆,你知道以我的個性回台灣之後要賣這批一定會告訴客戶它有處理,可是妳覺得會不會造成反效果,變成只要以後我們賣顏色漂亮的綠松石都會被質疑是不是有經過這種優化?」

「那這種優化鑑定得出來嗎?」安妮問。

「GIA 之前的報告是說處理過的成品跟天然綠松石只有某個元素比例有差異,其餘物理性質、成分什麼的都相同,而且不夠專業的儀器還不一定分析得出來,因為它就是天然的綠松石而且沒有灌膠染色,只是透過處理讓它原本的結構更緻密然後顏色也會更漂亮、更穩定這樣。」

「是喔?所以送鑑定所也不見得知道有沒有經過處理……」安妮想了想。「哎!反正它是天然不是人造的就好啦!我們就公開說這批有處理不就得了?反正有熱處理的紅藍寶跟丹泉石大家還不是照買?」

「問題是台灣的客戶寧可買連綠松石都不是的仿品也不願意接受有灌膠的天然綠松石,那你覺得他們有辦法接受這種處理過的天然綠松石嗎?」

「那所以我們不要賣囉?可是這樣不公平吧?為什麼我們誠實告訴大家有處理卻要擔心沒人買被懲罰,然後那些賣假貨的照樣賺飽飽?」安妮有點不爽。

老實說我也很無奈,可是這個社會做生意比的不是誰比較誠實,而是誰的胸脯拍下去聲音比較大,誰的「保證沒問題」比較大聲,誰開出來的價錢比較便宜,不然哪來那麼多黑心店家?

「而且老婆,妳知道我現在已經動搖到開始懷疑以前賣的綠松石飾品哪些有經過這種處理,雖然問那些老外他們每個都馬跟我說『It’s nature! No stabilized! No dyed!』,問題是就算他們真的作了這種優化也不會告訴你,因為我剛剛問廠商,他們說那是他們的專利,只有他們可以宣稱自己的是 Zachery Process,其他人就算山寨了也不敢公開免得被告。」

「那怎辦,以後我們不要賣綠松石手鍊了?」

「也不是說不要賣啦……唉,不知道,我真的很沮喪。」

「也只有你會為這種事情沮喪啦,換個廠商保證掃一堆回去掛保證天然無處理優質綠松石大家搶光光!反正說清楚講明白,我們也沒騙誰不是嗎?以前賣掉的我們至少確認過沒有灌膠染色送鑑定是天然的,啊我們又不是專門做寶石鑑定的,連這種鑑定所都不見得有把握的事情也要攬在自己身上,會不會太龜毛啊?」

「…………」

於是我們還是進了這批保證有 Zachery Process 優化處理的綠松石,就不知道市面上一堆「號稱」天然無優化無處理的偽綠松石 vs「保證」有優化的天然綠松石,消費者會選哪一種?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隋汴說說:一切攏係假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事情是從一張網路圖片開始的。

某天隋汴從朋友分享在臉書上的水晶圖片當中看到一張水晶水彩畫,說說瞄了一眼後稱讚畫得蠻不錯的,然而隋汴卻眉頭一皺,覺得事情並不單純。

「等等,我應該有看過這顆水晶的照片。」

這年頭 Chrome 瀏覽器有一個很實用的功能,只要對著圖片按右鍵叫出選單,然後點「透過 Google 搜尋圖片」,一搜下去很多事情的真相就浮現出來了。

這個是範例圖片,範例圖片!圖片是茶包的啦!

雖然搜尋結果是沒有完全相似的圖片,但是底下列出的相似圖片裡有一張照片立刻吸引了隋汴的注意,點開一看,說說驚呼「欸?這張照片裡的水晶跟那張畫好像喔!」

「不是好像,根本是同一顆,但我肯定不是他的,因為這張照片其實是國外某間礦商網站的。」隋汴把手上的麵包放下,開始發揮工程師的求知求是精神,把兩張圖丟到影像處理軟體裡面一疊合,發現邊緣完美的重疊在一起,他忍不住笑了。

「所以這是怎麼回事?」說說有點不明所以。

「喔,沒什麼,就有人把網路上的水晶圖片丟進PS弄個水彩濾鏡的特效之後當成自己畫的東西貼上來啊,最妙的是還在說明強調那是他的『水彩畫』作品,應該是水彩畫濾鏡作品才對吧。」

「不會吧?用PS可以弄得這麼像?」

「這年頭濾鏡的功能可厲害了,我用手機示範給你看……」

隋汴找了張之前拍的花邊捷克隕石照片,丟進手機的 App 裡面選好濾鏡後輸出,說說一看。

左邊是原圖,右邊是手機 App 輸出的結果

「哇!這個效果也太夢幻了吧!不說我還真的以為是高手畫的。」

「這年頭網路上一堆國外畫家放自己的作品上來都還要附個作畫的影片還是縮時攝影,就是怕人以為他們靠濾鏡還是電腦繪圖啊。不過這張圖就太扯了,你跟我說是用水彩筆畫的作品打死我都不信,那個邊緣的線條也疊的太完美了,總不會是先把照片輸出之後再把水彩紙疊在上面照著描吧?就算是,人手描的還是多少會有誤差,能夠像這樣精準到不用縮放就可以讓兩顆水晶在圖片裡的尺寸完全相同還能確實疊合,最可能的解釋就是他直接拿這張圖去套濾鏡。」

「這也太扯了,如果單純拿照片來臨摹沒啥問題,可是這樣搞就有點過分了。」說說也皺起了眉頭。

「之前不是有新聞說有學生把別人的作品影像處理一下拿去投稿還得獎的?好像還有人把哪個畫家的作品貼在自己臉書當自己的畫作,反正這年頭只有沒有能不能,沒有敢不敢。」隋汴拿起麵包咬了一口。

「這樣搞有啥好處?」說說滿臉疑惑。

「可能會得到掌聲還是流量吧?好吧,我來看看這個人是在幹嘛的……」隋汴放下麵包開始認真研究。「喔,是在賣水晶的粉專啊?來看看他的相簿……」

一邊看一邊用著「透過 Google 搜尋圖片」,隋汴覺得自己像偵探似的,真相都無所遁形,卻又荒謬得可笑。

「哇塞!說說妳來看!」

「啥?」

照片裡是一張國外礦區的照片,還有個老外站在裡面,臉書說明是原PO的外國朋友,還講到兩個人聊天打屁的趣事。

「妳看喔,真相在這裡!」隋汴賊賊地笑著。

切換視窗後,畫面上出現一個國外知名礦物網站,裡面有著相同的圖片只是左右顛倒,說明是他們去礦區買礦的見聞,可是照片裡的老外名字跟之前臉書上寫的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真是太強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原PO交遊廣闊,真的認識國外礦主,如果他們知道這些好朋友根本都只是網路上隨手抓來的圖片,不知道作何感想?」

「哇哩~~」說說忍不住搶過滑鼠開始瀏覽這個神奇的相簿,邊看邊說著。「有些詐騙的人很喜歡宣稱自己認識什麼有名人還是跟誰有關係,想不到賣水晶也要搞這套,好競爭啊。」

「哎!這叫作包裝啦!這年頭想在網路賣東西就要講究包裝行銷自己咩,仔細想想,像我們這種有網路自閉症的還可以存活到現在真是奇蹟啊。」

「喂,你看,這顆他說是Not For Sale的紫水晶,你相信那是他自己的嗎?」說說眨了眨眼。

「請愛用『透過 Google 搜尋圖片』,謝謝!」隋汴繼續啃麵包。

過了一會兒。

「哦~~原來是國外收藏家的標本照啊!」說說也笑得很賊。

「欸,少看不起人,搞不好人家已經從那個收藏家手上買下來啦!」隋汴也笑了起來。

「買圖嗎?哈。」。

「而且如果有人真跑去問明明不是他的標本為什麼還貼上來,原PO還能大剌剌的說他只是分享美圖,因為不是自己的東西當然 Not For Sale 啊!你看多棒啊!我連他的藉口都幫忙想好了。」

「既然這樣我看下次你也在臉書開個 Not For Sale 專區好了,把國外一堆經典的礦標通通擺進去,後宮佳麗三千人,欸,三千顆,保證一堆人跪在電腦前面看,嚇都把他們嚇死。」說說揶揄著。

「才不要,真這樣搞我先被那些礦物同好罵死,人家敢,我不敢啊~~這圈子很小的,而且有些強者看過的標本太多,隨便一張就露餡啦!」

「你不會學那些粉專把他們封鎖就好?搞不好哪天記者就來採訪啦!台灣最狂最神秘的礦物收藏家,號稱收藏超過三千顆以上博物館級的經典礦物標本,鄉民通稱台灣礦物收藏之神--隋汴,讚吧!聽起來有沒有很潮、很爽?」

「不,一點也不爽,那根本是9487沒有狂好嗎!」

隋汴臉上滿滿黑線。


啃完麵包,隋汴有感而發地在自己的臉書貼了篇文。

「……如果你貼出來的收藏不是你的,你貼出來去過的地方不是你去過的,你貼出來認識的人不是你真正認識的,就算你賣的東西是真的,就算會有一堆人替你鼓掌叫好,我依舊覺得你的品牌是假的,你的形象是假的。」

只要是謊言就有被揭穿的一天,再多的包裝,如果心不正,一切攏係假。


然後說說看完忽然靈感一來,在底下回了段順口溜:「借了名牌穿,去租超跑開,欠債幾百萬,正妹上勾來。」

雖然是表面上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事情,但仔細一想還真的蠻相似,隋汴哭笑不得,只能回兩個字:「中肯!」

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茶包的水晶回憶錄:紫水晶篇

覺得現在玩水晶的朋友蠻幸福的,一來台灣進水晶的賣家多了,eBay以及淘寶也提供了更多的選擇,二來資訊比起當年也相對豐富,有時候在網路上看到許多水晶社團或者網拍都有Vera Cruz或者Brandberg的紫水晶,忍不住要感嘆這十年來的市場真的進步很多,想茶包剛入行的時候市面上幾乎只有巴西、烏拉圭的紫晶簇或者晶洞,茶包拿顆Vera Cruz出來就很稀奇了…… orz

早年 Yahoo Blog 剛開的時候,茶包和大千等一票同行以及水晶同好們在上面分享了不少水晶收藏,只可惜隨著 Yahoo Blog 關閉,這些珍貴的「史料」也就付諸流水了。想著想著,就忽然有個念頭想寫篇回憶錄,跟大家分享過去11年來茶包覺得值得紀念的經典水晶產區或者標本,就當作是另類的水晶考古吧。

因為茶包個人偏愛紫色,而且以我進過、收藏過的水晶來說紫水晶的比重也是最高的,所以當然擺第一位先回顧,這裡的年份以茶包去土桑的時間作紀錄,跟標本實際問世的時間無關。由於每個人心目中的經典標準都不同,更何況什麼都想寫到最後就會失焦,所以到最後只選了一小部份放進文章裡,然後邊寫邊感嘆曾經擁有過的美好……

2006 年

茶包頭一次去土桑展前,有客人託我找墨西哥的一種紫水晶,聽說在國外很有名,於是上網Google了一下,發現……

「有兩個產地耶,你是問Vera Cruz還是Guerrero的?」
「啥?有兩個?那就兩個都收!」

十一年過去了,想當初一開始查國外水晶網站說Vera Cruz礦脈已挖盡……騙人,Vera Cruz 的紫水晶至今還是持續有在流通,去年慕尼黑還出了一批新挖到的超大尺寸晶簇,嗚嗚我被欺騙的感情啊~

墨西哥 Vera Cruz 紫水晶

墨西哥 Vera Cruz 紫水晶

至於 Guerrero 的紫水晶,說它稀有就真的稀有,而且真的越來越少,有機會碰到好標本就別放過啦……

墨西哥 Guerrero 紫水晶

墨西哥 Guerrero 紫水晶

還有一個產區的標本至今依舊有在流通而且廣為人知,就是南非的仙人掌紫水晶,不過很奇妙的是,這個產地的仙人掌水晶經常被加工成 Aqua Aura 之類的鍍膜水晶,到底是為什麼呢?

南非仙人掌紫水晶


2007 年

因為 Vera Cruz 以及 Guerrero 紫水晶都是長柱狀的,茶包從此之後對於長柱狀的紫水晶就特別有興趣,2007 年土桑展頭一次看到保加利亞的幻影紫水晶簇,想當然爾也是非敗不可,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保加利亞的紫水晶在台灣的知名度始終拉不起來,或許跟它的產量太少有關吧。

保加利亞紫水晶

保加利亞幻影紫水晶

當然納米比亞 Brandberg 的紫水晶是絕對不能夠被忽略的,這個產區也是歷久不衰持續出產優質的水晶標本,多變的內含物以及雲霧狀的紫黑煙霧,以現在來說也算不錯的入門款,想當年在市面上也算很稀有,真是時代的眼淚……

納米比亞 Brandberg 紫水晶

納米比亞 Brandberg 紫水晶

此外 Brandberg 還有一種有趣的逆權杖水晶,俗稱「Crazy Quartz」,通常是白水晶底,但是逆權杖的頂端卻是紫水晶。

納米比亞 Brandberg 的 Crazy Quartz
納米比亞 Brandberg 的 Crazy Quartz

2008 年

2008年絕對是值得紀念的一年,因為這年讓我碰到了馬達加斯加的千層紫幽,這批紫幽真的是經典,當年有買到的朋友應該都很幸福(欸),因為2009之後都是零星出現,這幾年在國外礦物展基本上已經不見影蹤。

馬達加斯加千層紫幽

同一年還邂逅了印度 Tamil Nadu 這批神奇的魔杖,只可惜2008之後也是越來越短,現在市面上大部分的標本只是勉強看起來有個大頭而已,至於另外一張照片裡那種紫晶簇現在也是很難看到了。

印度權杖紫水晶

印度權杖紫水晶

加拿大的 Auralite23 這幾年在水晶市場很熱門,但事實上雷灣的紫水晶已經在市場出現很久了,果然有高人炒就有差,這個產地的紫水晶因為裡面包裹的紅色的赤鐵礦,所以會呈現紫帶紅甚至整個表面都是紅色的外貌,茶包特別喜歡表面亮然後赤鐵礦不要整個包滿的標本,那種紫紅相間的色彩特別有魅力,反而整個包滿了之後看起來就像紅水晶了,萬一表面不夠亮,看起來超像被吐了檳榔渣… XD

加拿大雷灣紫水晶

2012 年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一下子就從 2008 跳到 2012 是怎麼回事... XD

其實中間這四年還是有一些新的紫水晶產地,也不乏只出現過一次的產區(例如美國加州Kingston Mts、澳洲SGS),不過真要說一出現會讓大家覺得眼睛為之一亮的,應該就是摩洛哥這批沙漏紫水晶,雖然表面通常不夠亮,但是裡面沙漏狀的紫色幻影倒是讓人耳目一新,拋光後整個質感會很好多。

摩洛哥沙漏紫水晶

2013 年至今

這幾年的紫水晶基本上就是靠著一些舊的知名產地在撐,已經很少有一出來大家眼睛會為之一亮而且又有量可以搶購的新產區標本,大家能夠體會茶包之前幾年一直賣 Vera Cruz 跟 Brandberg 賣到懶得上架的心情嗎?因為沒有新鮮感,連我自己都興奮度不足… orz

然而現實就是這樣,偶爾有些特殊的紫水晶標本加減收加減賣,有時候真的很懷念 2010 之前的土桑…… T_T

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隋汴說說:長輩五四三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因為說說經營飾品社團,偶爾會拿些在國外買的墜面或者戒面在台灣請人鑲,所以有時隋汴在玉市擺攤也會順便幫說說收鑲回來的成品。

金工鑲台,不是靠膠固定的純銀墜子

遠遠看到合作的金工師傅走過來,隋汴揮揮手打個招呼。

「今天擺這邊啊?」年輕的師傅擦擦汗,坐下來後邊翻包包邊問。
「是啊,畢竟不是固定位。」
「這些是上次的東西,你檢查一下。」

隋汴把幾個純銀墜子和戒指從夾鍊袋裡拿出來翻了翻,確認一下沒有瑕疵後點點頭,拿出皮夾把款項結了。

兩人閒聊了一會兒,年輕的師傅忽然嘆了口氣。

「怎啦?」

「上禮拜家裡有長輩來,聽說我在做金工,就在那邊對我爸媽五四三說什麼做工不好啦,幹這行沒出息啦,叫我趕快找間公司進去想辦法爬到管理階層比較實在,而且最好是大公司。」

「這種鳥話你信?」

「當然不甩啊。」

「讚。」隋汴比了比大拇指。「下次你就回說『我現在是管理階層沒錯啊!因為我是自己的老闆!』啊!對了,你記得去印個名片上面就寫你是 xx 金工工作室負責人,不然就是執行長兼營運長,這樣感覺有沒有比較屌?拜託,管理階層又不是想當就能當的,林北在公司混到現在還不是在幹工程師,倒是我上面的傢伙已經換過三四個,所以說管理階層也不見得比較穩定啦。」

「哈哈哈哈……」師傅笑了起來。「那個長輩還說接單收入不靠譜,領薪水比較實在……」

「哇靠!所以台積電跟鴻海是都不接訂單光靠人發薪水給他們公司嗎?這年頭有本事的人單根本接不完啊,大家還得排隊等勒。」

隋汴喝了口茶,繼續口沫橫飛。

「那種看不起專業的人真的去當管理階層,就是典型會把優秀基層逼走的爛咖,什麼都不懂又看不起人,以為當個主管就很了不起,幹,我真想知道你那個長輩是混哪的,管理階層是爬得有多高啦!」說著說著,隋汴火氣一整個上來。

「欸,雖然說是長輩,其實我也不熟啦,好像是我媽在哪邊認識的朋友……」

「啥?跟你不熟還可以在那邊鬼扯喔?」

「沒辦法,人家覺得自己是『長輩』啊!」

「嗤!」隋汴冷哼一聲。

「有時候我覺得很奇怪,每次看那些教人求職還是勵志的文章都說要選自己有熱情的工作,可是等你真的選了自己喜歡、有熱情的工作,一堆人又有意見了,一下子說沒前途,不然就是別的工作比較好,可是我就喜歡作金工啊,我對作金工很有熱情啊,奇怪這樣也不行。」師傅說。

「哎唷,我說那些人就是酸葡萄,很可能他們一輩子根本沒對自己工作的工作有啥熱情,所以他們都覺得別人對工作有熱情是假的,一切都是他 x 的業障重啊!」

「哈哈哈哈……」

「說真的你要加油啊,現在肯認真做這些工的人越來越少,別說金工,連磨石頭跟打洞的師傅也越來越難找,我都很怕萬一哪天現在合作的師傅退休,到時候要重新找個功夫信得過的真不知道上哪去生出來。」

「是啊,我印象中之前有新聞說一些銀樓在說月薪十萬還找不到師傅,老師傅也找不到學徒,再這樣下去很多技術都要失傳,可是新聞講歸講,真有人去學還不是照樣被看不起?一邊喊缺工一邊說作工的都沒前途,誰肯去做啦~~」

「等等,月薪十萬?喵的,兄弟你去哪學金工的介紹一下,我看我趁現在準備轉行好了,就算會被長輩看不起,一個月有十萬我也願意啊!比我現在的薪水高太多了!」

「呃……」年輕的金工師傅有點呆滯。

隋汴,你是在開玩笑的,對吧?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隋汴說說:真的假不了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老闆,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

「請說。」

「我看你這個標籤寫人造藍寶石,意思是說它是假的藍寶石嗎?」客人指了指桌上的人造藍寶石標本。

美國人造 Chatham 藍寶石

「喔,它是真的藍寶石,只不過不是天然形成而是人造的。」

「欸,人造不就是假的嗎?」

「不不。」隋汴連忙搖搖手「『假』的意思是『它不是那個東西』,也就是說我拿一個不是藍寶石的東西跟你說是藍寶石,那才是假的。例如我拿著砂糖跟你說是鹽,那當然就是假的鹽,沒錯吧?」

看著客人有點迷惘的表情,隋汴繼續追加說明。

「但是假設有人拿著超商賣的食鹽宣稱天然岩鹽來賣,我們知道那當然是在騙人,但我們頂多可以說他賣的鹽不是天然的,卻不能說他賣的不是鹽,要是公開說他賣假的鹽搞不好還會挨告,因為那的確是鹽。萬一法院看證據的時候只看鑑定結果真的是鹽,那挨告的人先前公開說那不是鹽不就糗了,搞不好就得要賠償勒。」

「所以說只能講那個人賣的不是真正的天然海鹽。」

「對。但就不能說那不是鹽,差一點就差很多,因為定義上不同。」

「欸…這樣說我好像有點明白了……」老兄你真的懂嗎?「所以這個是人造的藍寶石,不是假的,我知道了。」

OK,至少結論是對的。

「Yes,以前是有人會拿藍晶石啦、菫青石或者丹泉石當藍寶石的仿品賣,那才就真的可以叫做『假』的藍寶石,不過那也是刻面裸石才容易混水摸魚,這些寶石的原礦差異很大,一眼就看得出來。」

「那老闆我還是想請教一下,我看你桌上人造的藍寶石價錢好像比天然的還貴,可是人造的東西既然可以大量生產,照理說價錢應該會比天然的便宜得多不是嗎?」

「話不是這樣說,人造不代表便宜啊,合成寶石不像我們以前作實驗養食鹽還是蔗糖結晶那麼簡單,拿個杯子弄個過飽和溶液綁根頭髮就搞定了,如果這麼容易那政府還不來搞個全民大養晶,台灣從此變成人造寶石王國,再創經濟奇蹟……」

隋汴嘿嘿地奸笑了一會兒,然後「靠」的一聲。

「別鬧了,就算是人造的合成寶石,原料、機器設備都要砸錢,有些還要花相當的時間。像這顆 Chatham 的人造藍寶石,你別看它小小的,但實際上它長到這個大小可能花超過一年以上的時間,在這中間花的電費是錢,監視鍋爐的人力是錢,花一堆錢做出來的東西結果要便宜賣,然後全部賣光還不一定回本,是你幹不幹?」

「當然不幹啊。」

「所以那些做人造寶石的才不會笨到把價錢開很低去搞自己,更何況這些人造寶石通常都是模仿高檔級數的,如果天然的藍寶石晶體跟這顆標本一樣顏色、淨度、大小,價格不見得會比人造的便宜,那是因為我桌上天然的剛好等級比較差,價格比較低,才讓你有那種人造比較貴的錯覺。」

馬達加斯加藍寶石

「原來如此。謝謝你的說明啊。」

客人拿起天然跟人造的藍寶石比較半天,最後還是通通放回桌上,跟隋汴打聲招呼之後就離去了。

也許他真的覺得人造的藍寶石很漂亮,但是一想到不是天然的就很掙扎。反正這種事情不勉強,事前有說清楚講明白就好,大家心裡不要有疙瘩。

於是隋汴伸伸懶腰,拿出手機滑呀滑,繼續消磨顧攤的無聊下午。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隋汴說說:拉利瑪沒有真相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怎麼辦,我覺得被老外坑了耶。」說說一臉鬱卒。

「啥?什麼被老外坑了?」隋汴心頭一跳,想說該不會什麼東西去買到整批假貨吧?

「就拉利瑪(Larimar)啊,上次出國買的那批有夠貴,結果還被客戶嫌說不夠漂亮,你看人家網路上賣的拉利瑪一個比一個還藍,重點是還不貴,到底是我們被坑了還是他們有啥特別的管道?」

說說打開電腦,秀出網拍上一整頁的拉利瑪飾品,指著其中一件商品。

「你看這顆墜子顏色超夢幻的!連我們在國外都很少看到這種級數,可是台灣到處都有,到底是為什麼?」

「唔……」隋汴接過滑鼠,點了幾個頁面進去研究。

「欸,你猜會不會是染色啊?」
「嗯…不像,我想不是染色。如果是染色,白色的紋路那邊應該加減看得出痕跡。」隋汴想了想,決定作個實驗。「你手頭的拉利瑪拿顆給我。」
「喔。」

接過說說拿來的拉利瑪,隋汴找了張白紙把石頭放在上面,然後用他在拍礦物的相機拍了一張照片,然後又用手機拍了一張照片。

相機拍的,手機照片與實體的對照(原始圖檔)

「你看這樣的顏色像不像網頁上的?」

「哇!有像!我都不知道原來我們家的拉利瑪拍起來這麼好看!可是這顏色太藍了吧?你有用什麼特殊設定嗎?」

「沒有,就相機和手機本身預設自動拍攝的設定而已。」

「欸?」

「我以前不是跟你說過拉利瑪拍出來照片一定會跑色,所以要做點色調的微調嗎?」

「喔,有,所以我現在處理拉利瑪的圖都會照你說的設定去調整。」說說忽然迸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耶!?難道那些照片那麼漂亮其實是沒有校色的關係嗎?」

「對……而且保證無後製無調色,相機直出無修圖喔。」隋汴作了個鬼臉。

相機拍的,手機照片與實體的對照(實體部分校色後)
「啊!難怪前陣子有朋友問我,為什麼看一些直播的水晶飾品明明東西很普通,就拉利瑪特別漂亮,原來是這樣!」說說雙手一拍,像發現新大陸似的。「我等等告訴他!」

看說說興奮地敲打鍵盤,隋汴只是笑笑的相機拿去歸位,一邊心想。

「所以說,像我們這樣還要把圖刻意修回帶點綠色調的其實是笨蛋吧,搞不好照片貼出去還會被人吐槽說你看你社團賣的是什麼啊?那級數我們早就不屑啦!哈哈哈(註)……」

註:請參考「草東沒有派對」『大風吹』歌詞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隋汴說說:白馬非馬?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下雨的週末,坐在攤位上覺得自己都快發霉了,好不容易有個陌生的客人停在攤位前面,隋汴立刻起身熱情招呼。

「老闆,請問你有藍寶石的原礦嗎?」
「喔,有啊!你要哪個產地的?」
「可以都看看嗎?」

隋汴低著頭在攤位上搜尋了一下,挑了幾個標本出來。

「這裡有馬達加斯加的,緬甸的,還有斯里蘭卡的,參考看看。」

客人拿起標本端詳了一下,感覺有點猶豫。

緬甸藍寶石晶體

「欸……老闆,你這些只是剛玉,不是藍寶石啊。」
「蛤?」隋汴傻住了。
「你這些剛玉的顏色太淺了,不夠藍啊~」

 顏色太淺了,不夠藍啊~
  顏色太淺了,不夠藍啊~
   顏色太淺了,不夠藍啊~

 (因為很刺激所以要說三次)

糟糕,到底是嘲諷還是認真的?隋汴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通常客人這樣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家裡高檔藏品很多,一般檔次的東西他看不上眼,所以嫌這些不夠藍就情有可原,另外一種就是搞不清楚狀況,以為藍寶石一定都很藍,像市面上的裸石那樣。

「你要多藍的?像切面裸石那樣藍的嗎?」隋汴決定試探性的問一下。
「是啊,藍寶石不就應該是那麼藍才叫藍寶石嗎?」客人一副理所當然。「上次有老闆跟我說剛玉裡面只有鮮豔紅色的叫做紅寶石,不夠濃的粉紅色只能叫做粉紅剛玉,藍寶石也一樣,不夠藍的也只能叫做剛玉,不能叫做藍寶石。」

等等!是哪個老闆跟你這樣說的!(真是個人才啊!)

隋汴都快暈了。

「前面紅寶石那段沒錯,可是後面藍寶石那段就有問題。」為了取信客戶,隋汴拿出手機上網找了個介紹寶石的網頁,裡面寫著:『藍寶石是剛玉中除了紅色的紅寶石外,其他顏色寶石級剛玉的通稱。』

「所以說,藍寶石不一定是藍色,剛玉只要是寶石級又不是紅色的一般都叫做藍寶石。」

「可是這樣很奇怪啊,難道黃色的剛玉也叫做藍寶石?」

「其實是這樣沒錯,就叫做黃色藍寶石。」隋汴點點頭。「我在國外礦物展看到黃色的藍寶石飾品英文都是寫Yellow Sapphire,印象中幾乎沒看過賣家寫黃色剛玉Yellow Corundum。一搬來說在寶石級剛玉當中名稱會特別強調是剛玉Corundum的,只有蓮花剛玉Padparadscha Corundum,帕帕拉恰,其他不是Ruby就是Sapphire。」

「可是我也常聽到人家講粉剛、彩剛,不就是指剛玉嗎?」客人依舊一臉疑惑。

「欸……其實我也會這樣叫,不過這是有原因的。」隋汴抓抓頭。

「我想是因為大家每次跟客人介紹其他色系的藍寶石都要花力氣解釋半天為什麼不是藍色卻也叫做藍寶石,到後來乾脆就把不是藍色的藍寶石都叫做彩色剛玉比較省事,反正理論上也不能說這樣講是錯的。可是照那個老闆的說法,不是鮮豔藍色的剛玉就不叫藍寶石就有問題了,因為藍寶石其實是有明確定義的。」

「原來如此。那,請問老闆,除了攤位上這些藍寶石的原礦,你還有更藍更漂亮的原礦晶體沒拿出來嗎?」

「欸,抱歉沒有,以前有進過,都賣光了。」

斯里蘭卡藍寶石晶體

「哎呀!真可惜。有這麼大的嗎?」客人伸出拇指和食指比了個長度,隋汴嚇了一跳。

大哥!五公分長還有鮮豔藍色的藍寶石原礦晶體就算不透也不便宜啊!透的那就更甭提了。當然這些內心OS隋汴不會說出口。

「沒有勒,我進的都是一公分上下的小標本,那種尺寸的藍寶石晶體我看得上眼的基本上都買不起。」

「很貴嗎?」這不是廢話嗎~~~

「貴,就算我真的拼了一顆回來台灣,大概也很難賣掉吧。」

「唉,本來還想說能不能拜託你有機會幫我找一顆的,因為我女朋友九月生日,想買顆她的生日石當禮物送她,漂亮的藍寶石戒指買不起,想說原礦可能比較便宜一點。」

老大,就算你敢拜託我找,兄弟我也不敢接啊。

「欸,如果你想要那種大小的藍寶石晶體而且還要透要藍,我還是建議你去買個鑲小顆藍寶石的純銀戒指就好,真的,可以戴在手上又漂亮,我想她應該會很開心。」

「可是那種戒指的藍寶石怎麼確定是天然的?而且我要無燒沒處理過的,至少原礦應該比較容易看出來是天然的吧?」

隋汴不禁感嘆咱們台灣市場的標準實在有夠高,買個便宜的藍寶石戒指還要指定天然無燒無處理顏色漂亮,這樣的眼光,這樣的水平,真是放眼國際也是一等一呢!

「原礦也不見得就完全沒處理,我以前在國外看過一批顏色很藍很漂亮的藍寶石晶體,重點是價格還不貴,可是最後我一顆都沒拿。」

「為什麼?是假的嗎?」

「不是假的,是天然的藍寶石晶體,問題是那批的表面有點熔融的感覺,而且光澤也很奇怪,不確定是不是玻璃熔融填充之類的處理,反正我怕死就不敢拿。」

「嗯……感覺很麻煩,想不到漂亮的藍寶石原礦這麼難找。」

「本來就不好找,你想想,顏色漂亮又大顆的藍寶原礦是當標本賣還是切了當裸石賣賺比較多?」

「裸……石吧?」客人不是很確定。

「當然是當裸石賣啊,銷售管道比較多,價格也比較好,除非今天有什麼因素不適合做加工,例如內部裂紋太多或者晶體外型不容易取料,那當標本賣說不定價格比較高,這種情形下我們才比較有機會看到大的晶體流出來。當然,我也不排除有那種收藏家就是要買大顆漂亮乾淨顏色鮮豔的藍寶石晶體,人家錢砸下去就什麼都生得出來,不過我們只是一般人,就不用去想那種事情。」

「這樣說還蠻有道理的。」客人看來似乎想放棄了。「好吧,那我再想想看。」

「沒問題~~~」


馬有白馬,白馬非馬?

藍寶有彩剛,彩剛非藍寶?

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隋汴說說:通靈大嬸?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在前頭,故事裡的大嬸其實不知道是不是能夠通靈,只不過講話一下子帶天命一下子修行的,茶包忍不住想惡搞一下最近很夯的通靈少女一下而已。




某天擺攤,隋汴正和同行在閒聊,一位路過的太太停在攤位前面端詳了幾秒,又拿了幾顆石頭起來看看,然後作出讓隋汴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的結論。

「少年耶,你有在修行喔?」

「啥?」隋汴和同行當場黑人問號。

「哦,我感覺你桌上這些石頭的氣場很像修行人才會有的,跟一般人不一樣。」

「可是我沒在修行啊?」隋汴一頭霧水。

「那可能就是你天生有修行的資質,不然就是有帶天命。總之相信我,我看人很準的。」

欸,大嬸,你最近是通靈少女看多了嗎……

「哇賽!隋汴!我都不知道原來你有帶天命耶!」同行居然還在一旁幫腔猛虧,隋汴臉上三條黑線。

「掯,我的天命大概是兼差賣石頭啦!」低聲把同行吐槽回去,隋汴轉身和那位太太繼續對話。

「不好意思我是真的沒在刻意修行還是練什麼法門,所以應該不是你說的那種修行人。」

「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像你這種有天份的人如果能夠有人指點,修行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而且……」太太一直碎碎念說隋汴如果去修行應該不用多久氣脈就能打通、很快就能有感應之類的,而且臉上始終掛著一副很遺憾的表情。

隋汴眉頭一跳,喂,等等該不會接著說「這位小兄弟,看你根骨奇佳是個練武的人才,我這邊有幾本武功秘笈……」

這時太太還真的打開了皮包,不過拿出來的不是有著潦草圖案封面的武功秘笈,而是一張精美的名片。

「有時間的話歡迎來我們道場聽聽講、打打坐,反正相逢就是有緣,咱們都是修行人,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太太的笑容很真誠。「我是真心為你著想,你看你還沒修練就讓我以為你修行很久了,有這樣的資質白白浪費很可惜啊。而且修行對身心都有好處,生活也會比較平靜快樂……」

雖然不是很有興趣,隋汴還是禮貌性的接過名片。

「太太,感謝您的好意,不過我是覺得人活在這個世上本身就是一種修行,所以每個人都是修行人。我想每個人適合的法門不見得都相同,那我想我還是比較喜歡自己摸索……」

好不容易把太太打發走,之前被隋汴吐槽後就被晾在一旁的同行好奇的把名片拿過去端詳了一下,不過他也不知道名片上的道場是什麼來歷。

「對喔,隋汴,認識你這麼久,我還沒問過你信什麼教勒。」

「我?我什麼教都沒信啊,真要說的話大概就是睡教還是金錢教吧?」

「靠,那兩個教我也信啊!」同行推了一下隋汴。「不過那個太太說的修行你覺得是真的假的?」

「不知道,我又沒去他們那邊『修行』過。」隋汴還刻意把「修行」兩個字加重語氣。

「反正對我來說人生就是一場修行,面對奧客盡量不發脾氣是一種修行,業績不好還能保持正面積極也是一種修行,修行不是為了身心健康還是獲得什麼神通,也不是非得到某個場地作某些儀式還是練習才叫做修行。」

隋汴聳聳肩。

「有些人滿腦子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帶天命,好像來這世上有個聽起來很屌的任務然後有在修行就高人一等了不起似的,拜託!人生來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天命就是當好自己這個人,如果連個人都當不好了,其他的東西修行得再多又有什麼用呢?」

「人呀,光是活得像個人,活得像自己,那就是很困難的修行啊!這件事兄弟我可是每天修行,努力不懈啊!」

語畢,隋汴喝了口茶,然後笑著坐下和同行繼續打屁。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隋汴說說:一起直播吧?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隋汴的攤位前坐了兩個人,一個是來打屁聊天的同行,一個是默默看標本的客人。

「欸,最近臉書不是很流行直播賣水晶嗎?你要不要也試試看?」同行開了話題。「我覺得你這些礦石標本很特殊啊,應該會有不少人看才對。」

「唔…直播喔,可是平時我就沒自拍的習慣,要我對著鏡頭自言自語感覺實在很奇怪啊…」

隋汴摸著下巴,有點猶豫。

「你看像這樣在攤位上至少還知道自己面對什麼人,有對象講話好歹比較自然,可是直播要我對著螢幕還手機介紹東西,感覺就像在跟空氣說話……嗯…反正就很怪啦……」

「不然你可以找你女朋友跟你一起合作主持啊,不然就讓她當主持人你拍她也不錯。」

「我才不讓我女人拋頭露臉在網路上叫賣東西!」隋汴眼神閃過一絲殺氣。

「當我沒說。」同行很識相。

「不露臉,那出聲音也可以啊。」原本在一旁看石頭的客人忽然橫插一槓。

「別鬧了,連聲音都不行。」同行跟客人同時感覺到一股寒氣,心想這男人怎麼說到自己女人就翻臉了呢。

(隋汴內心OS:「萬一有奇怪的傢伙看了直播後偷偷跑來搭訕說說還得了!」)

「不過現在開直播的人太多了反而有點煩,有一次我臉書一開同時好幾個人在直播,而且還一堆不認識的,搞到後來我乾脆除了幾個特定賣家的直播其他的通通都封鎖掉。」客人把話題從敏感的方向帶開。

「為什麼不認識的直播還看得到啊?」同行問。

「應該是有他認識的人去對那個直播按讚還是留言之類的吧,你知道臉書很雞婆的。」隋汴說。

「對啊。而且有些直播超無聊,就一顆石頭擺在那邊動也不動,然後就底下大家在那邊留言,拜託,要這樣搞拍張照片還是錄段影片貼上來就好,不然弄個蝦皮下標還比較方便勒。」客人抱怨了一下。

(隔桌同行背後忽然一涼,想說上次直播好像自己也幹了類似的事情)

「但是像我就不太會弄網拍那些,照片也不像人家那麼會拍,感覺用手機錄影比較簡單,反正就對著東西照,介紹一下,就當作在網路上擺攤就好了。」同行倒是提供了另外一種角度的想法。

「但是直播也得要能吸引人看才有意義,不然弄了個直播搞半天沒人看東西也沒賣掉,不是搞心酸的?」隋汴對於搞直播還是興趣缺缺。「而且現在有些直播搞一元起標,自high半天然後結標價很低,這種事情一點也不划算吧。」

「哎唷,老闆,啊你真的相信那些人會笨到賠本賣喔?一定有人幫忙抬價啦,萬一價格太低就自己人標走下次再拿出來賣就好了啊。」客人忍不住吐槽一下。

隋汴嘆了口氣。

「其實就跟以前網拍一樣啊,我承認很多一元起標背後有人在抬價,但還是一堆人在衝一元起標啊。無論任何時候,低價噱頭就是有它的固有吸引力在。」

(隋汴此刻的內心OS:「大哥,這種事情我不能自己講啊,不然萬一被有心人拿去吐槽其他賣家,事情就大條了啊。」)

「我是覺得啦,把直播當成電視購物那樣弄比較好,反正就一次一批東西放上來嘛,大家直接看,有什麼問題當場問,要看什麼角度還是細節就直接看不是方便嗎?」同行倒是對於弄直播很感興趣。

「不過前提是你要有電視購物主持人那種促銷功力吧,然後畫面上還要有一支永遠忙線中打不進去的電話號碼。」隋汴忍不住要吐槽一下,三人同時大笑。

喂喂,這張照片千萬不要當真啊!


「也對啦,在臉書上誰喊加一都看得到,萬一等了10分鐘只有一個人喊,一點緊張感也沒有吧。」客戶附和說。

「萬一完全沒人喊,那才叫空虛寂寞冷啊。」隋汴說。

「可以找些朋友來幫忙炒熱氣氛一下啊……」同行和隋汴繼續聊著話題,客戶則是拿出手機邊看石頭邊滑,過了會兒客戶忽然開口。

「我剛剛想起來前幾天看到不知道哪間水晶的直播,不知道那個是老闆娘還是店員,拿著水晶墜子就在她擠出來的乳溝前面一直晃,害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要看石頭還是看她的溝。」

「挖勒,會不會太犧牲啊!」同行說是這樣說,兩眼放光的表情卻挺誠實。

「啊你看了多久?」隋汴立刻問到重點。

「呃……一開始當然覺得新鮮加減看一下啊,但是過了一陣子也就是那樣啊,反正石頭沒特別讓我感興趣就沒看了。」

客戶一副「你們把我當什麼人」的鄙視表情,但下一句話形象立馬破功。

「哎,跟你們說,有些正妹實況主更辣更正更清涼,還會跟觀眾互動,看那種還比較好啦!」

「掯!」隋汴和同行同聲表示不屑。

(然後同行立馬私下跟客戶詢問正妹實況主的網址)

(隋汴人格保證他絕對沒跟客戶問)

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隋汴說說:有圖沒真相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一天,說說收到社團成員的訊息。

「說說妳好,請問妳那邊還有海藍寶的珠子嗎?」
「有,妳要訂作手鍊還手珠嗎?」
「我想訂作手鍊,有比較好的珠子嗎?」
「手頭目前有的海藍寶珠子種類在社團相簿裡應該都看得到,可以參考看看。」

說說內心OS:「所以社團裡的珠子都不夠好嗎?哭哭……」

「相簿的我都看過了,有像照片裡這樣漂亮的海藍寶珠子嗎?」

說說一看照片裡的海藍寶手珠,頭一個反應就是「有妖氣!」但礙於不想當場潑冷水,她決定這樣回覆。

「不好意思我目前沒有也沒看過那種顏色的珠子,但是我可以用手頭的珠子拍出那種顏色的照片給妳喔!(笑臉)」

客戶回了個「了解」就沒再回話,天知道她看懂沒有。

平凡的海藍寶月光石手鍊
修圖之後妖艷動人


兩個禮拜後,上次的客戶又傳訊息來了。

「說說,我終於懂妳說可以拍出那種顏色的照片是什麼意思了。」

欸?妳真的懂了嗎?

「我後來訂了照片裡那批海藍寶手珠,結果實體的顏色跟照片差超多的,根本不是同一批啊!妳覺得這是同一批東西嗎?」

收到客戶傳來的兩張照片,說說也只能撓撓頭。

「如果是同一批,那就是賣家修圖過頭了,如果不是同一批,嗯,啊,欸……」

人家當初頁面都強調是隨機出貨了,不知道隨機的意思就是隨機出不是照片裡面的東西給妳嗎?照片裡那條永遠看得到吃不到,這樣才能釣魚啊!

「我有問賣家,他很堅持是同一批珠子……」

客戶又貼了她跟賣家的對話,總之就是她收到東西立刻拍照質問賣家說顏色也差太多了,根本不是同批珠子要退貨,對方就一直牽拖說保證是同一批,大概是客戶的螢幕顏色太鮮豔有色差所以才會blabla……

因為自己也是賣家,對於客戶和其他賣家之間的糾紛說說不太願意有牽扯,於是就嗯嗯喔喔的應付過去,總之等客戶牢騷發完也就沒事了。


等到隋汴下班回家,說說把之前和客戶的對話內容拿給隋汴看,順便哀怨平時拍照怕有色差得努力校色,還要每樣東西都有獨立照片,累得要死結果東西還不見得好跑,人家只要隨便PS一下修成神圖然後弄個隨機出貨就可以賣得嚇嚇叫,相較之下自己那麼認真到底是為什麼……

「哎唷,這種事情就跟網路上一堆正妹照一樣,明明知道那些照片很多都是P出來的,搞不好還圖不對人,一堆男生還不是前仆後繼甘願被釣?」

隋汴自以為這樣講有安慰到說說,沒想到說說立刻吊起白眼。

「齁……所以說,你常常在看正妹照嗎?」
「欸?」隋汴額頭開始冒冷汗,這個話題會不會轉得太快?
「不然你怎麼知道她們很多是P出來的?」
「喂喂,大人冤枉啊!那個是常識,是鄉民的常識!」
「哼哼哼哼,想要正妹照,我也可以P一張給你啊!」
「不用啦,妳保證物有對圖,不是隨機出貨~」
「哼哼哼哼……」

隋汴連忙裝死。

「啊,對了,晚餐吃了沒?走走走,我們出去吃晚飯……」

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隋汴說說:稀有動物

[虛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隋汴,說說的男友,假日兼職在玉市擺攤賣礦石,是對能量靈體等等毫無感應的麻瓜。

說說,隋汴的女友,在臉書經營自己的水晶飾品社團,有微薄到近乎不存在的感應。


隋汴這次出國採購進了些特殊的黑曜岩原礦,回台灣後就拿著礦料去認識的師傅那裡加工。

兩人拿著礦料研究該怎麼取料才能充分表現彩光,一邊討論一邊閒聊,師傅提起這陣子遇到的事。

「這陣子有一些客人拿他們的東西來給我拋光,不知道為什麼狀況很多,害我最近都不太想再接這種case了。」

「哦?」

「前幾天有客人送一顆舒俱徠的墜子來,說表面不小心刮到,結果我胖落伊(註1)啊,就奇怪,有的地方就是拋得亮,有的地方就是怎麼拋都拋不亮,而且一磨就碎,不是裂開喔,是整個呼去(註2)那樣。」

「大概是磨到灌膠的地方吧?」隋汴忍不住猜了一下。
「我嘛嗯災,但是以前磨的舒俱徠不會這樣勒。」

隋汴聳聳肩。

「後來有客人送草莓晶手鐲來,那個更詭異了,磨一磨顏色居然會退,客人問怎麼會這樣,我只能回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反正東西還是同一件,我也沒掉包嘛,客人就算了。」

「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後來其實也知道了,問題是有些話就不好跟客人說,萬一跑去跟人吵架結果把我拖下水,多衰啊。」

「是啊,這種事情真的很麻煩。」兩人心照不宣的交換了個眼神。

兩人一邊閒聊,師傅拿其中一塊料去切了幾刀,兩人就著切面討論應該抓什麼角度,然後隋汴告訴師傅大概要磨怎樣的造型、怎樣的大小,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反正你先磨一部份,好了就先打電話給我,如果料有什麼問題也先跟我說。」

「沒問題。」師傅抽了口煙。「是說像你這個黑曜啊,把我磨的工錢成本算進去好賣嗎?人家市面上的黑曜不是都賣得很便宜,你安捏甘伍坦(註3)?」

「喔,上次請你磨的那批黑曜都賣光啦。」隋汴拿出手機打開說說的社團,給師傅看了一下那批美國黑曜墜面的照片,全部都標示已預訂或者已售出。

美國加州電光藍黑曜岩

「真正特殊的東西還是有它的市場在,而且一個東西磨的好不好,外行人也許看不出來,但是黑曜的彩光有沒有抓到角度,拋得夠不夠亮,那種一眼就看得出來騙不了人的。」

「對啊,你的黑曜我都得用手工拋,不能像水晶那樣丟震桶就算了。」

「是啊,就是因為這樣我的黑曜才都送你這裡啊,胖欸金(註4)是很重要的,哈哈哈哈……」

隋汴收起手機,把玩起桌上的黑曜原礦。

「所以說怎麼說服客戶掏錢是我們要去煩惱的事情,反正我們會讓客人知道東西為什麼值得花那些錢,至少目前看起來還是有人願意買單啦。」

「安捏就好,現在水晶市場大家都在壓價,一堆人送件過來都要我把工錢再壓低一點,問題是我賺少了他們也沒賺得比較多,那大家在壓價是壓心酸的喔。」師傅悶悶的又抽了口煙。

「沒辦法,這兩年對岸一直倒貨過來,搞到一堆成品都快比料還便宜,說實話就算你工錢壓得再低也沒用,因為市場就崩了嘛。」

隋汴放下手上的原礦,表情認真的說。

「所以我從來沒壓過你工錢,都馬你說了我就OK對不對?畢竟像你們這些能把石頭磨好還是能把洞打好的師傅都是稀有動物,要認真保護啊,我不想往後磨個石頭還是打個洞都要送到對岸去,以前的經驗實在太悲劇了,往事不想再提啊。」

「稀有動物?哈哈哈哈……」師傅大笑起來。

「再怎麼說開車跑你這邊來回頂多一兩個小時,還能面對面溝通討論,量小照收又不偷料,只要出來的成品夠好,就算工比對岸貴都還是划算啦,很多人都不懂得珍惜,老以為只要找到最便宜的工就行了,問題是做出來的東西不好跑,成本再便宜都沒用啊。」

「不過現在的客人也不見得分得出工好不好啊。」

「所以我們這些賣東西的人要教啊,好東西看久了自然就會比較,等客人分得出好壞東西的差異,就自然懂得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

「你算有心捏,有些人才不管,反正東西賣出去換錢回來就好了。」

「我只是覺得這行錢已經很難賺了,沒必要把市場搞得更爛更糟糕。」

「如果多一點人像你這樣想就好啦!」

「我也希望啊。」隋汴雙手一攤。


回到家,說說立刻拋了個難題過來。

「有客人問我們能不能幫他送摔到缺角的墜子去重新拋光,怎麼辦?」

「跟他說我們沒在幫人代送的,為了送一顆墜子我要開來回一個多小時的車,不划算啊!師傅又不是住在我們家隔壁。而且萬一幫他們代送東西壞了怎麼辦,是我們要賠還是師傅賠?太麻煩了。」

「喔。」

過了會兒。

「客人問說那能不能請我們告訴他哪裡有在幫人拋光,還是說請我們給他師傅的聯絡方式?」

想起先前和師傅閒聊八卦的內容,隋汴有點掙扎,就怕介紹客人過去反而是給師傅找麻煩。

「你跟他說,拋光的工錢可能比他買一顆新墜子還貴,而且墜子一定會變小……然後重新拋光也有風險,不是送去就一定OK,除非是很重要還是很貴的墜子一定要救回來,不然送去重拋不一定划算。」

「喔。」說說消化了一下,想辦法把隋汴的意思轉達給客人。

又過了會兒。

「他說那個是過世家人送的,很有意義捨不得丟,工錢沒關係。」

隋汴拍了下額頭。

「唉,好吧,讓我來回。」

--

註1:拋(光)下去的台語
註2:變成粉末的台語
註3:你這樣有賺嗎的台語
註4:拋得亮的台語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簡易版水晶雙晶分辨入門

因為在PTT水晶板看到有網友在問水晶的雙晶,貼一下手頭的水晶雙晶照片跟大家分享一下,首先要說明的是,水晶的雙晶不是隨便兩顆晶體長在一起就叫做雙晶... :P

水晶的雙晶現象常見,但是除了日本律雙晶可以從特殊的晶形一眼看出,道芬跟巴西律一般來說都要看左右旋面以及表面晶紋的特徵,由於實際上來說很多標本根本看不到明顯的旋面,能夠找到具有明顯晶面特徵的晶體也是一種樂趣,所以這裡只單純介紹具有晶面特徵標本的雙晶辨別方式。

首先左右旋是啥意思?這裡不講成因那些,太硬了,看圖說明最快:


注意到柱面左上方那個三角形嗎?那個就是左旋面。



在右上角的自然就是右旋面。


填滿跟空心的部分是兩個不同的晶面,但是都代表這是右旋的水晶

一般來說看得到左/右旋晶面的水晶, 它們都是間隔一個柱面出現不會相鄰,如果把一個標準的左/右旋水晶,柱面面向自己轉一圈,出現頻率會是「有無有無有無」,不過實際上往往能看到一兩個旋面就很了不起。有左右旋晶面的基本概念後,可以來介紹道芬跟巴西律雙晶了。

道芬律雙晶

最容易分辨的晶面特徵就是相鄰連續出現的左/右旋面,還記得前面提到正常左/右旋的水晶旋面出現頻率應該是「有無有無有無」嗎?但下圖的標本我們卻可以觀察到三個相鄰的左旋面,變成「有有有無無無」的狀況。


日本煙水晶(道芬律雙晶)


巴西律雙晶

下圖我們可以觀察到在一個柱面上同時出現了左右旋面,這個就是典型的巴西律雙晶。很奇妙的是,雖然巴西律雙晶很常見,但是左右旋同時明顯清楚可見的標本卻很少見。


巴西異象水晶(巴西律雙晶)

還有一種 Combined Law (Liebisch Law),因為暫時沒有圖片就沒介紹,等哪天有標本可拍照再貼上來分享。

日本律雙晶

和道芬律以及巴西律不同,日本律雙晶是可以直接從晶體外形區分出來的,首先它的晶體是「扁平」的,有些時候會看到一些水晶兩顆晶體相連交角感覺很像日本律雙晶,但,那個就叫做剛好長那樣,跟雙晶一點關係也沒有,例如下面茶包以前以為是日本律雙晶結果被打槍的紫水晶:


乍看很像,但是跟真正的日本律雙晶還是有所不同,直接看日本律雙晶的標本圖片比較最快,除了扁平板狀的外形之外,在晶體的中間會有一條雙晶軸(下圖淺藍色線)。


馬達加斯加白水晶(日本律雙晶)

因為看起來很像V或者蝴蝶、愛心,日本律雙晶算是很受歡迎的收藏品,但實際上也有像下面這樣的外形:

俄羅斯煙水晶(日本律雙晶)

祕魯白水晶(日本律雙晶)

最後要跟大家分享一顆神物,目前全世界僅此一件的水晶「V-twin」雙晶標本照片,目前收藏於黎巴嫩的MIM博物館,成因茶包不知道,總之請大家欣賞。


圖片來源:http://www.mineral-forum.com/message-board/viewtopic.php?start=120&postdays=0&t=3388&postorder=asc

水晶( V-Twin)
7.0cm x 5.0cm x 9.5cm
Ariranha pegmatite, Pavão, Teófilo Otoni, Mucuri valley, Minas Gerais, Brazil